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管理论文 > 盗窃罪的既遂与未遂_盗窃罪既遂与未遂的认定

盗窃罪的既遂与未遂_盗窃罪既遂与未遂的认定

来源:管理论文 时间:2019-05-10 点击: 推荐访问:绑架罪既遂标准

【www.acandnoa.com--管理论文】

摘要:在司法实践中,盗窃犯罪既属于传统犯罪,又属于多发性犯罪,基层法院审理的刑事案件中有一半左右是盗窃案件。作为最常见的犯罪形态之一,盗窃罪既遂的认定问题,在理论上却存在很多争议,实践中的认定标准也是多样。文章通过一典型案例,对盗窃罪的各种既遂标准进行了分析,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关键词:盗窃罪;未遂;既遂;认定
  中图分类号:D924.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8937(2011)02-0154-02
  
  1 盗窃罪概述及典型案例
  
  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窃取公私财物的行为。被告人李某撬门进入某公司财务处盗窃空白转帐支票一张,并偷盖上印签,又在两张空白线签上偷盖了公司财务专用章。次日,被告人张某伪造证明,用所盗窃的支票,到某数码电子城,购买IBM笔记本2台,NIKON数码相机3台,价值19000元,因当天是星期天,银行不进帐,需次日进帐方能提货,被告人张某回家后思前想后,第二天未去提货。
  在审理此案过程中,对被告人张某的行为是盗窃罪既遂、未遂还是中止,存在不同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李某的行为属于犯罪未遂。因为刑法第23条第1款规定:“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成立犯罪未遂须具备以下3个条件:①行为人已经着手实行犯罪,是指行为人开始实施刑法分则规定的作为某种具体犯罪构成要件的行为;②犯罪没有得逞,指犯罪的直接故意内容没有完全实现,没有完成某一犯罪的全部构成要件,对于结果犯,行为人仅仅实现了其实施犯罪的故意,没有实现其犯罪的目的或犯罪结果的故意。对于实行犯,其实施犯罪行为的故意也没有完全实现,即行为人欲实施完毕的行为没有实施完毕,不论行为和结果,都是刑法规定的作为犯罪客观方面要件的必要组成部分;③犯罪未得逞是由于行为人意志以外的原因。行为人意志以外的原因,是指行为人没有预料到或不能控制的主客观原因。犯罪人张某在盗到支票的次日到电子城购买了价值近2万元的商品,只是由于当天是星期天,银行不进帐须次日进帐后方能提货,李某出于这个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达到非法占有财务的目的,应属犯罪未遂。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李某的行为应是盗窃犯罪的中止,理由是:刑法第24条第l款规定:“在犯罪过程中,自动放弃犯罪或者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的是犯罪中止。”
  成立犯罪中止,必须同时具备3个条件:①时空性。必须是在犯罪过程中放弃犯罪,即必须是在犯罪处于运动过程中而尚未形成任何停止状态的情况下放弃犯罪。②自动性。即行为人必须是自动放弃犯罪。行为人在客观上能够继续犯罪和实现犯罪结果的情况下,自动做出的不继续犯罪或不追求犯罪结果的选择。首先,行为人明确认识到自己能够继续犯罪或实现犯罪结果;其次,中止行为的实施是行为人自动做出的选择;再次,中止犯罪的决意必须是完全的、无条件的、彻底的,不是部分的、有条件的或暂时的。中止犯罪的主观原因。③彻底性。行为人彻底放弃了原来的犯罪,有效地停止了犯罪行为或者有效地避免了危害结果。本案中张某在本可以继续实施犯罪的情况下出于自己的意志自动停止了犯罪,使犯罪未达既遂状态而停止下来,应构成犯罪中止。第三种意见认为,被告人张某的行为应属于盗窃罪既遂。因为犯罪的既遂是指行为人所实施的行为已经齐备了刑法分则对某一具体犯罪所规定的全部构成要件。具体到本案中,张某已窃得了盖有印签的空白转帐支票,已成了可随时购买货物的有价证券,即持有人张某已经实际非法拥有了该转帐支票代表的所有权,某公司已失去了对该财物所有权的实际控制,张某的行为已构成盗窃罪的既遂,至于其在经过思想斗争之后未去提货,只可作为一个量刑情节来考虑并不影响既遂的成立。
  
  2 盗窃罪既遂与未遂的理论争议及其存在的不足
  
  盗窃罪的主观方面是直接故意,也就是行为人明知是他人所有或者占有的财物,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而实施窃取行为;客观方面表现为以秘密窃取的方法,将公私财物转移到自己控制之下并非法占有的行为;在中外刑法理论中,关于盗窃罪未遂与既遂的界限标准存在多种学说和观点。
  ①接触说。这种观点认为,已被盗物品是否被盗窃行为人所接触为标准,凡是实际接触到被盗财物的就是盗窃既遂,未实际接触到被盗财物的就是盗窃未遂。按照这种观点,只要盗窃行为人接触到了被盗物品,实施了盗窃的具体行为,即使没有把财物偷窃到手,也同样构成了犯罪既遂。这种观点的主要不足是将犯罪既遂与犯罪中止的界限模糊化。如果按照接触说,这种情况就不构成犯罪中止,而构成犯罪既遂。
  ②隐匿说。隐匿说认为,认为应当以盗窃行为人是否已经把被盗财物隐藏在不易被发现的场所,区分盗窃既遂与未遂,凡是已经将被盗财物隐藏起来的,为既遂,尚未将被盗财物隐藏起来的,为未遂这种观点太过于片面。首先,这种观点将对于盗窃行为的过程认定与对于盗窃的结果混淆。不能因为行为人没有隐藏窃得的财物而否定盗窃犯罪已经完成。其次,盗窃的秘密性具有相对性,是相对于权利人的。盗窃行为人以公开的堂而皇之的方式盗窃公私财物,同样可以完成盗窃犯罪。
  ⑨失控说。这种观点认为,以公私财物的权利人是否已经因为盗窃行为人的盗窃行为失去了对财物的有效控制,作为判断盗窃既遂与未遂的标准。凡是盗窃行为使盗窃目的物脱离了权利人的实际有效控制,为盗窃既遂,未能使盗窃目的物脱离权利人实际有效控制的为盗窃未遂。这种观点虽然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同样具有片面性。首先,这种观点肯定了不能简单的以盗窃犯罪的受害人是否丧失对财物的占有控制来判断盗窃罪是否既遂。但是这并不能就说明失控说就是盗窃罪既遂的标准,因为二者并非必居其一。
  ④损失说。应当以盗窃行为是否造成公私财物损失为标准,盗窃行为造成公私财物损失的为既遂,未造成公私财物损失的为未遂这种观点曾经被1992年“两高”的司法解释所采用。最高检、最高法在1992年司法解释中规定“已经着手实行盗窃行为,只是由于行为人意志外的原因而未造成公私财物损失的,是盗窃未遂。”
  ⑤控制说。应当以盗窃行为人是否已经实际控制所盗窃财物为标准判断盗窃罪的既遂与未遂,只要行为人已经实际控制盗窃所得财物的是盗窃既遂,没有实际控制所窃得财物的是盗窃未遂。盗窃罪未遂与既遂的区分与其他犯罪一样必须考察盗窃犯罪行为是否得逞。
  
  3 盗窃罪既遂标准的重新认定
  
  文章认为,失控说和控制说的观点虽合理但不周全。按“失控说”的观点,如果盗窃行为已使财物所有人或保管人实际丧失了对该财物的控制,即为犯罪既遂,反之则为未遂。其主要理由是,盗窃犯罪是对所有权的侵犯,首先是对占有权即控制权的侵犯。在法律上,即使盗窃既遂,所有权仍属财物的原合法物主,并不会随所有物占有权的转移而转移。因此,划分盗窃既遂与未遂不能以盗窃 犯是否获得该财物的所有权为标志,而应以盗窃犯罪的受害人是否丧失了对财物的占有权即控制为标准。但是,在某些情况下,一方控制权的丧失,并不必然地、同时地使另一方得到控制权。在某些案例中,所有人或保管人虽一时已脱离了对被盗财物的控制,但盗窃行为人却因意志以外的原因,也未能获得对该财物的实际控制。对此,文章认为应该视为行为人非法占有财物的犯罪结果未发生,犯罪构成的要件不完备,应认定为盗窃未遂。这便是“失控说”的局限。
  文章认为,在一般情况下,运用“失控+控制说"IX分盗窃行为的既遂或未遂更为全面、合理和科学。学着张明楷教授则认为判定盗窃罪的既遂与未遂应采的是失控或者控制说理由如下:
  失控+控制说反映了盗窃罪的法定内涵。1997年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规定盗窃罪的内涵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多次盗窃公私财物的行为。”主观上的非法占有,客观上的秘密窃取,构成盗窃罪的本质特征。占有就是指对物的实际控制,二者含义是相同的。非法占有被窃财物,就是实际控制该财物。盗窃行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换言之,即以取得财物的实际控制为目的。失控+控制说正是把握盗窃罪的内涵,以是否取得对被盗财物的实际控制作为划分既遂与未遂的标准。
  失控+控制说反映了盗窃既遂的法律特征。根据刑法第23条的规定,区别犯罪既遂与未遂,在于犯罪是否得逞。对于盗窃罪来说,得逞与未得逞,在于是否实现对被盗财物的非法占有。失控+控制说充分体现了这个规定的精神。如果非法占有,或者说实际控制所盗窃的财物,犯罪得逞,是盗窃既遂,反之就是盗窃未遂。可见,刑法以犯罪是否得逞来区分既遂和未遂,与控制说是否获得对被盗财物的实际控制来划分既遂与未遂两者完全一致。失控+控制说扬失控说与控制说之长而避二者之短。
  失控说与控制说均存在片面之处,而该说能顺利解决既遂与未遂认定中失控说与控制说难以解决的疑难问题。就失控说而言,物主失去控制不意味着行为人有能力必然实现非法控制,达到盗窃目的。例如,某市钢厂工人王某偷得厂里数快铁锭,为避免门卫查问,用绳子把铁锭吊至厂院墙外,准备从大门出去运走,刚从大门出来,被治安人员发现并抓获。此案中,铁锭已吊出工厂,厂方失去了控制,但王某的非法控制还未实现就被抓获,盗窃目的没有达到,应认定他构成盗窃未遂。就控制说而言,实现非法控制,并不必然地完全排除物主的控制。两种学说结合起来,就可以弥补各自的不足,成为区分盗窃罪既遂与未遂的科学标准。判断某一行为是既遂还是未遂,首先看它是否排除了物主的控制,同时还要看它是否实现了行为人自己的非法控制,只有完全排除了物主的控制,并且建立了自己的非法控制,才能认定为既遂,否则就是未遂。
  
  参考文献:
  [1]高铭喧.马克昌.刑法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
  [2]陈兴良.刑法全书[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7.

本文来源:http://www.acandnoa.com/gl/58514/

好论文网 www.acandnoa.com

Copyright © 2002-2019 domain.com 广东快乐十分选二计划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