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知识百科 > 我的世界五大传奇人物_传奇人物邱满囤:“灭鼠大王”重出江湖?

我的世界五大传奇人物_传奇人物邱满囤:“灭鼠大王”重出江湖?

来源:知识百科 时间:2019-04-18 点击: 推荐访问:传奇人物邱满囤

【www.acandnoa.com--知识百科】

“5秒到10秒,蚊、蝇、蟑螂准撂倒。”两个纱网制成的演示箱前,73岁的“灭鼠大王”邱满囤手持他的最新成果一灭蟑喷雾剂,自信地冲着箱中的近百只苍蝇、蟑螂按了几按,然后倒数“十、九、八、七……”果然还未数到“一”,停在箱壁的苍蝇就掉落箱底,几番翻滚便不动了,而有“不死虫”之称的蟑螂也在10秒之内被全部“剿灭”。
  这位曾饱受争议、并在一场名誉权官司败诉后经历了长达10年沉寂期的传奇人物,携新产品“邱氏粘鼠板”重出“江湖”。稍稍有些驼背的邱满囤看着地上被粘鼠板粘着的老鼠,曾经一度消沉颓废的脸上恢复了当年的神采。他向大家介绍诱鼠剂时,为了证明诱鼠剂没毒,他特意拿出粉红色诱鼠剂嚼了嚼,吞了下去。他的这番举动就是想告诉大伙儿:“俺邱满囤这两年没闲着。”
  
  科学与伪科学之争
  
  十几年前,邱满囤和他的“邱氏诱鼠剂”名盛一时,伴随他而起的官司也一直吸引着媒体的眼球。
  邱满囤是河北省无极县的一位普通农民,因自制“邱氏鼠药”而得名。这鼠药委实厉害,老鼠吃了当即毙命,邱满囤也因此赫赫有名,被称为“灭鼠大王”。
  1989年8月26日,著名鼠类防治专家汪诚信应邀担任邱氏鼠药厂的顾问,这给了他近距离观察邱氏鼠药的机会。
  然而作为权威的灭鼠专家,据说汪诚信一下子就发现邱氏鼠药含有氟乙酰胺――这是一种早就被国家明令禁止用作“杀鼠剂”的剧毒药。1992年5月,5位科学家――汪诚信、赵桂芝、马勇、邓址以及刘学彦,联名致信田纪云副总理,反映邱氏鼠药存在氟乙酰胺的情况,提出“新闻媒介广泛宣传报道‘灭鼠大王’,造成了一些混乱和误解。”并要求“尊重科学事实,保证灭鼠工作的健康发展”。
  1992年6月17日,这封信以《呼吁新闻媒介要科学宣传灭鼠》为名,发表在《中国乡镇企业报》上,随即被全国19家报刊转载。随后,北京、天津、南京、山东、湖南等省市下令禁止使用“邱氏鼠药”。
  1992年8月8日,邱满囤状告5位科学家,认为联名信对他“进行了诽谤和侮辱”,要求“恢复名誉并赔礼道歉,赔偿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
  然而,在一审法庭上,此案的关键点在于“邱氏鼠药”中到底是否含有国家明令禁止的剧毒药品氟乙酰胺,但法院没有采纳六个机构的17次鉴定结果,而是联系指定了另外两个机构进行鉴定。与前17次鉴定结果相反的是,这个机构进行的两次鉴定,均认定“样品均不含氟乙酰胺及其化合物”。
  还没有正式宣判,几位科学家已经得到消息。因此宣判那天,5位科学家和他们的辩护律师都没有参加,而是待在中国政法大学的会议室商量对策。1993年12月30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5位专家败诉,要求他们向邱满囤赔礼道歉,并赔偿名誉损失。
  判决一出,舆论界、科学界一片哗然。汪诚信等人找到了当时的中国科协主席朱光亚。“朱光亚很恼火,他说我们要反击,要不然伪科学要向科学进攻了。”汪诚信回忆道。
  这时“邱氏鼠药案”已不再是5个人的私事,而演变成为全国科学界的诉讼。1994年的全国政协会议上,“邱氏鼠药案”成为委员讨论的焦点问题,不仅朱光亚给中央政治局汇报科协工作时谈到此事,还有290多名政协委员针对此案提了提案,要求恢复科学的尊严。
  1994年12月26日,“邱氏鼠药案”在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1995年2月22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5人文章并未侵害邱满囤的名誉权。其上诉理由成立,应予支持。原判不当,应予纠正。但同时表示,关于“邱氏鼠药”是否含氟乙酰胺的确认问题,以由国家行业管理的主管部门调查、确认和处理为宜,本案不予认定和处理。至此,这起沸沸扬扬两年多的讼案以邱满囤的败诉画上了句号。
  当年有人说邱满囤搞的是伪科学,邱满囤的诱鼠剂是无效的,是骗人的。胜诉时,有人高呼维护科学的尊严;败诉时,有人欢呼科学的胜利。1995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专门发文查禁邱氏鼠药。邱满囤和他的鼠药遭受了毁灭性打击,可以称的上是“身败名裂”。
  
  风云再起之“世纪巨骗”
  
  2000年《读者》第一期转载了《山西青年》1999年第10期的一篇文章,题为《恶之花:世纪中国巨骗“梦幻组合”》(以下简称《恶》文)。这篇文章把中国近百年几十位“大人物”集中起来,并把这些“恶之花”梦幻组合成一支中国巨骗的足球队。文章说:……历史无情地对他们进行了宣判,向我们展示这支“恶之花”足球队的“最佳阵容”:主教练由袁世凯担任;前锋队员有李登辉、李洪志;后卫核心球员是胡万林、海灯法师;中场队员有牟其中、王洪成;拉拉队长为柯云路……
  文章还这样描述:“在中场这几个位置上,‘邱氏诱捕法’的发明人邱满囤以及‘世纪婴儿’童话的编造者陈军等人表现出过人的‘才华’,只是他们或者由于位置重叠或者由于经验不足而暂时只能坐在替补席上,他们虽然是骗术中的新秀,但也反映出骗子这一丑恶现象对人们的影响,希望这样的新秀还是少涌现出来几个为好”。
  《恶》文刊发后,文中和邱满囤被并列为“中场替补”的“世纪巨骗候选人”陈军首先发难,状告《读者》及《山西青年》杂志社侵犯名誉权。2001年1月10日上午,南京鼓楼区人民法院第十二法庭开庭审理了此案。法院当庭宣判《读者》及《山西青年》杂志社侵权。
  “愣把我和袁世凯、李登辉一起列为‘世纪巨骗’,这也太抬举我邱满囤了吧?”一提起自己被冠以的这顶“黑帽子”,邱满囤就气得直哆嗦。
  “没想到现在竟有人说我是大骗子。且不说我是一个受法律保护的公民,还担任过无极县政协副主席的职务,我偌大年纪,儿孙满堂,多少也为社会做过一些力所能及的贡献,那些作者和杂志怎么能无端给我戴一顶‘世纪巨骗’的大帽子?”邱满囤说话时底气十足,义愤之情溢于言表。
  愤怒之下,邱满囤委托律师与两家杂志社写信联系,提出了异议,要求杂志社弄清事实真相,挽回不良影响。
  在接到邱满囤委托人寄来的信件后,《读者》杂志认为该文未对邱满囤构成侵权,如果邱满囤对此有看法,可以将能证明他“不是骗子”的有关材料寄到杂志社,经杂志社研究后再说。因为《读者》只是转载,只负连带责任。而《山西青年》杂志社对邱满囤提出的交涉,根本无动于衷。
  对此,邱满囤的代理人、河北省信联律师事务所律师魏彦彤、田增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读者》杂志社要求邱提供能证明他“不是骗子”的材料,这个要求遭到了我们的拒绝,因为《读者》杂志社无权要求邱满囤向其举证,谁说邱满囤是骗子,谁就应该拿出证据。
  在向两家杂志社提出交涉却未能得到满意答复后,邱满囤决定通过法律手段来维护自己的名誉和尊严,于是将两家杂志社起诉至他的居住地、石家庄市无极县人民法院。
  2001年8月8日,无极县人民法院正式立案受 理了此案。
  “说我是骗子的根据何在?当年我打的那场官司最后是败了,可法院在判决书上并没有认定说我的发明是假的,也没有认定说我的灭鼠药里有国家禁用的毒药,更没有说我是骗子。人民法院都如此慎重,怎么他们就能随便地污蔑人呢?官司败了后,鼠药厂被国家给取缔了,这是事实,可并不是因为我卖假耗子药或者我是骗子。鼠药厂是国家正式批准投资生产的,并不是我邱满囤个人的,最后被取缔的原因是因为鼠药厂的行政手续不全。总而言之,我邱满囤不是骗子,只要人民法院没认定我是骗子,谁都不能给我扣帽子。”邱满囤对记者说。
  邱满囤给记者出示了一份答谢《读者》及《山西青年》的“感谢信”,信中说:1995年,上一起名誉官司结束后,我已声明冤死不告状了,因为我看到了法律的无奈。在此后7年的时间里,说我什么的都有,我都不予理会,因为我不屑一顾。但只有你们的精心“策划”,登峰造极,竟把我与袁世凯、李登辉之流到一起,实在是可忍孰不可忍,让人咽不下这口气,你们又激起了我的斗志。我是―个普普通通的中国老农,但要让你们知道,在中国,即便法律还不十分完善,随便侮辱人也是不行的,是要付出代价的。谢谢你们给我提供了发难的“由头”。
  2001年11月20日,无极县人民法院。“灭鼠大王”邱满囤状告《读者》及《山西青年》杂志侵犯其名誉权的官司首次开庭审理。
  上午8时30分,庭审正式开始。邱满囤及其辩护人河北省信联律师事务所田增辉、魏彦彤两位律师出庭答辩;被告之一《山西青年》杂志社的代理人、山西青年律师事务所的杨力律师出庭答辩;另一被告《读者》杂志社未派人出庭答辩,但给法庭寄交了答辩状。对于邱满囤:是否是“骗子”这一问题,原告和被告之间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山西青年》杂志社代理人辩称:他们刊载的文章之所以称邱满囤为“骗子”,是根据国家几家权威媒体,以及不同网站对原告同5位灭鼠专家民事诉讼一案编写的,有所依据;另外,他们的报道行为是行使正当的舆论监督权,不应当被认定为侵害了邱满囤的名誉权。《读者》杂志社在答辩状中辩称:当年邱满囤官司败诉,鼠药厂被勒令停产,说明“其恶劣影响及诈骗世人耳目的真实一面已被揭穿”,因此认为自己转载的文章并未侵犯邱满囤的名誉权,不应承担任何责任。
  对此,邱满囤的辩护律师魏彦彤、田增辉认为:当年邱氏鼠药案官司终审判决书上并未称邱满囤的研究发明是假的,也未称邱氏鼠药中含有国家禁用的违禁毒药,法院只是判决邱满囤状告5位专家名誉侵权不能成立。该文就此称邱满囤为巨骗实属污蔑……
  原告的律师一致表示,邱满囤发明的“诱鼠剂”,当年曾经通过河北省科委和国家商业部的认定,并有成果鉴定书。《读者》、《山西青年》杂志刊载的《恶》文无疑是侵害了邱满囤的名誉权。
  法院一审、二审均判决邱满囤胜诉,至此,“世纪巨骗”的黑帽子对邱满囤来说,总算有了一个说法。
  
  邱氏鼠药前传
  
  邱满囤,上过两个半月的小学,因为穷,幼年的他开始流浪。讨过饭,睡过窝棚,1953年当兵。1957年复员,刚好赶上除四害运动,这时他盯上了四害中最难对付的老鼠。
  邱满囤在社会上整整流浪了11年。三年困难时期,邱满囤于1960年发了毒誓:要统统判老鼠死刑。他不出工,不干活,以养鼠为业,被人视作“二流子”,此后,他妻离女亡,开始历时11年的流浪生涯,经河北、河南、山西、陕西、山东、宁夏……卖鼠药糊口,进行灭鼠实践。
  1981年1月16日他配制出了诱鼠剂。陕西大荔县新闻干事写稿《你不亲眼看,怎么也不信》,刊登在《陕西工人报》上。全国几十家报纸转发并做了报道。邱满囤开始红了,52岁又娶了媳妇,在陕西安了家,成了大荔县农民。
  配方出来后,邱满囤开始了他的大规模灭鼠行动,20世纪80年代末,邱满囤在陕西大荔县进行了灭鼠表演,媒体报道说邱氏鼠药“能将50米以内的鼠类引出”,“要杀公的杀公的,要杀母的杀母的,还能将老鼠引上树”。
  1987年开始,邱满囤的事业达到了巅峰。邱满囤被聘回无极县,旋即拥有了许许多多实的虚的头衔。6月,“无极县邱氏灭鼠研究所”成立,邱满囤任所长。“邱氏鼠药厂”随即破土动工。1988年5月邱满囤当上河北省政协委员。1990年7月15日,全国最大鼠药厂在无极县城东拔地而起,省地两级投资达190万元。他的诱鼠剂先后获了奖。
  据媒体报道,1989年12月7日,广西南宁统一组织灭鼠,杀鼠35万只;同年12月20日,邱满囤到安徽毫州指导灭鼠,“灭鼠率达91.4%”。从这时开始,邱满囤的人生和事业开始走向顶峰。直到1995年败诉,往日的繁华褪去,邱满囤还是一名住在县城里的无极县农民。
  
  再战江湖之“邱老鼠”出洞
  
  2004年8月份的一天,落寞的邱满囤像往常一样从朋友家往自己家里走,经过无极大厦门前时,突然从大厦里跑出来一个服务员说,“您就是邱先生吧?”邱满囤如实回答说“是”。服务员说,“我们刘总,刘斌经理找您有事。”他没有想到,就是这次相遇使他的生活有了转折,从此他回到了他挚爱的老本行。
  他遇到的就是现任河北邱氏科贸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刘斌,刘斌以敏锐的嗅觉感觉到,目前的灭鼠药“毒鼠强”已被禁止使用,他认为粘鼠板的物理灭鼠法安全环保,大有市场潜力。注册了“邱满囤”、“邱氏”、“邱王”等7个商标以后,邱氏粘鼠板厂正式成立了。
  “我不要‘土专家’的头衔,我是发明家!”看来,尽管邱满囤状告5位科学家案败诉已近10年,“专家”这个语词还是足够引起老邱生理上心理上的反应。
  眼下,这位“发明家”再出江湖,研制出一种能引诱老鼠上钩的新型粘鼠板:“邱氏粘鼠板”。邱满囤粘鼠表演的锣声已经当当敲响了。
  无极县家中,石家庄新华区除四害服务站站长刘强专程赶来看望老邱,刘强说,自从邱满囤出山生产粘鼠板消息发布后,顾客上门点名求购的就不断线了。“你出山我就高兴,我们可以做你的灭鼠基地。”
  10年来,邱满囤的门上从来就不寂寞。“找我出山的人多了,大概有400多家厂子,阴差阳错,最后都没有弄成。”
  “这么多人找我,你必须有合法手续,才能谈到合作。”“以前社会上对鼠药配方有争议,现在不用考虑这些,我这是物理消杀法,绝对的生态灭鼠。”
  老鼠吃过鼠药后,可能会增加抗药性;在推广鼠药问题上吃过苦头输过官司的邱满囤,也有了“抗药性”,开始用戒备的眼神看四周了。“出洞”前,探头探脑、左右顾盼、谨言慎行。
  邱满囤在无极县城的大街小巷闷着头走了lO年,再度踏入江湖,很快就显示出不同凡响的市场号召力。感觉很不错的邱满囤话头又大了起来,“我身价值多少钱?一斤肉30多万吧!”
  对于新成立的邱氏粘鼠板厂,老邱足够自信,也足够超然,宣布“三不管”:不当官、不管经营、不管营销。只是以技术入股,儿子邱新房负责技术上的事情。
  邱满囤和他的邱氏科贸有限公司高举灭害大旗,在他的专利产品引诱剂的基础上,不仅自主研发了诱鼠粘板系列和诱鼠毒饵系列产品,最近还开发出了灭蚊、灭蟑、灭蝇系列杀虫剂,并经国家有关部门认定批准。其中灭蟑气雾剂系列和灭蚊、蝇、蟑可湿性粉剂系列等,于2006年5月刚刚投放市场就受到好评。他的公司也以科学化、市场化、专业化的灭害服务,打出了自己的知名度,服务范围已从省内扩展到北京、山东、山西、河南、辽宁、青海、内蒙古等地。

本文来源:http://www.acandnoa.com/zs/57873/

好论文网 www.acandnoa.com

Copyright © 2002-2019 domain.com 广东快乐十分选二计划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