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知识百科 > 【安哥拉华人报最新消息】安哥拉有个“华人按摩院”

【安哥拉华人报最新消息】安哥拉有个“华人按摩院”

来源:知识百科 时间:2019-04-12 点击: 推荐访问:暗访华人按摩院

【www.acandnoa.com--知识百科】

【√】陈俊的按摩店还有着自己独特的“服务宗旨”——只为中国人服务:平时按摩店总是大门紧锁,有客人来了,陈俊等人就通过门上的猫眼确认来者是否是中国人,如果不是,他们就不开门,拒绝提供服务
  4月23日,一起跨国卖淫案件经过补充侦查后,被重新移送福建省福清市检察院审查起诉。这是该院近期办理的第三宗类似案件。犯罪嫌疑人陈俊做梦也没想到,他远在西非国家安哥拉从事“按摩院”生意,竟然会被中国警方盯上。
  安哥拉的华人圈子
  陈俊是2012年8月8日在广东佛山市顺德区勒流君王酒店8608房间内率先被抓获的。今年37岁的陈俊是福建福清人,18岁陈俊因打架被劳教了一年,23岁时,又因抢劫罪被判刑4年。此后,带着案底的陈俊在国内越发不顺,朋友建议他,出国寻找机会。
  本来以为出国并不容易的陈俊向一些在安哥拉的朋友打听了情况,才知道去安哥拉这样的国家易如反掌,而且那里黄金遍地,赚钱的机会很多。
  位于非洲西南的安哥拉,1995年才正式独立,随后爆发内战,直到2002年才实现国内和平。战后的安哥拉千疮百孔、百废待兴。虽然安哥拉经济欠发达,但是它拥有令世人羡慕的高品质石油资源,因此也成为全世界“淘金者”梦想的淘金之地。安哥拉内战结束以后,中国向安哥拉提供了高额贷款,促进两国经济贸易合作往来。随后,有多达120多家中国企业进军安哥拉市场,26万中国公民前往安哥拉经商、务工。
  对于急需机遇的中国人来说,安哥拉就是一片宝地。
  前往安哥拉的签证也很好办理,在福建,出国做生意、务工的人非常多,工作签证和旅游签证都有专门的中介公司可以帮忙。工作签证稍贵,中国人持工作签证的算是正式打工,也有持旅游签证打黑工的。陈俊打定主意去安哥拉以后,托朋友花几千元办了个签证,就到了安哥拉投奔朋友。
  在人生地不熟的安哥拉,初来乍到的中国人一般是“抱团”生存的。在安哥拉梅农盖省和罗安达圣保罗区、本菲卡区等地方,汇聚了大量的中国人,他们来自福建、浙江、广西等地,在这里开店,贩卖钢材、水泥、百货等物品,有的商场里,几乎所有的摊位都是中国人的,俨然成了中国的小商品批发市场或农贸市场。这些市场顾客有到安哥拉务工的中国人,也有本地的黑人,因经商或购物形成的人际关系,也会在华人圈子里面蔓延开来,他们会建立自己的网站“安哥拉华人网”等等,在异国他乡互相扶持。
  只服务中国人的封闭式按摩院
  2007年陈俊刚到安哥拉的时候,与相熟的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医院,但是挣钱不多。2009年10月,陈俊和朋友吴宁以及一个叫“眼镜”的四川女人开始合伙经营一家按摩店。经营了几个月,陈俊觉得仅仅给客人提供按摩服务还是赚不到多少钱,他想,如果能再提供一些特殊服务,就一定能赚大钱了。于是,陈俊找到吴宁和“眼镜”,提出了提供“特殊服务”的计划,三人一拍即合。
  陈俊等人的按摩店位于罗安达本菲卡市区,租用的是本地一黑人的房屋,单层,5室1厅1厨房1卫的结构,房租加装修一共花了25000美金。经过重新隔屋改造,这处房屋形成了十余个房间,从事按摩服务的小姐每人使用一个房间。小姐请的都是中国人,一般来说六七个,人数不固定,经常更换。
  最开始,店里面的小姐大多是“眼镜”找来的,她联系四川的老乡,明确告诉她们来安哥拉提供特殊服务。陈俊跟这些女子做工作,表示可以先行垫付办理赴安哥拉的工作签证手续以及所需费用,并商定女子过来之后用工资把所垫付的签证费用偿还,然后就可以自己赚钱了。当时办理一个安哥拉的工作签证,再加上机票等费用,总共需要3万元左右,经陈俊手办理的有四个工作签证,他本人垫付了12万元。四个小姐的名字分别叫朱朱、萍萍、小雨、晶晶,都是“眼镜”的老乡、亲戚。四个人的护照办理下来以后由陈俊保管,陈俊说,他并没有扣留这些证件,只是统一保管避免遗失,小姐们随时都可以走。
  事实上陈俊确实没有对雇用的卖淫女子的往来作过多限制,为了保持顾客的新鲜感,他们也时常更换小姐。有在安哥拉从事卖淫活动的女子得知陈俊等人的按摩店之后,也会上门去询问,谈好条件就可以在店里“上班”。
  为了按摩店的安全,陈俊等人在按摩院外建起了高高的围墙,还在围墙上拉设了电网。陈俊的按摩店还有着自己独特的“服务宗旨”——只为中国人服务:平时按摩店总是大门紧锁,有客人来了,陈俊等人就通过门上的猫眼确认来者是否是中国人,如果不是,他们就不开门,拒绝提供服务。按摩店里给客人提供的特殊服务,有一次性服务和包夜性服务两种,一次性服务收费50美金,包夜性服务150美金。客人来的时候,就自己去各个房间看是否有满意的,找到满意的就会要小姐给他提供性服务。
  陈俊等老板一般不让小姐和客人出去过夜,他们实行的是“封闭式管理”。根据陈俊等人交代,按摩店每天平均接客20次左右,每天营业额至少1000美金,每月能挣3万美金。有些小姐因为到安哥拉的签证费和路费都是陈俊出资垫付的,所以平时拿不到钱,必须要等她们把陈俊出的钱还清了,才会给她们分钱。
  拿不到钱的小姐基本就在按摩院里生活,足不出户。要吃什么经小姐和陈俊等人沟通,由人采购原料回来她们自己做,在按摩店里面的吃住都是免费的。偶尔小姐要出去,都由陈俊开车接送。
  客户什么的都是陈俊等人负责招徕,他们在外到处发名片给在安哥拉的中国人,有需要的人通过电话联系,询问按摩店里有什么服务,从而谈成“生意”。
  快速致富的发财梦
  虽然陈俊管理严格又用心,但是按摩店的盈利还是没有达到他的预期目标。于是,陈俊又开始谋划新的生财之路。
  2010年6月的一天,陈俊发现店里的一名小姐不见了,他遍寻不着。后来有人告诉陈俊,这名小姐被一名姓赵的顾客拐去当情妇了。
  陈俊非常生气,但转念有了一个主意。他立刻以小姐被带走、生意受损为由,多次给那位顾客赵德勤打电话、发短信要求他给予经济赔偿。他还叫赵德勤的朋友全洲替他带话,如果不赔钱,就要带人去砸他的住处。   惧怕报复的赵德勤吓得赶紧离家避难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被逼无奈只好委托全洲与陈俊取得联系,协商解决此事。一番讨价还价之后,赵德勤给了陈俊5万元美金,双方约定就此作罢。
  但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在一次和朋友薛彪、陈武的聊天中,故意又提到赵德勤拐走店里小姐,影响了生意,却只字不提赵德勤已经给了补偿的事。薛彪、陈武觉得兄弟被人欺负,自己不能坐视不理,几天后,两人带人把赵德勤强行带到罗安达市维也纳区的一处荒野,要求赵德勤支付20万美金的“包夜费”。
  赵德勤大喊冤屈:“我不是已经把钱给陈俊了吗,怎么没完没了了?”“反正我们没有拿到钱,你今天要是不给钱,就休想离开这里!”赵德勤当然不答应,薛彪、陈武等人就对赵德勤拳打脚踢,还把汽油浇到赵德勤身上。“你要是再不答应,我们就把你给点了!”薛彪等人威胁。
  没有办法,赵德勤只好又给全洲打电话,叫他想办法解决。后来全洲通过陈俊,约了薛彪、陈武到中非酒店谈判。又是一番讨价还价,最终薛彪、陈武同意由全洲担保先将赵德勤放回去后再支付赎金7.5万美金。三天之后,赵德勤分两次将赎金7万元美金交给了薛某彪和陈某武。陈俊从中分得了几千美金。
  有了这次的成功经验,陈俊发现在治安状况不好的安哥拉,绑架一些有钱的中国人索要赎金,比起正常的经营来钱快得多。他把这个建议跟一起厮混的朋友一说,立刻得到了呼应,薛彪、薛兵、陈武、吴平、奚敏、陈玉等人响应陈俊,称愿意一起“搞事”。
  经过几天的踩点跟踪之后,几人选中了卖水泥的李超作为绑架对象,拟定了具体的绑架方案,为了保证计划的顺利实施,陈俊还在当地购买了枪支弹药分发给薛彪、陈武等人。
  2010年12月6日下午,奚敏假扮成顾客到李超店里,称要订购水泥,约李超到本菲卡区中江公司后面的一坟场旁边谈生意。李超信以为真,独自驾车到了约定地点,他和奚敏还没聊几句,薛彪、陈武、吴平及陈玉等人就驾驶一部丰田越野车出现了。陈武和陈玉用枪顶着李超说:“不要乱动,不然打死你。”为了不让李超怀疑,陈武也把奚敏绑了起来,和李超一起,蒙上眼睛,塞进越野车的后备箱里,拉到郊区的一个屋子里。
  之后,陈俊打电话给李超的姐姐李娜,叫她准备100万美金的赎金,不然就等着给李超收尸。吓坏了的李娜一边向中国驻安哥拉大使馆的领事报告,并向罗安达市维也纳警局报了案,一边按照绑匪的要求四处筹钱。
  当天晚上十点左右,陈俊给李娜打电话询问赎金筹够了没,李娜带着哭腔告诉陈俊只凑到了6万美金。“不行,钱太少了!”陈俊一边吼着,一边示意薛彪、陈武等人殴打李超,让李娜透过电话听她弟弟李超被殴打哭喊的声音。
  第二天晚上,得知李娜只能凑到22万元美金,陈俊就告诉她,带上所有钱上维也纳高速,把钱扔到高速路边的某个水沟里。李娜照做了,拿到赎金后,陈俊便通知手下放了遍体鳞伤的李超。而陈俊、薛彪、陈武、吴平等人则开始瓜分赎金。
  安哥拉专案行动
  2012年,在陈俊等人犯罪行为逐步升级的同时,中国公安部得到一份中国驻安哥拉大使馆反映在安哥拉的华人犯罪团伙的报告,报告称安哥拉有一些华人组成犯罪团伙,被称为“福清帮”,专门针对其他华人实施抢劫、绑架等犯罪行为。据此,公安部成立了专案组,并派出一支秘密小分队于5月11日飞往安哥拉进行调查取证。
  因为目标是“福清帮”,因此公安部特地邀请了福清市检察院侦监科科长林世铨随同赴安哥拉。林世铨回忆说,抵达安哥拉首都罗安达之后,有两个现象令他印象深刻,一个是安哥拉物价之高,一个是安哥拉的华人生活状况之恶劣。
  “他们的生活非常糟糕,虽然能挣一些钱,但是在罗安达混乱不堪的治安环境下,安全和生存都成了问题。通过大使馆和当地警方了解的信息看,当地华人以地区为界各自聚集,比如主要由福建福清人组成的‘福清帮’,就聚集在罗安达圣保罗区的小商品市场,即便如此,也逃不过屡屡发生的当地居民抢劫或者警察勒索的情况。”林世铨说。
  刚抵达罗安达的时候,关于“福清帮”的描述还停留在传言层面,十分模糊,办案人员既不知道“福清帮”的头目是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犯过什么案。在与当地警方进行交涉以后,中方发现了福清人薛彪、陈武的案件,当时薛彪等人已因此案被安哥拉警方关押了一年多,但安哥拉警方一直没有实际查办这个案件。
  中方办案人员怀疑薛彪等人就是“福清帮”的成员,于是对该案进行了重点排查,包括将被害人接到专案组住地进行谈话等等。随之,加上薛彪等人的供述,陈俊以及他的按摩院逐步浮出了水面。
  林世铨说:“最后我们才知道,哪有什么‘福清帮’,其实就是几名福清人,以按摩院为根据地,从事无法无天的犯罪罢了。”在林世铨看来,薛彪等人就是一批亡命之徒,以薛彪为例,他本人曾经在国内从事毒品生意,后被判刑,出来之后,改头换面到了安哥拉,用另一个身份在那边从事受保护费、绑架、敲诈等无本买卖。
  据林世铨介绍,经过在罗安达一个多月的侦查布控,中安警方一举摧毁了针对在安中国公民实施绑架、抢劫、敲诈勒索、组织妇女卖淫等犯罪团伙12个,所谓的“福清帮”只是其中之一。8月25日,从安哥拉乘坐一架波音767飞机降落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14名面戴口罩、墨镜的被害人以及37名铐着手铐、套上黑色头罩的犯罪嫌疑人走下飞机,等待这些犯罪嫌疑人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本文来源:http://www.acandnoa.com/zs/57749/

好论文网 www.acandnoa.com

Copyright © 2002-2019 domain.com 广东快乐十分选二计划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