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历史论文 > 爽安康摇摆机|爽安康旧人今安在

爽安康摇摆机|爽安康旧人今安在

来源:历史论文 时间:2019-04-25 点击: 推荐访问:多情今安在

【www.acandnoa.com--历史论文】

在中国直销历史中,没有一家企业像兴田一样,曾拥有数以百万计的拥护者;也没有一个产品能像爽安康那样,拥有如此巨大的销量。兴田、爽安康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公司或者一个产品,它成为了直销发源的一个象征,一个前传销时代的象征,一个从懵懂走向成熟的象征。
  1992年登陆中国的传销一词,代表的是无数的金钱和疯狂。1996年,这种疯狂席卷了整个中国。数以千万计的群众,数以十亿计的资金蜂拥而入,组成了一股疯狂的洪流。直至1998年,因引发各种社会问题而.被国家一刀切,这股洪流才止住了它疯狂的舞步。爽安康也逐渐被尘封。
  这是直销史上最臭名昭著的传销事件,但不可否认,兴田和福龙两家公司利用爽安康摇摆机完成了最初的传销知识普及,并为今天的直销业培训了大批的人才。他们这些人中,有很多人成功的脱离了传销的影子,转入正规的直销企业,并获得了相当大的成绩;还有人渐渐淡出直销。他们在离开爽安康后,做过什么?没有人天生愿意做不法的事情,为什么有人就能转入正途,有人不行?爽安康旧人在自己人生旅途上的奋斗,浓缩了中国直销的坎坷历程。
  今天,我们试图走进这段尘封的灰色记忆,与多位曾经有过爽安康经历的人一起回顾他们多年来的人生坎坷与命运的波折。
  
  爽安康第一人:“摇”出来的惊涛骇浪  陈巧利
  
  “我退出了爽安康已经快5年了”,老郑是台湾人,他说他是将兴田、爽安康正式带入大陆的第一人。然而对于爽安康的话题,老郑很回避,他说自己很少去回忆那段充满伤痛的历史,现在的他也再没有介入任何直销。
  上世纪90年代初,兴田在中国台湾地区运作已经非常成熟,市场拓展到世界各地,销售额早已过亿,而中国大陆这块直销处女地才刚刚开始关注。在老郑之前,曾有几个朋友试图带兴田爽安康产品到大陆,但是最终都没有成功。
  一个偶然的机会,老郑台湾团队的一个成员向一位香港内科医生推荐了摇摆机。凑巧的是,该医生把这个产品推荐给了在惠阳的一位骨科医生。越来越多骨科医生的病人对这台自动摇摆的机器也产生了兴趣,希望买回家自用。
  老郑亲自带了团队里两个领导,借道香港直奔惠阳。上世纪90年代初,台籍人士进入大陆远没有今天这么方便,他们仅拎了两台机器。
  惠阳骨科医生召集了对摇摆机感兴趣的三四十号人,早早的等候在当地居委会借来场地里。老郑回忆说,在场的几十个“大哥大姐们”对摇摆机非常感兴趣。说明会上专门安排了一个体验环节,老郑回忆,凡是体验过摇摆机的“大哥大姐们”眼睛都亮了,当天在场的人都签下了购买合同,老郑成功打开了大陆市场,兴田摇摆机正式进入了中国大陆市场。当时的老郑根本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光,居然点亮了中国大陆市场,这台小小的摇摆机,居然能在中国直销市场“摇”起惊涛骇浪。
  随着产品的进入,台湾兴田公司也开始在国内展开了经营。1992年,台湾兴田在上海以营业处的名义开设了办事机构,积极拓展大陆市场业务,同时也辅助直销团队开展销售、培训事宜。1994年,根据业务扩展需要,兴田公司成立中国大陆分公司,总部设在长春,配合时局,这次最为重要的一个转变是设立了法务部。
  1997年,暨在政府一刀切之前,兴田公司就开始与安徽政府接洽,希望在合肥设立工厂,以表明在中国大陆永久经营的决心;兴田公司还在当地捐建了100多所希望小学,希望能为公司树立一个良好的形象。
  
  祸起私生予
  在台湾兴田的带动下,一大批直、传销企业蜂拥而入,中国直销初显混乱甚至失控的态势。随着这股势头,安利、雅芳、仙妮蕾德等跨国公司纷纷在中国大陆设立分公司。其中兴田的规模最为庞大,摇摆机的疯狂传售速度,影响力已经超乎想象,兴田也因此而成为传销的买单者。
  “中国直销十几年来,一涉及传销必谈摇摆机、必提爽安康、必批兴田,似乎兴田是中国传销的罪魁祸首。作为爽安康‘老人’,谈到这些我就很揪心。”老郑非常激愤的说。
  在老郑眼中,兴田的产品、制度以及公司运作等都是没有问题的,问题源头在于各个网头无序、恶意的经营造成了整个市场的失控。
  1995年,也就在兴田公司成立上海营业处的第2年,公司产品出现假冒事件,首先是公司明显察觉出货量与市场流通量出现非常大的差异;其次是,不断收到之前从未出现过的质量问题投诉。
  公司很快做出调查,发现居然是两个业绩突出的团队领导人捣的鬼。他们模仿公司自行生产产品,自创一套销售模式,并组织人马销售。最关键的问题是,他们从自行生产销售起,就一直打着台湾兴田公司,打着爽安康牌摇摆机的旗号。
  “因为假冒事件,给公司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起码上亿”,老郑回忆到。因为假货事件,出现了大面积退货的苗头,面对一个迅速发展到如此大的网络,兴田公司既想止损,又想招安。从1995年开始,公司表示愿与那两个领导人协商解决,并开出了“保留原聘位和奖金级别、暂停运作”的条件。
  但是,面对比招安大得多的获利空间,假冒者根本没有理会兴田公司抛出的绣球,继续假冒。老郑称,从两名假冒者开始,不少组织开始自称是台湾兴田的中国大陆代理商、合作方,到最后衍生出了武汉兴田、广州福田、新田等一系列借兴田的名义的异地据点传销组织,从此兴田成了万恶不赦的魔鬼。
  
  何日归来
  老郑一直不愿意告诉记者,那两个领导人是谁,他说此二人至今仍然活跃于直销业界,他不便于透露姓名。
  兴田受致命伤是在1997年的长沙事件上,该事件也是引发一刀切的导火索。据悉,兴田当时在湖南长沙召开的万人大会到场人数远远不止1万人,会场里已经是拥挤不堪,而场外还有太多人没能挤进去。哄闹的场面,导致场内人无法正常开始会议,场外人质疑场内人阻碍他们发财,于是场内场外由口水战演变为拳脚相加,最终会议未能进行,受伤者众多。
  这场事件震惊全国。兴田作为事件引发者,理所当然被打八天牢,全民唾之。
  老郑在几年前离开了兴田,不过他说在前不久碰到了仍在运作台湾兴田的一个朋友,目前他仍开有兴田生活馆。据悉,兴田大陆分公司所在地长春附近,还存有不少台湾兴田生活馆,依然在销售爽安康摇摆机,只是不知道业绩如何。
  值得玩味的是,兴田公司在合肥的工厂还是在1998年一刀切后正式设立,至今依然在运转。据说兴田老总还在继续支助兴田希望小学。
  老郑说他已不愿意再做直销,中国大陆因爽安康引起的疯狂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而这一切都是由于台湾兴田有招安之心不愿意打死假兴田引起的,最终一发不可收拾。老郑认为兴田惟一带给中国直销市场的好处是,将直销理念在这块大地上埋下了启蒙的种子,中国直销业才得以生根发芽慢慢的成长起来。   
  永不疲倦的陈东方  田家居
  
  陈东方曾对《中国直销》说过,他这辈子做了两件值得骄傲的事,一件是为邓小平南巡作画,而另一件就是做直销。
  如同大多数前传销时代的人一样,陈东方首先接触的就是爽安康。1994年的陈东方,还是在深圳的众多画家中的一员。那时的姚建华和艾小艳也属于来深圳特区的那一批淘金者,常常来陈东方家里串门。当一位新加坡的老板向陈东方介绍爽安康摇摆机时,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个摇摆机会给他带来多大的改变。
  这位新加坡老板告诉陈东方先不收货款,等卖出去之后再给钱。他留下了两台展示用机和一个新加坡的电话,就归国了。没有想到的是这不起眼的机器,如此的受人欢迎,没两天就卖掉了。新加坡老板让陈东方提供一个银行账号,没过几天,陈东方就收到了国外的一笔汇款和新发的一批货。
  这样一来二去,陈东方开始做起了爽安康的生意:“那时爽安康才刚刚起步,没有人给你培训,没有人教你该如何去做,甚至连可以借鉴的书籍都是英文的,只能是摸索着前进。”
  随后的几年,爽安康进入了疯狂扩张的时期。据陈东方介绍,他的团队最大的时候,拥有200多万人的成员,普通会议就有成千上万人参加。面对巨大的团队,那时的陈东方不得不奔波于数个城市做演讲,每天在路途上的时间就是近10小时,困了就在车上睡。
  陈东方说他非常厌恶那种没有产品的异地传销。爽安康发展到了后期,参与的人员太多了,公司供应的摇摆机开始供不应求。不少团队出现了断货现象,但是他们随即发现,蜂拥而来的人群并不关心有没有摇摆机,他们要的是这种发财的机会。于是陆陆续续有团队不依靠产品,开始了纯粹的拉人头。陈东方说从那个时候开始,整个市场已经被做乱了。
  禁止传销之后,不甘寂寞的陈东方,前往陕西自己开了家公司。在直销法规出台之后,对直销念念不忘的陈东方前往武汉,再到北京,续而江苏,最后来到青海,一路征战,继续在直销行业中摸爬滚打。
  陈东方说,爽安康给予他最大的改变,是从一名艺术家,变成了一名纯正的直销从业人士。平日里的陈东方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没有商人的那种锐气,甚至无法想象这位不会运用电脑,甚至连传真都使用不好的人是如何带领数百万的团队的。但当他站在演讲台上时,就如同换了一个人,他高亢的语调,就能激扬起整个会场的气氛。
  与陈东方共事的人作出了这样的评价,他是直销行业的一名艺术家。在前传销时代陈东方就做出了数百万元的捐赠,直到今天他仍旧保留着见到乞丐,就会捐上一点钱的习惯。
  陈东方给他的儿子取名继东。二十来岁的继东,跟随在陈东方的身边在直销行业中摸爬滚打。对于爽安康的往事,陈东方从不回避,他说曾经跟他一起共事过的人、不少称呼他为老师的人,有成为行业精英的,有做非法集资被捕的,也有回归传统的。但陈东方始终深信,他经历过的这13年的直销生涯,给予他的是一个值得毕生追求的目标。
  
  启航:培训为王  田家居
  
  我早爽安康得到了最重要的财富――直销培训。
  1995年开始,中国直销开始进入一段混乱又亢奋的日子。
  启航真正认识直销培训是从一次潜能训练课开始的。关于这次培训,启航认为自己“真真正正的领悟了生命的意义。”1995年底,深圳石岩湖度假村,启航正在跟随著名的潜训师戴汉龙学习潜能开发。
  从直销培训的角度看,兴田公司是第一家利用“潜能开发”课程开发市场和经营团队的直销公司。正是兴田公司培养了第一批本土训练师,而且这批训练师不仅在数量上相当庞大,在五年后也成为直销培训界的中坚力量。
  启航写过一篇关于爽安康的文章,名字叫《爽安康给中国直销业的启示》,其中详细论述了“爽安康”的培训模式的利弊。这或许可以代表1997年启航的一些思考轨迹,“当潜能开发训练从提升个人素质的训练逐渐演变成直销公司发展会员的手段,尤其是后期发展为‘驻点传销’的主要工具以后,其双刃剑的性质显露出来。当以产品为导向的直销培训模式渐渐演绎到以机会为导向的‘洗脑运动’后,直销业态的从业人员开始进入了浮燥年代,而且这股风气一直到今天还似乎影响着很多人。”
  启航是那个年代为数不多能静下心来的思考的人。他从“爽安康”培训发展的轨迹分析,隐约觉得这不是自己最初想要的东西。1997年,启航和自己的搭档林立章成立了广西神雕激励训练机构。启航称,这是一次对“直销模式的新探索”。这是身份上的一种转变,启航从一个为自己网络服务的业余培训师,转变为一个专业、独立的第三方培训师。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机构先后为日宝来福、天津健龙、天狮等企业进行培训。
  当直销市场再次展现出勃勃生机时,启航通过与然健环球、隆力奇等直销公司的合作,积累下了广东快乐十分选二计划的经验,一步一步实现着自己的培训理想。
  
  一位爽安康讲师:一片过眼烟云  田家居
  
  我没有怪过他,那个全国为之疯狂的年代已成为了一段过眼烟云。
  在连云港王老师的床底下,放着一台爽安康牌的摇摆机。这台当初以近4000元价格买来的机器,托足架和红色的按钮已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1996年初,在王老师那个仅生活着数万人的地区,竟活跃着数支庞大的爽安康的团队。王老师讲课在当地还是有小名气,又恰值退休,这些团队有意无意找上门来,邀请她去做培训讲师。
  恰巧其中一个团队的领导人是王老师几年前的学生小李。原本在纺织厂上班的小李,如今已开上了自己的豪华轿车,指挥着一个数千人的爽安康团队。
  小李找到王老师,为她们全家讲述了爽安康的“理念”。王老师被从未听说过的新颖理念所打动,同时更是因为学生的一片诚意打动了她。于是王老师以3900元的高昂代价换取了一个最底层传销商的资格。
  几天之后,小李便将王老师推上了培训l的讲台,此时王老师的头衔是“高级讲师”。王老师的任务是讲述摇摆机神奇的效果,去说服台下那些人们下最后的决心。王老师说:“如同我在学校教学一样,我也认认真真地备课、讲课。小李给我提供了不少的资料,不过大都都是盗版的,还有一些手抄的。”
  除了上课之外,王老师也如同她的上线那样走家串户去复制自己的下线。但是在走了几家之后,王老师发现那些家庭不知道已经送走了多少个像自己一样的说客。1996年的爽安康,并不是那么的深入人心,受访者的言行表现出她们对爽安康的反感。
  王老师的爽安康一台也没有卖出去。几个月后,小李将王老师带进了潜能培训班。在这个培训班,王老师看到了许多感慨激昂,却又歇斯底里,不断大喊大叫的人。王老师失望的发现,要赚到钱只能靠不断的发展下线,永无休止的发展下去。   从潜能培训班出来的王老师,再也没有去努力发展人了。终于有一天,王老师不再接到上课的通知,她把买来近一年,却还没有使用过几次的爽安康摇摆机放到了床底下。
  又过了几个月,王老师得知小李已经带着他的团队去其他城市发展去了,只是偶尔回到连云港做点生意。
  王老师这几年也偶尔见到小李,只是寒暄几句,小李也绝口不再提往日宣扬财富的那些话了,师生之间缺乏了往日的那种热情。王老师说:“或许是终身从教的缘故,自己从未怨恨过自己的学生小李,相反倒是很想知道他的情况,却又不好开口。在爽安康里近一年多的时间,已经成为过眼烟云。”
  
  曾经的顶级经销商:激情不再  田家居
  
  老秦现在也试图再次进入直销,但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
  深圳老秦是一名商人。在朋友的劝说下,老秦来到东莞,进入了爽安康的课堂。课后他二话不说就购买了5台摇摆机,在东莞开始了他的爽安康生涯。
  但是与课堂上讲的不同的是,老秦在东莞一待就是8个月,却没有发展出一名下线。老秦把几乎全新的5台摇摆机送给了楼下那家他常去打长途电话的小店,回到了深圳。
  1997年初,通过朋友的介绍老秦接触了当时41家之一的开来国际。
  仅仅半年时间,老秦就做到了开来国际的最高级别――开来大使。老秦说:“那真是激动人心的一幕,当开来在深圳召开万人表彰大会的时候,我站在数万人的面前,在聚光灯下中高高挥动双手,那种成就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老秦的辉煌到全国禁传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老秦说当他在电视上看到国务院颁布“一刀切”的消息时,眼里充满了泪水。老秦说:“当时在市场中乱做的人并不是我们,所以我很不理解这个政策。那些老鼠会应该被打击,但不是关闭整个行业。这样的情绪直到很久之后才平复下来。”
  当笔者问及是否还想过重回去做直销时,老秦说自己也陆续接触了一些现在的直销公司,也在使用一些直销产品。但是通过听他们的讲课,去他们的公司,老秦总是觉得不对劲。老秦说:“或许是离开直销已经近10年的缘故。我总是找不到以前那种可以改变人一生的感觉。我非常怀念过去那段激情四溢的日子。”
  
  走出爽安康
  在采访过程中,绝大多数受访者,都不同程度的表示出不愿意公开姓名的态度,这也是本文大多数人隐去真实姓名的原因。在他们的眼中,这段过去,深藏在每一个经历过的人心中,或是深深的悔意,或是自得,或是叹息。
  记载中表明,那段最终被一刀切的前传销时代,爽安康成为家喻户晓的名词的同时,给国家、社会、个体带来了极大的伤害。现在,一提到爽安康,不少人就会直觉的认为是传销,并对此嗤之以鼻。这是压在每个直销企业、直销员心里的一份枷锁,一块中国直销历史上无法抹去的阴影。
  但是同时不可否认的是,直销从那时也悄然启蒙,为它未来的辉煌留下了极为重要的伏笔,也拉开了中国直销行业走向法治的序幕。
  经历过这段历史的人,有的已经离开,有的沦为了非法传销的操纵者,但还有不少人还在行业中坚持,为行业的前进提供着宝贵的经验和教训。这些留下来的人与后来者们一起,组成了这个行业的中坚力量。正是如此,我们才能骄傲的说――中国直销行业已经发展了15年!
  
  编 辑 李大韬

本文来源:http://www.acandnoa.com/ls/58037/

好论文网 www.acandnoa.com

Copyright © 2002-2019 domain.com 广东快乐十分选二计划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