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医学论文 > 世界杯fifa排名_FIFA“导演”世界杯商战

世界杯fifa排名_FIFA“导演”世界杯商战

来源:医学论文 时间:2018-07-16 点击: 推荐访问:世界杯fifa排名

【www.acandnoa.com--医学论文】

  巴西世界杯赛即将拉开帷幕,因为世界杯而兴奋的不只是球迷,一场围绕世界杯的商业大战也蓄势待发。想借助世界杯发财的本土公司、世界各地的大小企业、当地商贩们,为了这场商业战争早就筹划了“A计划”“B计划”甚至“C计划”。
  从世界杯走向世界

  “我们要从世界杯走向世界”,2006年德国世界杯赛,本土赞助商巴登能源公司首席财务官侯泽尔对媒体这样说。“世界杯上的广告是可以达到立竿见影的效果的”,侯泽尔强调。
  正因如此,世界杯对那些正在全球化进程的企业来说,是最好的营销机会,世界杯所呈现出的经济效益以及推动品牌价值的传播作用,是毋庸置疑的。许多企业为了能借助世界杯在全球范围内打响品牌、获得利润,敢于投放大量金钱,成为赞助商。
  2010年,再生能源企业英利绿色能源控股公司为南非世界杯赛的20个训练基地提供太阳能电池板,成为中国首家世界杯赛事赞助商。尽管英利方面拒绝透露世界杯的具体财务数字,但他们表示不会对公司的财务造成负担。曾经耗费巨资在南非投放广告遭到质疑,但从赛后看来,知名度急剧攀升。从2010年2月份英利宣布成为世界杯赛赞助商之后,6月初在慕尼黑的世界新能源博览会上,英利收到了4G瓦的订单,而2010年全年全球光伏产业总装机量也只有10G瓦。
  在南非世界杯赛上尝到甜头的英利再次成为巴西世界杯的官方赞助商。英利董事长苗连先生表示:“通过赞助南非世界杯赛,我们的品牌更加深入人心,客户对英利产品的认可度也日益提高。能够再次成为世界杯赛的官方赞助商以及与国际足联在新能源领域继续合作,我们感到万分荣幸。”除了感到荣幸,英利方面或许还应该兴奋。因为巴西是南美最大的能源消耗国之一,太阳能一直以来被视为巴西能源发展的方向。有了南非世界杯赛时的经验,或许在本届世界杯赛结束之后,会有南美的海外销售商指名道姓购买英利产品。
  巴登能源公司的侯泽尔认为,在世界杯赛事上,企业传播必须得下成本,赞助费是进入整个体育营销的入场券,只有通过大规模的广告和活动来扩大宣传。只在场边立块广告牌是非常低端的赞助商行为,这样的营销除了在观众眼里混个脸熟外,没有太大的意义,无法实现通过世界杯走向世界的目标。简而言之,侯泽尔的意思,用中国老话来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体育品牌的商业博弈
  2014年的巴西世界杯赛,上一届2010年的冠军西班牙队希望能够再度胜出,其竞争对手也不甘示弱。
  7月13日晚上在里约热内卢上演的激战,阿迪达斯赞助的球队是否会夺冠?耐克当然也希望自己能够陪同冠军赢得最后胜利。这家美国公司特别寄希望于巴西队,东道主今年深得天时地利人和之利,一直被视为热门球队。耐克在巴西世界杯赛赞助的球队共有10支,包括巴西、英格兰、澳大利亚、韩国、克罗地亚、美国、法国、希腊、荷兰和葡萄牙。面对耐克的咄咄逼人,阿迪达斯同样手握秘密武器,赞助的8支球队中,包括上一届世界杯和欧洲杯双料冠军西班牙队。此外还有哥伦比亚、尼日利亚、日本、俄罗斯、墨西哥以及德国和阿根廷等强队。
  彪马同样不甘示弱,赞助8支球队参赛,其中意大利队和乌拉圭队在之前的国际比赛中都表现优异。彪马寄希望于非洲球队中有黑马的出现,另外还包括智利和瑞士。
  这三大体育用品巨头已经囊括32支球队中的26个,6个体育用品公司各自占有一支余下的球队。创建于2007年的Burrda品牌赞助比利时队;乐途品牌赞助哥斯达黎加队;1990年成立的意大利品牌里机赞助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队;厄瓜多尔国家队身披当地品牌Marathon的球衣;Uhlsport品牌赞助伊朗队;西班牙Joma品牌则赞助洪都拉斯队。对于这些体育品牌而言,世界杯可谓不容错过的曝光机会。64场比赛共将吸引超过260亿仁慈的电视观众。在2010年世界杯赛后,耐克和阿迪达斯的年度营业额大幅增长,超过10%。
  《卫报》曾在2006年世界杯赛开始前做过预测,德国世界杯决赛的对手将是阿迪达斯赞助的球队对阵耐克赞助的球队。尽管最终进入决赛的是法国(阿迪达斯)对阵意大利(彪马),但《卫报》指出的世界杯是阿迪达斯和耐克的商业博弈,得到了广泛认同。1998年法国世界杯决赛,法国对阵巴西;2002年韩日世界杯决赛,德国对阵巴西;2010年南非世界杯决赛,西班牙对荷兰。值得一提的是前者全部是著名运动品牌阿迪达斯赞助的球队,而后者则全部是耐克赞助的球队。
  在世界足坛,阿迪达斯一直以来都拥有无可比拟的传统优势。1954年,阿迪达斯向当时的联邦德国国家队提供球鞋,那届世界杯上联邦德国获得冠军。1974年,在联邦德国举办的世界杯赛上,阿迪达斯的球鞋被当时80%的球员选用。1970年开始,阿迪达斯便成为国际足联官方用球的指定赞助商。但好景不长,上世纪90年代,专注于篮球用品的耐克强势进入足球领域,并签约巴西队,取得了1994年世界杯赛冠军。耐克将篮球场上的成功经验带到绿茵赛场,依靠明星来制造追星效应。到了2006年世界杯赛,耐克在赞助世界杯队伍的数量方面首次超过了阿迪达斯。在那次世界杯赛上,耐克共赞助了美国、墨西哥、葡萄牙等8支队伍,而阿迪达斯仅赞助了6支队伍。足球领域的开拓给耐克带来了丰厚的回报。上届世界杯赛,耐克的销售额大于15亿美元,而1994年首次赞助世界杯球队时,销售额仅为4000万美元。
  耐克在2006年德国世界杯决赛结束之后,还曾想要挖角德国队,试图与德国队签约,成为其独家赞助商。无奈之下的阿迪达斯只能将每年的赞助费用提高到2000万欧元,才阻止了耐克的挖角行动。
  面对耐克的来势汹汹,阿迪达斯展开了反击。南非世界杯赛阿迪达斯花费3.5亿美元巨资,赞助的球队从2006年的6支扩大到12支,其中包括南非世界杯赛的冠军球队西班牙。除了赞助球队外,提供比赛用球,为比赛官员和裁判以及球童提供服装用品。与世界各国电视台合作,推出广告。耐克虽然也推出主打广告“踢出传奇”,但参与录制的球员不是没有来到南非,就提前出局,耐克的坏运气,也让阿迪达斯在南非世界杯赛上大获全胜。
  东道主稳赚不赔
  4月15日,巴西圣保罗近千名市民上街游行抗议,反对巴西政府为举办世界杯花费过高的成本。游行者称巴西政府举办世界杯赛的成本过高,并且预算不断升高。巴西世界杯球场造价在今年1月已经上升到37.12亿美元,这个数额是当初向国际足联报告预算的3倍多。从去年6月举办联合会杯赛以来,巴西的示威游行就没有中断过,民众带着提高医疗教育水平、改善薪酬待遇等各种诉求走上街头进行抗议。随着世界杯赛的临近,越来越多的示威者将这些具体的诉求和反对承办世界杯赛结合在一起,认为政府为了筹办这届世界杯赛劳民伤财,花光了本该用在“刀刃”上的财政预算。
  巴西民众大可不必如此动怒,翻翻世界杯赛的历史,东道主大刀阔斧的建设总会招来质疑和不满,但当世界杯赛结束之后,为东道主带来的经济效益却翻了几倍。回顾一下本世纪以来的世界杯赛:2002年分别带给韩国和日本88.8亿美元和258亿美元的直接经济效益;2006年德国获得了267亿美元的直接经济效益。虽然南非的发达程度无法同上述国家相比,但在南非世界杯赛结束后一个月,南非政府发言人说,世界杯赛对南非经济的拉动达到132亿美元。南非曾为了世界杯赛共投入43亿美元,相当于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72%,是其申办时预算的10倍。尽管一些经济学家质疑如此之高的投入将令南非背负沉重债务负担,但南非官方一再表示,承办世界杯赛绝对划算。为期一个月的世界杯赛事,为南非造就了130万个就业机会。
  2006年德国世界杯赛,东道主也花了不少钱。翻新12个球场花了17亿欧元,为加强安保耗资4亿欧元。不过,这些花销很快就赚了回来。上座率99%,远远超过保守估计的90%。平均到场观众人数51500人,仅次于1994年美国世界杯平均每场约69000人的上座率,排在世界杯赛历史上的第二位。德国世界杯组委会的门票收入达到4亿欧元。除了门票,出售电视转播权为德国组委会带来超过10亿欧元的收入。场内外的特许商品销售额达到约20亿欧元,较2002年世界杯赛高出25%,国际足联拿走分成后,组委会仍能获利15亿欧元。
  德国世界杯决赛开始前,据德国组委会一份市场调查报告显示,世界杯将带动德国国内私人消费增加40亿欧元,将促进德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0.3个百分点。世界杯赛对德国经济的拉动作用十分明显。2006年4月,在世界杯赛尚未开赛前,德国的经济水平就增长到了15年来的最高点。游客也是主要消费者,世界杯赛吸引了大约300万名外国游客前去德国观看比赛。
  不仅如此,世界杯赛甚至复苏了德国的某些产业。纺织和服装业联合会主席施瓦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德国世界杯赛不仅让德国的纺织和服装业获得了经济效益,而且让这两个行业出现了复苏上升的迹象。德国世界杯赛结束之后,有德国媒体评论说:“世界杯就像是‘印钞机’,东道主稳赚不赔。”
  国际足联是最大赢家
  虽然东道主承办世界杯稳赚不赔,但国际足联才是世界杯的最大赢家。如今的国际足联已经不是上世纪70年代账面上只有20美金的窘境,南非世界杯赛上,国际足联稳赚80亿美元。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曾斩钉截铁地下结论:“南非世界杯赛最大的受益人不是南非,国际足联才是大赢家。”南非世界杯赛盈利中的75%要交给国际足联,而南非政府只能获得25%的收益。
  南非世界杯赛,国际足联将奖金涨幅增加了60%,总奖金数高达4.2亿美元。为了保证32支球队的备战顺利进行,在世界杯赛开始前半个月,国际足联将100万美元提前打入各国足协账户。另外,国际足联破天荒地首次对俱乐部进行球员补偿,总补偿金额达到4000万美元。
  如此大规模的投入,国际足联依然“稳坐钓鱼台”,是因为他们手握着电视转播权和市场营销权,这两项才是世界杯赛最主要的收益。通过出售2010年南非世界杯赛的电视转播权,国际足联就进账27亿美元。2006年的德国世界杯赛,各大赞助商提供的赞助费用也非常可观,国际足联有包括阿迪达斯、可口可乐、阿联酋航空、现代集团、索尼和VISA在内的6大合作伙伴和8个世界杯赞助企业。南非世界杯这些赞助商总共提供20亿美元的赞助费。相关纪念品销售的收入则高达40亿美元。
  从德国到南非,仅仅4年的时间,国际足联在收入方面井喷式增长。德国世界杯赛的转播权只有12.2亿美元,赞助商收入部分也不到10亿美元。布拉特执掌的国际足联的吸金能力让国际奥委会也自叹不如。
  虽然国际足联在1913年就曾严厉禁止自己以外的任何组织主办国际足球比赛,但它的生意经在上世纪70年代才逐渐形成。在这条路上,它的脚步甚至比国际奥委会还快。在阿维兰热主席接手前,国际足联还是个传统意义上的体育组织,它的策略是保守的、非扩张性的,它的收入仅仅来自世界杯本身。可是在1974年后,国际足联彻底改头换面了。阿维兰热不把足球仅仅视为一项运动,更是生意。在他领导下的20年中,国际足联从一个只有12名工作人员的组织,变成了拥有几百名雇员的最赚钱的机构。能得到今天的成就,在于阿维兰热很早就注意到电视的作用。这个在上世纪50年代逐渐发展起来的传播媒体,在世界杯经济化的过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早在60年代,世界杯赛就上了电视转播的时间表。当观众和潜在的消费者习惯了从电视上观看全世界最盛大的单项体育比赛时,电视转播合同就成为国际足联的“金蛋”。2002年至2006年间,电视转播给国际足联带来收益数以十亿计。阿维兰热在职期间虽然备受争议,但在离职后他得意地说:“24年前,我接手的FIFA只有一幢老房子和20美元;24年后,我为它留下了价值至少40亿美元的资产与合同。”

本文来源:http://www.acandnoa.com/yx/4956/

好论文网 www.acandnoa.com

Copyright © 2002-2019 domain.com 广东快乐十分选二计划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