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知识百科 > 长空雄鹰 电影_血祭长空雄鹰谱

长空雄鹰 电影_血祭长空雄鹰谱

来源:知识百科 时间:2019-04-30 点击: 推荐访问:长空雄鹰

【www.acandnoa.com--知识百科】

60年前的1945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全民族的团结奋战下,伟大的抗日战争取得了胜利。在这场战争中,几百万中国军人血洒疆场,写下了一曲不屈不挠的民族解放圣歌。而在这其中,有一群人在极其特殊的条件下,以数量和质量上的绝对劣势,与强大的敌人做着殊死的搏斗。这一群人中,不仅有上万名中华民族的热血青年,而且还有来自苏联和美国不同国度的“志愿军人”。他们可以说组成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在中国战场上最早的“盟军”,而这特殊的盟军,就是奋战在正面战场上的中国空军。
  
  “8?14”打出空军节
  
  抗战之初,统治着中国天空的,举目可见皆是涂着日本国旗的日军战机。而在中国的天空上,中国自己的飞机却难觅踪影。这也难怪,当时入侵中国的日本空军有10个联队,上千架飞机,而中国总共也不过只有300架战机,其中三分之一还飞不起来。然而,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1937年8月14日,弱小的中国空军却硬是写下了自己的奇迹。
  这一天大雨如注,在杭州笕桥机场上,一个粗壮的年轻军官穿过雨幕,踏上了心爱的战机。这个人,就是后来威名大震的中国空军第四大队队长高志航。
  高志航原籍东北,是东北军中技术最好的飞行员之一。然而,在不抵抗政策的影响下,“9?18”那个令人难忘的泣血之日,他连飞机都没上就挥泪告别了白山黑水,流浪到大江南北。找小鬼子报仇,给狂妄的日本空军以教训,高志航胸中早就憋了一口闷气。而今,这一天终于来到了。
  这天上午,有情报说,日军精锐之木更津航空队13架重型轰炸机,在一大队战斗机的掩护下,已从台湾新竹机场起飞,目标是美丽的杭州城。时近正午,大雨渐停,高志航一声令下,四大队二十多名飞行员钻进机舱,拉杆起飞,在云层中完成战斗编队,时刻准备着给日本空军以致命一击。
  很快,高志航便发现了目标。狂妄的木更津航空队,早已视中国空军为无物,竟然脱离战斗机掩护,以轰炸机编队直扑杭城而来。面对狂傲之敌,高志航从容镇定,命令各编组协同作战,互相掩护,而后一按机头,飞机直扑一架94式轰炸机而去,其势之猛,迅如闪电。当日机发觉有人要打它的主意时,竟连一个逃窜的动作都未做出,便在一串枪弹打击下化作空中烟花。
  这一仗,不仅高志航个人旗开得胜,而且整个大队取得击落6架敌机,而自己无一伤亡的战绩。就是这个6比0,一时间传颂全国,鼓舞人心。不久,国民政府便把这个有纪念意义的一天,定为中国空军节。
  
  苏联航空“志愿军”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年代,苏联向我国提供了大笔的贷款和物资。据统计,仅在1937和1938两年间,苏联就向中国提供了上千架作战飞机,同时也派来了大批的空军顾问和飞行教官。苏军志愿航空队轰炸机大队的大队长库里申科,就是其中最突出的一位。
  库里申科和他的飞行大队,是在规模空前的武汉保卫战期间来到中国的。最初,他的工作是培训中国飞行员。然而,随着战事日益残酷的发展,库里申科决心亲自上蓝天去会一会不可一世的日本空军。于是,从八月初开始,库里申科带领着由中苏两国飞行员混合编队的轰炸机大队,将成吨成吨的复仇炸弹,倾泻到日军停满战机的机场和长江航道来往穿梭的日舰上,同时也不失时机地轰炸了日军的重兵集结之地。一时间,中国轰炸机成了日本几十万陆海空军的噩耗,也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1938年8月13日,中国空军节的前夜,连日出战,早已疲惫不堪的库里申科再次从梦中醒来,叫醒全体队员,走向装填整齐的战机,趁着夜色飞上蓝天,飞向战场。然而就在这一天,一直与幸运相伴的库里申科大队,却遭到了数倍于己的日本轰炸机大队的包围和袭击。库里申科驾驶着笨重的轰炸机,顽强地和机动性远高于己的日本梅式战机反复周旋。先用机枪把一架梅式飞机打得空中开花,然后又在座机多处受伤的情况下,把炸弹扔向日军阵地,直到眼看着日军阵地上烟火四起,这才猛地拉起飞机,冷静地摆脱重围,飞向西方。库里申科受伤的飞机进入四川万县一带,急于寻找一处可以停留的机场。然而他发现,周围几百里内,航空业极其落后的中国,根本就没给他和他的战机留有喘息之地。为了尽量保存飞机的完整,库里申科在通知轰炸投弹手和机枪射击手准备逃生后,毅然选择将飞机开进长江水中。两位战友安然脱险了,库里申科心爱的战机在一日后也被完整地打捞上来,但库里申科自己却永远长眠在长江的波涛中。
  根据史料记载,仅1937到1938两年间,就有100多名苏联空军飞行员,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血洒长空。与此同时,他们也一次次创造了辉煌的战绩:
  1938年2月23日,苏联航空志愿军远征台北松山机场,炸毁日机18架。
  1938年武汉大会战期间,中苏空军合计击落日机49架。炸毁日本军舰十多艘……
  对于这些来自异国他乡的友人和英雄,当时担任国民政府军委会宣传厅厅长的郭沫若的评价,也许是最正确最具代表性的:“他们生活艰苦,遵守纪律……很少有人知道,在抗战初期,苏联空军志愿人员为我们做出多大贡献。特别是在武汉保卫战期间,他们不惜用生命保卫着我们的土地。”
  
  “空中霸王”的末日
  
  1938年2月18日,日本海军航空兵第26联队,在一阵紧张兴奋之中再次出征了。18架战斗机36架轰炸机,分上中下三层,成菱形重叠式编队,直扑南昌而来。飞在最高也是最前面的,便是号称日本海军航空兵“四大天王”之首的“空中霸王”南乡茂章大尉。
  对华战争之初,像南乡这样的王牌飞行员,根本就没把中国空军放在眼里。可是,随着佐贺、木更津等航空队被中国人打得落花流水,这才提起了南乡这个“王中王”级的飞行员对中国空军作战的兴趣。今天,就是南乡首次在华起飞作战。
  飞机沿着一条大河逆云穿雾,急速而过,眼看就要到达南昌上空。这时,让南乡茂章根本料想不到的是,10分钟之前,就在不远处的青云浦机场上,中苏空军联合编队,在中国空军第3大队队长罗英德和苏联志愿航空队大队长勃尔盖维森斯基的带领下,起飞升空,隐藏在云层上方,等待着南乡机队的光临。
  南乡机群的首批轰炸机飞临南昌上空,一个俯冲,便有成串炸弹倾泻而下。于是,地面起火,爆炸声声,南乡悠闲地欣赏着这些“杰作”,也在斜着眼看看有没有什么中国空军的战机。就在一犹豫间,他便发现大约30余架苏式战机,从空中压了过来。南乡一个拉升,甩开背后的中苏战机,同时也甩开了自己的机群。这时的南乡已完全进入亢奋状态,他在努力寻找着,寻找对方领头的战机。他知道,只有击落敌方带队长机,才能打压对方士气,也才能显示他南乡的本领。终于,勃尔盖维森斯基的蓝眼睛高鼻梁在他面前一闪而过,凭经验,他断定这便是苏联空军的头儿。于是,他悄悄跟在这架E-16战机后面,稳稳地套入光环,只要手指一搂……就在此紧要关头,突然“咚咚”一串炮响,来不及再作推想的南乡茂章的座机已被打成碎片。回过神来的勃尔盖维森斯基回头一看,原来是罗英德大队长及时赶到,使他逃过一劫。
  南乡殒命,给日本空军造成极大恐慌。不久,“四大天王”中的另外三个,也悉数消失在中苏空军的炮火之下。
  
  “天长节”送给日本天皇的厚礼
  
  1938年4月21日,一条意外消息惊动了航空委员会主任钱大钧,也惊动了最高长官蒋介石。这天上午,中国空军在孝感前线机场上空击落一架日本飞机,检查飞机残骸时竟发现,死者肩扛金质领章,身上还带有数份机密文件。战场击毙日本空军将领,这已经是重大新闻,而那机密文件所含内容就更让人重视了。原来,4月29日是日本天皇寿诞,又叫“天长节”。为了给天皇送上特大寿礼,日本空军和海军航空兵计划在这一天,以超大规模空袭武汉,而这位空军少将就是亲临前线侦察以求慎重的。
  
  军情火急,为了应对日军这一计划,钱大钧一方面向老蒋汇报,另一方面急召中苏空军,从战区其他各机场急飞武汉及周围邻近机场,以做统一部署。
  到了4月29日这天,樱花盛开的东京披上了节日的盛装,“君之代”的歌声响彻全市。代代木阅兵场上,日本陆海空三军仪仗队更是早早奏响了欢快的乐曲,静候天皇检阅威武的皇军。
  与此同时,在中国武汉,随着日本空军首批72架轰炸机和36架战斗机飞临江城上空,一刹那间,70架中苏空军混合编队的战机凌空而起,迅速占领有利空间。一时间,炮火纷飞,战机穿梭,见过世面的武汉人也从没见过如此规模宏大、壮观激烈的现代大空战。武汉人民置生死于度外,上百万军民出现在街头,出现在江边,出现在无遮无拦的高楼顶上,为我军助战。这是有史以来中国空军对侵略者最猛烈的反击,最英勇的抗争。
  飞在最前面,冲在最前线的是曾经涌现出高志航、李桂丹等空中英雄的第4大队。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新任大队长毛瀛初带领僚机陈怀民和刘宗武,率先扑向日本空军号称无敌“骄子”的佐世保航空队,几个俯冲、拉高、斜刺穿插,终于套住一架日本驱逐机,一扣扳机,日机顿时变作一团火球。
  就在毛大队长追逐日机的同时,陈怀民却被5架日机团团围住。陈怀民明白,我方4大队9架飞机所面对的是日军王牌佐世保航空队的27架飞机。只有自己多吸引一些敌机,大队长他们才更有可能打击敌人。现在敌人围了上来,那我就来他个虎穴掏心。作为一个已经有过多次战斗经历,击落过5架日机的飞行员,他深知两军相逢勇者胜的道理。陈怀民无所畏惧,迎面撞向一架敌机。就在两机即将相撞的瞬间,敌人害怕了,一个急转舵企图逃脱,却被陈怀民一串炮弹将其打翻。但也就在此同时,陈怀民的飞机猛地一震,他的胸口也流出了鲜血。敌人从背后下手了。
  “5号、5号,你负伤了,快跳伞,我掩护。”耳朵里传来毛大队长的声音,陈怀民努力想拉起飞机,但机身已不听调遣。陈怀民正想跳伞,恰巧一架敌机从背后高速飞来,就在那一瞬间,人们不知道陈怀民想到了什么,却只见两架飞机“咚”的一声撞到一起,空中开花,同时坠向滔滔大江。
  就在第4大队艰苦鏖战的时候,中国空军第3大队即时赶到,苏联空军志愿大队也从高空猛扑而下。战场实力对比的天平立即转向。在陈怀民壮举的激励下,中苏空军越战越勇,不到30分钟就取得了击落敌机21架、击伤10余架,而我方仅损失2架、受伤3架的辉煌战果,剩下的日本飞机狼狈逃窜。
  就在日机相继逃离武汉的同时,东京代代木阅兵场上,军部的高官们正在等待着远方的捷报,以期让尊贵的天皇高兴起来。可是,当消息到来后,他们却一个个成了哑巴,谁也不敢把这“硕大”的“寿礼”献给天皇。
  
  陈纳德的“飞虎队”
  
  与苏联航空“志愿军”实际上是受国家派遣不同的是,美国人陈纳德和他的飞行队,最起码在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前,那可是真正的“志愿军”。
  1937年5月,退休空军上尉47岁的陈纳德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只是作为受中方聘请的顾问和教官。他的护照在“职业”一栏上填写的,甚至是“农民”。然而,随即爆发的中日战争,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本来只计划逗留三个月的他,面对日军的狂轰滥炸,毅然向蒋介石发报,“愿以任何适当的方式为中国效劳”。随即,在8月开始的淞沪会战中,陈纳德组织了在中国战场上第一个出现的“目标中队”。由他个人雇佣的4名法国人、3名美国人、3名荷兰人和1名德国人,外加6名仅存的中国轰炸机飞行员,以10多架飞机为编队,轰炸了日军的弹药库。也就在这一次,日军觉察到了中国空军当中有美国人,于是照会美国政府,要求在华美军人员立即离境。美国国务院要求陈纳德按日本要求照办,并威胁要逮捕他。但一腔热血的陈纳德却拒不理睬,并按照蒋介石和宋美龄的要求,转到昆明开办航空学校,为中国培训自己的飞行员。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政府意识到了陈纳德的价值。这一次,陈纳德受美国政府的军方之请,名正言顺地回到美国,组织起110名飞行员、150名机械师和医生组成的飞行队,来到中国战场。1941年12月30日,这批机头上画着狰狞的鲨鱼头,清一色P-40战斗机的飞行队,出现在已经很久未在空中见到对手的日本飞行员面前。首次空战,就将10架空袭昆明的日机报销6架,另外3架中途坠毁,只有1架侥幸逃生,而自己则无一受损。这一胜利,使当地军民兴奋异常。目睹了空战的人们,情不自禁地称赞陈纳德的飞行队为“飞虎队”。从此,“飞虎队”也正式成为这支飞行队的代号。
  1943年2月3日,陈纳德正式受命为美军驻华指挥官,军衔由上尉而一跃晋升为准将。而此后他所面临的另一个艰巨任务,就是开辟穿越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的“驼峰”飞行任务。

本文来源:http://www.acandnoa.com/zs/58209/

好论文网 www.acandnoa.com

Copyright © 2002-2019 domain.com 广东快乐十分选二计划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