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知识百科 > 智取华山 电影|电影《智取华山》幕后轶事

智取华山 电影|电影《智取华山》幕后轶事

来源:知识百科 时间:2019-04-26 点击: 推荐访问:老电影智取华山完整版

【www.acandnoa.com--知识百科】

1953年1月,电影《智取华山》问世。和别的故事片不同,这部电影讲的是一段真事儿。   中国第一部惊险样式战争片   电影的情节并不复杂:1949年,解放军发动解放大西北的强大攻势。胡宗南军队向南逃窜,其一旅长方子乔带一部分残兵败将逃上华山,企图利用华山天险负隅顽抗。解放军某团侦察参谋刘明基率领侦察人员,在当地药农常生林的向导下,打破了民间“自古华山一条路”的说法,从后山小路登上北峰,占领了制高点千尺幢。敌旅长组织人马疯狂反扑。正在危急时刻,回去送信的常生林领着大部队赶到。小分队汇合大部队强攻西峰,方化扮演的敌旅长方子乔走投无路,最后在西峰顶束手就擒。
  这部电影原来的名字叫《奇取华山》,而《智取华山》的名字是周恩来亲自改的,并且得到了毛泽东本人的认可。这部片子开了新中国惊险样式战争片的先河,1954年在第八届捷克斯洛伐克国际电影节上还获得了“争取自由和平”奖。
  电影里,“刘明基”当然就是侦察英雄刘吉尧的化身;“常生林”本名王银生,而那个“方子乔”,实际上就是国民党陕西第八区专员、保六旅的旅长韩子佩。
  其人其事
  介绍韩子佩之前,有必要先交代一下中共大荔地委书记兼大荔军分区政委刘文蔚,因为没有刘文蔚,就不会有后面“智取华山”的故事了。
  刘文蔚外号“和尚”,走路是个罗圈腿。1949年,他 43岁。对于大多数读者来说,刘文蔚的名气并不大。但要是说出他的资历,却能吓人一跳。
  刘文蔚是陕北神木人,早年,他毕业于榆林中学。这个榆林中学清朝光绪年间时就有了,当时是陕北联合县立中学。虽然地处偏远,但不妨碍这个学校人才辈出。杜聿明、刘志丹、高岗都出自这个学校。杜斌丞在主持榆林中学时,请来了当时著名的共产党人魏野畴。
  1925年,刘文蔚加入共青团,介绍人就是魏野畴和当时的学生会会长刘志丹。刘文蔚跟刘志丹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刘志丹去苏联留学,刘文蔚还资助了刘志丹50块大洋。高中毕业后,1926年刘文蔚考到了上海大学。这所大学是国共合作的产物,创办人兼校长是陕西人于右任,总务长是恽代英,社会学系主任是瞿秋白。这所学校尽管在1927年国共反目之后就被关闭,但还是培养了不少人才。当时有“武有黄埔、文有上大”的说法。因为有这样的政治背景,刘文蔚上学时可没光读书,一直在从事工人运动。后来,他曾经带领沪西小沙渡工业区的工人参加了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
  1927年7月,回到陕北后,刘文蔚加入中国共产党,此后一直在做白区地下工作,先后到过太原、天津等地,因叛徒出卖,1930年在天津入狱。1932年,国民党河北高等法院宣布刘文蔚为共产党嫌疑犯,判刑六年,转押北京第二监狱。刘文蔚担任了狱中党支部书记,领导难友进行了两次绝食斗争。1936年9月,日本鬼子入侵华北,中共北方局经中共中央批准,让刘文蔚随薄一波、刘澜涛等61人一起“履行手续”出狱。他的罗圈腿,就是因为长期戴着沉重的镣铐形成的。
  再说华山上的韩子佩。韩子佩,陕北府谷人,和刘文蔚是榆林中学的同学。中学毕业后,他加入了共产党,并且和刘志丹一样,也曾到苏联留学;回国后,他又和刘志丹一起,成为黄埔军校四期的学生。说到黄埔四期,实在是将星云集,国民党方面有张灵甫、胡琏、李弥及坚守四行仓库的抗日英雄谢晋元等人;共产党方面有林彪、刘志丹等人;还有毛泽东的表弟、先当共产党、后当国民党的军统大特务文强。黄埔四期有步兵、炮兵、政治和经理四科,韩子佩学的是经理科,也就是军需后勤之类。
  大革命之后,韩子佩就站到了国民党阵营里。不过,他的官运却很一般。他在洛川当了八年专署专员,和绥德专员何绍南一样,都是封锁延安、制造摩擦的反共专家。但是,守华山之前,他也不过只是一个少将,手下4000多人,虽说有机枪百十挺,但部队纯属杂牌,到了1949年的大环境,部下很多已被共产党所控制,纷纷倒戈起义。他实际能掌控的部队已经有限。
  解放华山只打了一枪
  历史上,解放华山的过程是这样的:
  1949年5月20日,西安解放当天,韩子佩戴着旅部和特务营120人上了华山,层层封锁了峪道,准备借华山天险,等着胡宗南反攻西安。山上弹药充足,储备的粮食,够他们吃一年多。
  韩子佩上山第二天,手下一个姓白的连长就带了12个人下山投降。再往后,解放军想再和韩子佩对话,就不行了。因为一有人上山送信,他们就开枪射击。
  当时,以贺龙为主任的西安军管会已经成立。军管会派出当过韩子佩副官的张道远、当过保六旅中队长的孟俊甫前去劝降。走到青柯坪,韩子佩接了电话,就下令把两人杀了。张道远被就地活埋,孟俊甫因为人熟,得信儿后翻窗逃跑。
  6月3日,杨拯民从华阴前线回来,跟地委书记刘文蔚、行署专员王恩惠以及公安分处处长于桑通报,韩子佩的旧部李良智自称可以上山劝降,愿立此功。几个人一商量,决定由刘文蔚以老同学的名义,给韩子佩写信劝降。
  刘文蔚的信上提出了三个条件:“一,一切归来人员接受整训;二,缴出全部武器不得破坏;三,缴出现有公开物资不得埋藏。”于桑让公安分处警卫股长王夕文、地委干部陈建民带李良智前往华阴,护送李良智只身上山。四天后,李良智拿回了韩子佩拒绝投降的信。韩子佩称,要“与华岳偕去”云云。
  一次,大荔军分区路东总队政委王生荣在华阴城墙上跟已经是总队新兵连副连长的孟俊甫聊天,说到“自古华山一条路”这个问题。孟俊甫说,他小时候听大人说过,华山上的道士曾丢失过金银财宝,盗贼走的就不是华山的正道。还听说,采药人也悄悄摸上过山采华山参之类的名贵药材,因为自古华山是道家山,道人不让人采。当时正是收麦子的时节,部队利用帮老乡收麦之际,四处打听谁上过山。结果打听出,猩猩沟一个名叫王银生的采药人,他的父亲就曾走过那条不为人所知的路上山采药。
  于是,王生荣派侦察参谋刘吉尧去猩猩沟找到了王银生。一打听,王银生跟着他爸就走过那条路。因为王银生他爸采药时摔死了,王银生又是家里的独子,他妈起初坚决不让他再走这条路上山。解放军做了些耐心细致的工作,最后感动了王母。   接下来,路东总队就临时成立了刘吉尧、孟俊甫等10人组成的侦察班,跟随王银生上山。10名侦察员中,有三人留守两岔口,协助侦察班与大部队联络。上山的七名侦察员中,张自发本来就是孟俊甫的通讯员,是随孟俊甫一起起义的。
  后来上山的情况,就和电影一样惊险。他们爬了一天一夜,穿过奇险的老虎嘴,来到了北峰。因为这段路实在太险,后来,拍《智取华山》时,两名配合拍电影的战士还曾坠崖牺牲。
  本来,刘吉尧、孟俊甫他们的任务,是侦察这条道路。可上山容易下山难,要想再原路返回,已经没可能;再等天亮,韩子佩的兵可就发现了。因为守军做梦也想不到,天不亮北峰会爬上来解放军,所以也十分麻痹。侦查班决定抢占北峰,他们只开了一枪,击毙了一名保六旅的排长, 其余21人糊里糊涂就当了俘虏。
  接下来,电影里,刘参谋带领的小分队顶住了方子乔的疯狂反扑,常生林下山引来了解放军大部队,最后,方子乔被解放军猛烈进攻的炮火打得走投无路,逼到西峰悬崖边后,只得做了俘虏。但事实上,从占领北峰之后,电影里所讲的故事,就都是虚构的了。因为华山解放,就只打了这一枪。
  谈判
  刘吉尧、孟俊甫他们拿下北峰,是6月14日凌晨。他们还居高临下,迫使瘟神庙的守敌投降,控制了千尺幢、百尺峡和苍龙岭。6月15日下午,路东总队二营何信德营长带了一个班抵达北峰,增援刘吉尧他们;16日,路东总队治安处主任邓远、总队长马华亭带领大部队赶到了北峰,而从山上逃下去的保六旅营长关士珍等30多人,到了山下也都被解放军抓获。而韩子佩手下还有几十号人,凭险与解放军对峙。
  这个时候,如果对山上进行强攻,势必造成人员的重大伤亡。此外,山上的古庙、景观也将受到破坏。因此,解放军还是力图通过政治瓦解,让韩子佩投降。6月17日,马华亭、邓远派王银生去给韩子佩送信。
  王银生一看就是个当地农民,他告诉韩子佩,他是给解放军挑面的挑夫。韩子佩坐在西峰道观院里一个方桌旁,他是个圆头圆脑的胖人,虽然只有40来岁,但头发都白了,一脸络腮胡子,很疲惫的样子。这回,韩子佩没有再斩来使,答应跟解放军谈判。双方约定第二天在苍龙岭见面。
  奉命前去谈判的,是大荔公安分处的王夕文。他的身份是大荔地委书记兼大荔军区政委刘文蔚的代表。1989年,时任公安部副部长的于桑回忆解放华山时曾提到,华山背后那条不为人知的小道,是王夕文带着大荔公安分处武装侦察队打听来的。看来,这“华山第二路”也将成为一个公案。
  18日,约定的时间,王夕文带着刘文蔚写给韩子佩的信来到苍龙岭,却不见韩子佩。王夕文喊话之后,带着一名警卫战士越过警戒线,见到韩子佩。接下来,在中峰的大殿内,邓远带一名排长也参与到谈判中。
  韩子佩提出了这样几个条件:一,公物缴出,但有两把手枪、两支卡宾枪以及一架收音机是他的私人物品,他愿意以私人的名义送给刘文蔚;二,他的侄子等三人家里有人土改中被群众打死,这三人他不能交给公家,由他留在身边用;三,北峰被打下之后,他已经用公款给官兵发了最后一次饷,银元军官一人十块、士兵一人五块,解放军不能没收;四,山上吃剩下的粮,由他们清理;五,惩办杀害张道远的凶手。
  从这第五条要求上看,他似乎并非命令杀张道远的人。
  韩子佩提出把这些内容写在纸上,邓远不同意,而王夕文则说,写在纸上也好,要不然,回去也不好给领导交代。这东西叫个什么呢?韩子佩提出叫“和平公约”,邓远提出叫“和平解决”,王夕文也依了韩子佩,就叫“和平公约”。提到韩子佩的职务,韩子佩提出加“前”字,而邓远、王夕文则坚持加“伪”字。双方抠了半天字眼儿后,《和平公约》写成。
  第二天,华山宣告解放。韩子佩缴出了全部枪支弹药、电台等物品。共产党和国民党的报纸对这一事件都作了报道,解放区报纸说韩子佩“投诚”,国统区报纸说他“投降”。据说,韩子佩来到华阴城时,还披了红戴了花,受到了数以千人夹道欢迎,并且杀猪宰羊进行了犒赏。因为刘文蔚、杨拯民等人没来迎接他,韩子佩对此还有些不满。
  和平解放之后
  1949年5月,根据边区政府的命令,渭南分区专员公署成立,下辖渭南、华县、潼关、临潼、蓝田和华阴六县。对于华山的最后解放,新成立的渭南地委认为方法不妥。1949年7月20日,在一份报送上级的《华山谈判情况》中,渭南地委告了大荔地委一状:
  一,华山系渭南分区所属,而大荔分区派人来进行工作,未与我们联系商量;尤其是韩子佩投降后,因路东总队建制属大荔,指挥属渭南,他们又未通知我们,将韩子佩及其物资调往大荔,甚为不妥;
  二,刘文蔚与韩子佩有社会关系,可以利用进行争取工作,但若以什么代表名义出现,方法不妥;而且根据实际情况看,王夕文也不能胜任什么代表,人选也极为不适合。
  三,华山问题在我们未取下北峰之前,经过一定之上级机关与之进行谈判,争取投降,是可以的;但是,我攻占北峰后,敌人处于四面绝境与气氛恐慌的情形下,不应再采取谈判方式,应该下命令限期缴械投降,除保证生命外,再不能有任何条件。
  四,大荔派来的代表与韩签订的“和平公约”,尤其是跑入敌警戒线以内,完全同意韩提出的各项条件,是丧失阶级立场、向敌人投降示弱、没有气节的无原则表现。
  五,韩子佩下山后,大荔没把他当俘虏看待,不予关押。我们的态度不明,增加了韩的嚣张气焰,使群众对我发生怀疑。
  六,韩子佩在华山杀死军管会派去做工作的我方张道远,逼死一男一女,抢劫粮食、金银物件、古物,应该处理,杀人凶手需招集群众公审惩办,抢劫华山物资,应由缴获韩匪物资中赔偿道人、群众的损失,并召开群众大会,揭露韩匪的罪行,表白我们的态度。韩子佩应交群众公开清算处理,和平不能承认,对韩匪应和普通俘虏一样看待。
  这份报告中,还提到王夕文把韩子佩的一把漂亮的勃朗宁手枪拿走了,怎么要他都不肯给。
  7月25日,西北军区副司令员王维舟带电影队上华山补拍智取华山的纪录片,当时,韩子佩还曾带着老婆上山配合拍摄。没想到,此后风云突变,韩子佩被抓了起来,并且被判刑五年。韩子佩不服,两次试图越狱。1950年1月17日,他被政府镇压。
  许多年之后,人们更倾向于认为,华山以和平的方式解放,既避免了进一步的生灵涂炭,又保护了华山景区的植被与古建筑,应该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6月下旬,大荔军分区在华阴召开庆功大会,王维舟宣读嘉奖令,刘吉尧被授予特级战斗英雄称号,王银生、孟俊甫等七人被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刘吉尧等人随后还参与了路东总队对逃回华阴的国民党保六旅残部的战斗,将副旅长姜秉公击毙。
  因为智取华山立了功,孟俊甫被任命为大荔军分区第三科的副科长。可是,孟俊甫并没有到任,而是待在家里不愿回部队。从此,孟俊甫就变成了老家的一个农民。乡里人敬重他,让他当农业社的干部,他不当;最后,让他当了个饲养员。起初,孟俊甫对农业社很有热情。可后来,随着集体生产的状况越来越糟,特别是人民公社、大跃进瞎折腾,他就越来越看不惯。再后来,有人饿死,当然,牲口也有饿死的。有回死了牲口,孟俊甫跟人说:“不是我喂死了牛,你们能吃到牛肉?”结果,他被打成了“四类分子”。尽管如此,他这人仍然管不住自己的嘴。公开场合不敢说,私下里,仍然牢骚满腹,喜欢表达他的“反动思想”。1970年3月一天,孟俊甫听说第二天要逮捕他,当晚悬梁自尽,死时65岁。他死后,革委会宣布,不准亲属哭泣悼念,不准贴白对联,不准乡邻帮忙治丧送葬,不准把他葬入祖坟,坟墓也不得占用耕地,并且召开了声讨会,声讨孟俊甫生前的罪行。
  后来,许多年里,智取华山的七勇士里,都不再提他的名字,到他这儿,就一个“等”字。别说他,就是刘文蔚等人也没躲过“文化大革命”。国民党监狱里这样一个铮铮硬汉,终被打成“大叛徒”再次入狱。1976年12月,刘文蔚含冤死去。两年后,中共中央发文,为“六十一人叛徒案”平反,刘文蔚才算恢复了清名。
  编辑:郑宾 393758162@qq.com

本文来源:http://www.acandnoa.com/zs/58088/

好论文网 www.acandnoa.com

Copyright © 2002-2019 domain.com 广东快乐十分选二计划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