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知识百科 > 盱眙灭门杀人案|江苏盱眙灭门案

盱眙灭门杀人案|江苏盱眙灭门案

来源:知识百科 时间:2019-04-30 点击: 推荐访问:盱眙灭门杀人案

【www.acandnoa.com--知识百科】

寂静村落惊现灭门案   2011年9月4日晚8点,江苏省盱眙县桂五镇桂五村村民王成珍坐卧不安,远房堂侄李建锋已不下十次打来电话,要找王成珍的二弟王成献,商量建筑工地上的事,这方面王成献有经验。
  李建锋在电话里说:“老叔,我找不到二叔(王成献)了,我昆龙哥(王成献儿子)和建斌哥(王成献女婿)一个个地都问过了,都说没见人影,只有找你想办法了。他不会有什么事吧,平时他有事都是来找你……”
  王成珍搁下电话,跑到隔壁叫来儿子王久海,赶往王成献家。
  王成献家家门紧闭,门上有锁,里面一片死寂。右侧隔壁李孝中家同样一片黑暗,门也锁着。王成珍和儿子敲开王成献左边隔一户的邻居赵龙昌家。赵龙昌今年74岁,和72岁的妻子住在此地十多年。这个名叫乱郢的地方,其实总共也就七户人家,近些年陆续搬走一些住户,剩下也就赵龙昌、王成献和李孝中三户人家了。
  赵龙昌和王成珍一起来到王家门口,赵龙昌用手电筒照里面。
  “爸,出事了。”王久海打开二叔睡房铝合金窗户,看到二叔躺倒在门框边,二婶和他们的孙女王思琰东倒西歪地躺在床上。
  此时,盱眙警方也刚刚接到远在200公里外的扬州警方报告:杀死七人的凶手郑鲁已在扬州市公安局新城西区分局新盛派出所投案自首。
  王成献家和李家大门被打开,血腥味遍布庭院。王成献家前庭院最左则的边房里,55岁的王成献与54岁的妻子李中林还有七岁的孙女王思琰倒在血泊中,已气绝身亡。
  王成献家后庭院左侧的房间被翻乱,此房间是王成献儿子王昆龙住的,门锁和王成献房的门锁一样,是被先踢,后用刀劈开。
  李孝中家三间房,血流一地,46岁的李孝中与46岁的妻子杨素桃在同一个房间里被刀刺死。另一间房内,杨素桃73岁的老娘李志兰被刺中胸部身亡,还有一间房里,杨素桃22岁的女儿陈珊珊被刺中胸部身亡,陈珊珊怀孕八个多月,肚子里是一对双胞胎男婴,亦同时死亡。李孝中与杨素桃是再婚,李孝中早年妻子去世,去年二月他与同县的杨素桃成亲。
  凶手郑鲁为何如此手段残忍一气杀死七人九命?从现场勘查和死者亲属提供的线索分析,极有可能的是,凶手寻找的杀人目标尚未出现?凶手的对象应该是王成献的儿子王昆龙和其情人夏水清,即郑鲁之妻,但两人已很久没有出现在家中。
  郑鲁落网后向警方供述,他原本要杀害的对象正是王昆龙和夏水清。32岁的郑鲁是江苏连云港灌云县伊山镇郑庄村人,他和小他七岁的王昆龙原本是亲如兄弟的朋友,两人2009年因犯事被抓入狱。夏水清是郑鲁的妻子,今年26岁。他和夏水清生育一儿一女,女儿八岁,儿子四岁。
  
  狱中重托成悔恨
  生于1979年4月4日的郑鲁,自小性格独特,顽皮聪明。高中毕业后考上当地一所职业高专,学计算机,但很快便没了兴趣。
  2004年秋天,郑鲁在回老家灌云县的火车上认识了王昆龙。王昆龙长得帅,头脑相当活络,拿着一份报纸在看,边看边读出了声,脸上的表情还相当的兴奋。郑鲁听到王在读的词里面是“盱眙”和“古遗址、古墓葬”等。就问王在看什么,这么兴奋?王昆龙转过头,“哦,我在了解家乡的文化历史。我的老家就在盱眙。”两个人聊得很多,聊到赚钱时,王昆龙盯着郑鲁突然说:“大哥,我守着金土地却不知道怎么赚钱?你经验多,帮我出出主意,我们联手赚些钱。”郑鲁明白了王昆龙的意思,“你的意思是去挖那个东西。”
  比起那些在河南和西安等地的盗墓高手,郑鲁和王昆龙只是两只“菜鸟”。两人在盱眙和扬州开始踩点,一直没成功。直到2007年10月,情况有了进展。
  他们在一天深夜,来到扬州的一座山上。郑鲁在上山时拉着一根藤条,结果没拉紧,不慎摔落,王昆龙眼明手快,伸手抓住郑鲁的身子,两人同时跌落,幸好王昆龙伸手一挡,郑鲁伤得不重,但左脚脖子歪了。
  两个多月里,郑鲁躺在盱眙出租房里的床上。王昆龙天天围在郑鲁身边转悠,郑鲁感激不尽。“兄弟,这摔伤的事,我父母和老婆都不知道,不想让他们为我操心。你对我最好,兄弟情深,我拿什么来感谢你啊!”王昆龙听了也激动,连说,“小弟应该的,跟着大哥你走,小弟我无怨无悔。”那天两人说到动情处,喝下两瓶白酒,涕泪交加。
  期间,郑鲁的妻子夏水清过来,郑鲁郑重向夏水清介绍王昆龙,称王是“生死之交的兄弟,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他”!夏水清这才拿正眼瞧了瞧王昆龙,并表示出对王的感激之情。王昆龙一声“嫂子,你好”后满脸通红。
  2009年9月,两人再次“出山”,这一次两人以为稳操胜券,他们随身携带的已不是原来的那种著名的“洛阳铲”,而是道上最新式的“泥铲”,使用起更方便。但出师不利,墓还没挖到什么,即被警察逮个正着。轮番审讯中,郑鲁一再强调,“他(王昆龙)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跟着我瞎混,他还小,你们不要为难他啊,都是我一个人干的。”最终,王昆龙获释,郑鲁被行刑事拘留。
  郑鲁最终获罪判处有期徒刑11个月。2009年11月,王昆龙探监。郑鲁对王昆龙说,他两个孩子有爷爷奶奶管着,他放心不下的是妻子夏水清。
  王昆龙听到夏水清的名字,脸上掠过一丝不安。郑鲁希望王昆龙能有时间多去关心下他的妻子和家人。王昆龙说:“兄弟的事就是我的事,大哥,这是嫂子给你带来的,有你喜欢吃的核桃粉和香蕉干。”郑鲁稍稍愣了下,但他没有多想。结束会见,王昆龙全身上下冒汗,他心虚,他已不止一次地去过郑鲁在灌云县的家,每一次见到夏水清,都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夏水清比王昆龙大一岁,两人常常聊到深夜,夏水清和两个孩子同睡,王昆龙则在另一间屋子睡。
  2010年2月底,王昆龙又一次前往夏水清家。两个孩子去了爷爷奶奶家。夏水清依旧留王昆龙吃饭,两人聊起了各自的家乡,王昆龙喝醉了酒,躺倒在沙发上。夏水清有些犹豫,这么晚,两个孩子又不在,王昆龙住在家里是否合适?突然,她的腿被一双手拽住了,王昆龙把夏水清拖到了沙发上。“你不能这样,昆龙,你眼里还有没有你大哥,不能乱来。”夏水清一把将王昆龙的手甩开。王昆龙发疯似的继续拖着夏水清,脸上的表情像是在哀求。夏水清知道王昆龙喝醉了,但他手劲很大,任凭她如何叫唤,王昆龙就是不放手。夏水清倒在沙发上。“大哥不在啊,他希望我好好照顾你……”“放屁,你还是人吗,你大哥他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你要小心,你这样对我。”夏水清还在反抗,但已无力。
  一语成谶。夏水清的话在一年半后得到“印证”。
  罪恶的根源从王昆龙心里想着要去“照顾”嫂子夏水清时就已开始。
  一天,王昆龙把夏水清带到了家中。父亲王成献得知他们的关系,劝说儿子别做这样的事。王昆龙不把父母放在眼里,在镇上与夏水清招摇过市。但半年不到,两人奇迹般地消失了。
  因为这年的九月,郑鲁出狱了。
  
  无辜家人命丧屠刀
  郑鲁出狱后直接来到王昆龙的家。王昆龙为他接风洗尘。之后,夏水清也赶了过来。晚餐时,郑鲁的一些细微的想法得到证实,夏水清和王昆龙在他面前的表情有些怪异。郑鲁瞧着这一切,什么都明白了,他把自己灌醉,一把拉住王的手说:“兄弟,哥对你咋样?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哥的事,你说?”“大哥,你对小弟恩重如山,小弟一世不忘,没有啊!”“哥今天把话撂在这里,没有就好,有的话,别怪哥杀人。”
  次日清晨五点,他没有与王昆龙和王家父母打声招呼,拽上夏水清走了。王昆龙醒来发现郑鲁不见,电话拨过去,郑鲁不接。
  郑鲁后来发现,他和夏水清已回不到过去的时光。几天后,夏水清说要回娘家看看,让郑鲁不用一起去。夏水清离开后,直到惊天血案发生,她再也没有回过家。
  夏水清从灌云县出来,直接去盱眙县找王昆龙。王昆龙妻子李彩霞此时已伤心地回了徐州娘家,直到2011年9月5日上午,得知他们刚刚在读小学一年级的女儿王思琰与爷爷奶奶一起身亡后,李才匆匆赶到盱眙。
  郑鲁再次出现在盱眙县桂五镇乱郢自然村,是在今年三月的一天。此前他已无数次地上扬州和浙江台州、温州等地寻找王昆龙和夏水清的踪影,他给两人发信息、拨打电话,都石沉大海。
  “你们一定要把他交出来,朋友一场,他这样做还是人吗?”郑鲁站在王昆龙家门口,对王昆龙父亲王成献这样说。一对老人也无奈,他们告诉郑鲁,很多亲戚家从一开始就对夏水清的出现表示反感,他们多次对王昆龙进行批评。郑鲁一脸杀气表示,下次再来没这么好说话了。
  2011年8月13日中午,郑鲁又一次来到王成献的家。这回他带着一把长30多公分的马刀,进屋就扔在了桌子上。王成献赶紧给王昆龙打电话,但对方关机。郑鲁等到天黑,冲到院子里对着一直在叫唤的大黄狗一阵砍杀。大黄狗在王家十多年,和王昆龙的关系最好。郑鲁用刀把死去的大黄狗一气劈成了两截。
  郑鲁没有离开盱眙,他躺在县城的小旅馆里,和他曾在浙江打工时结识的朋友刘玮打着电话,他说已快半年了也没见到那对狗男女,他要报仇。刘玮极力劝说郑鲁不要做傻事,他也在想办法帮助郑鲁。
  案发后,有消息传来,其实早在案发前几日,郑鲁趁着黑夜翻墙进入王成献家,并且就在后庭院王昆龙所住的房间睡过几个晚上,无人知晓,他在等待着王昆龙回家。自从发生了郑鲁杀狗事件后,王成献和老伴一起躲到了亲戚家暂住。数天后回到家中,他们以为风波过去。
  2011年9月3日晚10点20分,郑鲁从王成献家后庭院外的围墙翻入院子。他手里紧紧握着锋利的尖刀,首先来到王昆龙与夏水清住的房间,里面仍是空无一人。接着他就冲到了前庭院王成献居住的房间门口,他死命地踢着门。王成献和老伴起床顶着门不开,并且移来桌子凳子顶住门。郑鲁用刀劈门,闯入房间,砍刺乱作一气。王成献和老伴李中林还有七岁的王昆龙女儿王思琰被杀死。
  大约在晚上11点20分,紧挨着住在王成献家右侧隔壁的李孝中听到了声音。郑鲁冲进李家院子,李认出了来人是郑鲁,感觉大事不好,赶快往家中跑,边跑边喊家人起来逃生。郑鲁一刀刺了过去,李孝中被刺倒在地,郑鲁迅速窜入李孝中的房间,对着李妻杨素桃一阵砍杀。紧接着,挨着杨素桃睡在另一间房里的杨素桃73岁老母亲李志兰,此时身患脑血栓,当场惨遭杀害。22岁的陈珊珊怀孕八个多月,还没等她起床,郑鲁手一扬,尖刀刺了过去……可怜的陈珊珊,两天前刚从夫家浙江那边回娘家,前一天晚上,陈珊珊还和远在浙江的丈夫在电话里说:“孩子这两天在肚子里踢得厉害。”
  两家七人倒在血泊中。郑鲁没有马上离开庭院,他仍在屋子里等待着王昆龙回家。从9月4日凌晨零点一直等到傍晚六点多,19个小时里,他没离开过王成献的家。郑鲁把身上所有的烟抽完,随便翻找点东西填肚子。
  9月4日傍晚6点多,郑鲁逃离凶案现场,夜色下,他打的来到扬州。在扬州他找寻当时他与王昆龙在此去过的每一个角落,没结果。9月4日晚上9点,郑鲁走进位于扬州市京华城路的扬州市公安局新城西区分局新盛派出所。
  “我杀人了,杀了七个人,好像还有个孕妇。”
  警察边把郑鲁带到审讯室,边问他。郑鲁说在盱眙县桂五镇。扬州警察立即联系盱眙警方。盱眙警察称尚不知具体情况,但那边一干人数辆警车已开赴案发地盱眙县桂五镇乱郢自然村。
  9月5日上午,郑鲁被盱眙警方押回。
  此案在江苏盱眙、灌云两地引起强烈反响,人们在痛骂郑鲁这个杀人恶魔的同时,也纷纷谴责王昆龙不讲道义,违背做人最起码的准则,也为郑鲁交错了朋友而惋惜。其实追根溯源,郑鲁讲义气似乎没错,但他的这个把义字当头,而把法律放在一边于不顾的行为,其实恰好助长了王昆龙此类心术不正之人的邪恶之气上升。郑鲁寻仇过激,因为最信任的哥们和最亲的妻子同时背叛自己,情何以堪?疯狂让他走上了不归路,究竟是谁的错?血案再一次告诫人们,道义如果离开了道德规范,就会变成杀人的恶魔。不慎之交友而又轻信朋友的承诺,价值几何?
  王昆龙在失去父母和众亲人之后,痛不欲生之时,已无脸再见江东父老。他偏离道德的底线付出沉重代价,今后的日子将何去何从?这极其惨痛的一课,他将一生为此痛悔不堪!
  (文中王昆龙和夏水清两人系化名)
  编辑:程新友jcfycxy@sina.com

本文来源:http://www.acandnoa.com/zs/58212/

好论文网 www.acandnoa.com

Copyright © 2002-2019 domain.com 广东快乐十分选二计划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