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经济论文 > [丝绸之路与一路一带]从古丝绸之路到“一带一路”建设

[丝绸之路与一路一带]从古丝绸之路到“一带一路”建设

来源:经济论文 时间:2019-04-30 点击: 推荐访问: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

【www.acandnoa.com--经济论文】

两千多年前,西汉使者张骞肩负和平使命,两次出使中亚,开辟出一条横贯东西、融通欧亚的丝绸之路。丝绸之路以其连接的文明形态之多、跨越历史时期之长而光耀人类文明的史册。   如今,中国以互尊互信、合作共赢、文明互鉴的诚意,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这个宏伟的战略构想,赋予古老的丝绸之路以全新的生命,承载着沿途各国发展繁荣的梦想,也符合全球区域合作的时代潮流。
  追古思今,我们重温那一页页辉煌,来思考如何继承古代丝绸之路的精神,如何成就今天丝绸之路的伟业。
  “中国走向世界第一人”
  张骞出使西域,可谓家喻户晓,是广为熟知的历史故事之一。
  当西汉王朝完成统一时,西域匈奴部落也在漠北崛起,从此匈奴与汉朝的战争连年不断。等到刘彻继位时,汉朝已是空前繁荣,决定联合匈奴的仇敌――月氏,对匈奴进行东西制衡。
  月氏王国距离汉朝首都长安的直线距离就有三千余公里,当时汉朝西边势力只到金城(即今天的甘肃兰州)。而且,根据传说,西域犹如死亡之地,有去无回。
  可想而知,出使西域要有非凡的勇气、智慧与理想追求。张骞就是这样的人。
  公元前138年,张骞和他的使节团从长安出发,进入河西走廊后不久就被抓住了。匈奴军臣单于对汉朝同月氏结交非常不满,将使节团软禁,不过又敬重他们是英雄人物,允许他们娶妻生子。十年之后,不忘使命的张骞找到机会,带领随从逃离匈奴,抵达大宛,后辗转到月氏。但是,月氏已变得非常富有,加上首领已更迭几代,对张骞的建议不予理会。张骞只得失望而归,归途中又被匈奴骑兵捉住。公元前126年,张骞再度逃走。出使时100多人,回到长安只剩两人――张骞与他的仆人甘父。
  公元前116年,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匈奴首领已在4年前投降,汉朝可直接和西域接触。张骞这次把部下分派到西域诸国,大大加强了与西域的和平友好往来以及商贸、文化交流。
  司马迁将张骞出使西域的壮举称之为“凿空”。何谓凿空呢?盘古开天地即是凿空,由此可见此事在司马迁心中的地位。柏杨先生认为,张骞的贡献只有1600年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可以相比。河南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王立群说张骞是“中国走向世界第一人”。
  庞大的物流网络
  张骞率先打通西域之后,历经几代人经营,一条东起长安, 途经河西走廊、西域,西至地中海沿岸的商贸通道建立起来了,总长约7000公里。这是一条承载政治、经济、文化交流的和平之路,繁荣了1700多年。
  1877年,德国历史地理学家希特霍芬将其命名为“丝绸之路”,因为丝绸是这条商路上最有代表性的商品。但是,丝绸之路是不是就是指这条古道呢?丝绸之路仅仅就是一条小路吗?可能与希特霍芬的命名获得广泛影响力有关,人们对丝绸之路形成了一些误解。
  世界上很多人以为那仅仅是中国古代一条能够通行骆驼,最多能够通行车马的小路,只是面对丝绸那样的轻、薄物资的贸易和运输的道路。其实不然,实际上,它是由不同地区若干条陆地上的和海上的线路以及它的扩散、辐射道路之间联结所形成的物流网络,一个从中国西部开始向西,沟通东西方、甚至通向世界的物流平台。
  丝绸之路是指古代起于东亚,途经中亚、西亚,连接亚洲、欧洲、非洲的东西方交通线路的总称,它不仅仅是横贯亚欧大陆的交通动脉,也是东西方交融的文化桥梁。
  丝绸之路在中国历史上主要分为先秦、汉唐、宋元和明清,跨度2000多年。当然,有考古学家发现,早在公元前15世纪甚至更早时期,古代中国和中亚地区就有商贸往来。
  丝绸之路根据运输形态分为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陆上丝绸之路根据地理走向,又可分为北方丝绸之路和南方丝绸之路,同时,根据地理景观,还可分为草原森林丝路、高山峡谷丝路和沙漠绿洲丝路。张骞凿空西域,即是陆上北方的沙漠绿洲丝路,这也是北方丝路的主干道。
  北方沙漠绿洲丝路分为东段、中段和西段。东段指长安至敦煌,在长安以西又分为北线、中线、南线,三线会合后经张掖、酒泉、瓜州到敦煌。中段指敦煌到葱岭(帕米尔高原),不同的路段有南北线之分,而南北线又有多条岔道。西段指葱岭到古罗马,涉及地域最广、国家和民族最多,所以线路比中段还要复杂。由此可以想象,当年使臣、士兵、商人们该有多大的探险精神和追求,才打通了这样的古道。
  2014年6月22日在卡塔尔召开的第三十八届世界遗产大会,审议并通过了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联合申报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路网”项目,这也是首例跨国合作、成功申遗的项目。回望历史,马蹄和车轮打通的不只是古道,还有心灵与文化,而一列列驼队所运输的不只丝绸、茶叶、香料、宝石,更是承载着人类共有的文明和精神。
  陆上南方丝绸之路主要指的是蜀―身毒(即四川到印度)的路线。张骞首次到达大夏时,就发现了产自蜀地的布匹和竹子,大夏人说这是从身毒买来的。
  和陆上丝绸之路相比,海上丝绸之路就没那么复杂,大致分为三个航线:东线至日本、朝鲜;南线至东南亚;西线至南亚、欧洲和非洲。和张骞出使西域相媲美的郑和下西洋,将海上丝绸之路的繁荣推至顶峰。
  “万国博览会”
  “使者相望于道,商旅不绝于途。”两千多年来,商品、技术、人才和思想通过丝绸之路互通互鉴实现了充分的交流,沿途各国的经济文化和社会进步由此得到了极大的推动。那么,古代中国为何要畅通丝绸之路,它又反映了怎样的开放政策与经济发展思路呢?我们可以选取隋朝这一页来分析。
  隋朝是历史上一个短暂的朝代,但其作用举足轻重,单单是结束300年分裂的历史就足以大书特书。隋文帝统一中原后,采取休养生息政策,农业大为发展。到了隋炀帝统治时期,人口、疆域、粮食储备急速增长,手工业、商业也有了长足的进步。别看隋炀帝被称为暴君,他可是有着“超越秦皇汉武”的远大抱负,积极拓展丝绸之路就是最好的证明。   隋炀帝主要做了三件事情:第一,派驻官员管理贸易,积极改善软环境。吏部侍郎裴矩被派到张掖,主持丝路“互市”。裴矩在“挂职锻炼”期间,遍访各地商人,了解西方世界的风土人情,撰写出了《西域图记》,还附有地图。书中涉及国家多达45个,最远的是今天的里海沿岸诸国。裴矩还在序言中写道:“皇上应天育物,无隔华夷,率土黔黎,莫不慕化,风行所及,日入以来,职贡皆通,无远不至。”由此可以想象彼时外贸之繁盛。
  隋炀帝还下令丝绸之路沿途郡县要做好迎来送往工作,西方使者、商人来到长安,不仅给予好酒好菜招待,还可以报销差旅费。《资治通鉴》上是这样说的:“自是西域胡商往来相继,所经郡县,疲于送迎。”
  第二,大力打造国际贸易市场。丝绸之路上的枢纽张掖就不多说了,那里的各国商人、传教士、使者络绎不绝。长安、洛阳是闻名海外的国际大都市,史书分别描述“京兆王都所在,俗具五方,人物混淆,华戎杂错”、“市四壁有四百余店,重楼延阁,互相临映,招致商旅,珍奇山积”。这些场面我们今天在巨资制作的电影里面可以看到。
  第三,大大拓展了丝绸之路的规模。隋炀帝下令在大西北地区设立了五郡,并开辟了一条新路线――从敦煌出发,经伊吾、特勒、楚河、锡尔河,抵达咸海。隋炀帝还把目光投向了大海,和日本、东南亚诸国都有频繁的往来。经过隋炀帝的努力,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的路线里程、辐射范围、商贸规模都超过了前代。
  需要提及的是,公元609年6月,隋炀帝御驾亲临张掖,登山丹境内的焉支山,参禅天地,接见西域二十七国使臣,史称“万国博览会”。据史书记载,道路两旁焚香奏乐、歌舞噪喧,数万名穿着鲜艳服装的侍女夹道欢呼,车辆人群连绵数十里。此举增加了沿途百姓的负担,但它的确让丝绸之路更加闻名。
  有人说,隋炀帝打通丝绸之路是为了搜寻奇珍异宝。这个观点有待商榷。不管怎样,不能抹掉隋炀帝对推动丝绸之路作出的贡献,更不能无视中华文化的开放胸襟以及丝绸之路精神的传承。
  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
  今天的丝绸之路已是另一番繁华景象:油气管道通信设施穿越大漠,公路铁路纵横交错,物流运输夜以继日。
  一路向西,不再令人胆寒,而是让人神往。尤其需要点赞的是,“一带一路”建设已让丝绸之路变成一片热土,沿线国家的经济贸易将进行更加深度的发展,其文化将会有更加紧密的融合。
  在2014年全年进出口情况新闻发布会上,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郑跃声表示,“一带一路”战略构想为古丝绸之路赋予了时代的内涵,为泛亚和亚欧区域合作注入了新的活力。当前,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区域经济一体化加快推进,全球增长和贸易投资格局也正在酝酿深刻的调整。亚欧国家都处于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需要进一步激发区域内发展的活力与合作的潜力。“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提出,契合沿线国家的共同需求,为沿线国家优势互补、开放发展启动了新的机遇之窗。
  “一带一路”涉及世界60多个国家,44亿人口,GDP规模超过21万亿美元,分别占世界的63%和29%,是以广大发展中国家为主体的世界性新兴大市场。其中,丝绸之路经济带总人口近30亿,有着巨大的市场规模和潜力。中国已成为乌兹别克斯坦第一大、吉尔吉斯斯坦第二大投资来源国,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第一大贸易伙伴,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同中亚国家贸易额从建交初4.6亿美元增加到2012年460亿美元,仅仅21年翻了100倍。
  根据最新初步测算,2014年,我国与“一带一路”国家或地区进出口双边贸易值接近7万亿元人民币,增长7%左右,占同期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的四分之一。其中,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出口增长超过了10%,进口增长约为1.5%左右。2015年,随着“一带一路”共建的不断深入,这个数据肯定还会得到进一步提升。
  具体来说,共建“一带一路”需要将“五通”――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落实到位,给沿途各国人民带来切切实实的利益。在合作方式上,既要重视国家之间的大项目合作,也要重视友好省州(市)的互动合作。只要将政治关系、地缘毗邻、经济互补等优势转化为务实合作、持续增长优势,就一定能成功打造互利共赢的利益共同体和共同发展的命运共同体。
  (作者系中国科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代建明

本文来源:http://www.acandnoa.com/jj/58176/

经济论文推荐文章

好论文网 www.acandnoa.com

Copyright © 2002-2019 domain.com 广东快乐十分选二计划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