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知识百科 > 反贪风暴3|廉政风暴震撼绍兴

反贪风暴3|廉政风暴震撼绍兴

来源:知识百科 时间:2019-04-30 点击: 推荐访问:廉政风暴

【www.acandnoa.com--知识百科】

近两三年来,有关绍兴市领导干部的腐败案件接连不断,就象是多米诺骨牌被推动了第一张牌,便张张紧跟跌落,从绍兴市委的范雪坎、蒋永舟、王金良到下属的上虞市委班子的任其良、严永泰、张吉太,再到今年9月12日,刚宣布被开除党籍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的绍兴市委书记、浙江省政府秘书长冯顺桥,廉政风暴震撼了绍兴政坛,更震动了为官者的神经。
  
  近段时间以来,有关浙江省绍兴市原任或前任领导腐败案件的报道陆续出现在全国各大媒体上:绍兴市副市长谢卫得因受贿百万被拘,绍兴市原市委书记、浙江省政府秘书长冯顺桥因受贿问题被开除党籍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有关绍兴市领导干部的腐败案件接连不断。而事实上,这只是多米诺骨牌的一部分,许多案件还在不断地深挖细查。近两三年来,发自绍兴的大要案没有间断过。这对经济相对发达、社会文明程度较高的绍兴古城来说,无异为一场惊心动魄的廉政风暴。
  
  重量级官员频落马
  警示教育边抓边犯
  
  市委书记冯顺桥、市委副书记范雪坎、副市长谢卫星,都曾是绍兴的重量级高官。谁能想到,这些曾经在绍兴风光一时的高官都纷纷倒了下去。
  
  2004年5月,绍兴市委书记冯顺桥升任浙江省政府秘书长。尽管职级仍是正厅,但毕竟是省政府的领导,而且相当于候补副省长。通常在这个位置上,升任副省只是个时间问题。
  冯顺桥走后,原市长接任市委书记。这位新上任的市委书记很想大干一番,把绍兴的党风廉政建设和经济社会建设都推上一个新台阶。孰料,就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内,绍兴市的几个重量级干部纷纷落马。不迟不早,恰恰就在他的任上,实在让人痛心。
  2005年秋,时任绍兴市委副书记的范雪坎、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蒋永舟被“两规”,并于年底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
  范雪坎和蒋永舟都被新昌的案件牵连出来,因为他们俩政治生涯都始于新昌。
  范雪坎生于1956年12月,曾担任新昌县委副书记,新昌县副县长、县长,新昌县委书记,后升任绍兴市副市长,绍兴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等职。经查明,范雪坎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企业改制、有关干部人事调整、相关企业的发展等方面谋取利益。先后收受四家企业给予的钱款共计折合人民币339万余元及名牌手表4块。2006年8月,范雪坎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
  蒋永舟曾担任新昌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新昌县委副书记,后调任绍兴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经查明,蒋利用其分管干部人事、组织等工作的职务便利,为浙江新和成股份有限公司等企业谋取利益或承诺为其谋取利益,非法收受或索取财物共计人民币14万元、美金2万元、港币8万元及价值人民币18.44万元的购物卡(券)、银行卡、金条、纪念币、手表和钻石戒指等物。2006年7月被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万元。
  这两起大案的发生,给绍兴市委的廉政建设以很大打击。特别是范雪坎,身为绍兴市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在绍兴政坛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更让人痛心的是,他还以家谱为据自称是宋代清官范仲淹的后裔。“先天下之忧而忧”的范仲淹在绍兴为官只一年多,但政绩卓著,关心人民疾苦。离任时,越州人民为了纪念他,建起了“希范亭”,还在郡前立了一座牌坊,坊上题镌着“百代师表”四个大字。范雪坎任绍兴市委书记后,还重建了荒废的希范亭,并在范仲淹廉政思想等诸多会议上出面。孰料不久之后,这位范氏后裔竟然因受贿而丢了官。
  绍兴市委主要领导认为应该借这些腐败案件好好抓一抓党风廉政建设。为此,决定在绍兴市用一年时间抓警示教育。2006年3月开始,绍兴市广泛深入开展学习党章,铭记“三个告诫”、算好“三本账”专题警示教育活动。时任绍兴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王金良表现活跃,经常带着绍兴市警示教育督查组来到绍兴所属的各县市区督查教育活动的开展情况。
  警示教育活动开始后,绍兴市组织了廉政格言警句征集、廉政书画创作、廉政好故事评选、党章知识竞赛、执政为民大讨论以及廉政人物推荐等十几种丰富多彩的教育活动。绍兴市委书记亲自在专题警示教育大会上与干部们拉家常,他将腐败的政治影响账、经济成本账、个人信誉账、家庭幸福账、身心健康账等,一笔一笔仔仔细细地算给领导干部们听。为了让领导干部们印象深刻,绍兴市委还组织全市领导干部分期分批前往监狱,亲听因腐败落马的罪犯的忏悔,可谓用心良苦。
  然而,一些干部隐藏着的腐败问题并没有因为警示教育而自动消除,也没有人因此而主动投案自首。其中,绍兴下属的县级市上虞市的两位重量级领导干部的落马,打破了绍兴市委警示教育的完美计划。
  就在2006年秋,上虞市委副书记严永泰、上虞市委常委张吉太先后案发,并于年底被捕。经查,严永泰于1992年至2006年担任上虞市丰惠镇党委书记、上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上虞市委常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工程建设、土地出让、资金借贷、政策扶持、人事安排等方面为有关单位和个人谋取利益,先后65次非法收受相关人员所送的人民币合计118万余元、购物券1万元、美金1万余元。2007年9月被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2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5万元,没收非法所得上缴国库。严永泰在纪检机关调查时有检举他人违法犯罪的立功行为,被减轻处罚。
  张吉太曾先后担任上虞市小越镇党委书记、上虞市交通局局长及上虞市委常委、上虞市副市长等职务。在此期间,张吉太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现金人民币、银行礼仪存单、购物券合计价值人民币108.2万元,张吉太还与人两次赴澳门参与赌博,非法收受他人所送赌博筹码合计价值港币12万元。此外还查明,张在担任上虞市交通局党组书记、局长期间,未经局领导集体讨论,个人擅自决定以单位名义,先后多次将国有资金合计1690万元出借,从中收受现金、礼仪存单等。2007年9月,张被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2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5万元。
  
  台上抓廉政有一套
  台下收贿赂不含糊
  
  范雪坎、蒋永舟、严永泰、张吉太等一批贪官的落马给绍兴市的党风廉政建设带来了很大的被动。如果说有什么贡献的话,那就是继续给当地的警示教育以生动和鲜活的教材。
  只是,反面教材不一定能够起到应有的警戒作用。甚至,有的领导干部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在台上抓廉政教育是一副大义凛然的严肃面孔,在台下收受贿赂又是一副权钱交易的贪婪面孔。
  2006年蒋永舟在任绍兴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时,曾带着警示教育督查组在全市各地巡回检查时所表现的那样,到一个地方就讲警示教育的重要性,要求各级领导干部深刻吸取反面教训,可不久之后,自己也被“两规”了进去,成为新的反面教材。
  正当人们还在讥讽蒋永舟的两面性时,与蒋永舟一样大玩两面手法的新的贪官又陆续暴露在人们眼前。
  其中最典型的代表,便是上虞市委原书记的任其良。
  由于2007年初适逢换届选举,时任上虞市委书记的任其良被确定为绍兴市副市长人选,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将在换届选举中当选为副厅级领导干部。与其他即将提任的领导干部一样,在换届选举之前,他被过渡性地任命为绍兴市委副秘书长,等候着选举后换岗。
  2006年12月5日,在欢送任其良离开上虞的干部大会上,时任绍兴市委副书记顾秋麟在上虞市领导干部会议上代表绍兴市委对任其良在上虞近7年的工作评价时说:“任其良同志思想政治素质好,组织观念、大局意识强,能自觉地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上级的决策部署,积极推动科学发展观在上虞的实践,工作思路清晰,善于把握工作重点,抓好工作落实,为推进上虞经济社会发展和现代化建设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作出了重要贡献。”
  不料,任其良调任绍兴市委副秘书长还不到一个月,便被省纪委“两规”,并于2007年1月就下发了免职文件。
  其实,不能怪组织上评价偏颇,任其良之类的领导干部伪装有术,也是个重要原因。现在大家都知道任其良是个贪官,是个腐败分子。可是,上虞当地的干部们也都知道,任其良在党风廉政建设上也非常重视,怎么看都像是个清官的样子。因为,他在这方面所作的讲话、批示、体会文章,实在是太深刻、太精彩、太感人了。
  2004年,浙江省纪委拍摄了一部《厅(局)、县(处)级领导干部腐败案件警示录》,选择了近几年浙江省查处的12名原厅(局)、县(处)级干部和3名领导干部配偶的违法违纪案件,进行了集中、深入的剖析,旨在希望领导干部从中吸取的教训。上虞市委书记任其良表现非常积极,他在观看了《警示录》后所写的体会文章中说:“前车之覆,后车之鉴。用鲜活、典型、具体的事例进行警示教育,必将使广大干部从一个个反面教材中吸取教训,进行深刻反省,提高防范意识,筑牢拒腐防变的思想道德防线,并自觉积极地与各种腐败现象作坚决的斗争。”
  2006年绍兴市开展警示教育活动中,任其良又在《上虞日报》上发表了题为《做好人当好官办好事――专题警示教育学习体会》的文章,指出要弄清“权力是谁给,掌权为了谁”,要“做好人、当好官、办好事”。
  经查,任其良在任期间,利用担任上虞市市长、市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多人在土地审批、项目承接和终止、公路改道、履约保证金退还、公司股权归属、项目建设、示范村资金划拨、政策优惠、土地出让拆迁、土地使用权转让中税费减免等方面谋取利益,多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54万多元。2007年9月,任其良因受贿罪被舟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万元,54万多元受贿赃款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同样不肯吸取教训的是,曾经与蒋永舟同为绍兴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王金良。和蒋永舟一样,作为绍兴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王金良也肩负重任,经常到处监督检查干部作风和警示教育情况。2006年8月,他还代表组织部在绍兴市直机关政工组工干部警示教育动员大会上发表讲话,要求增强警示教育的自觉性。
  可事实上,在蒋永舟案发后,他不仅没有收手,调任开化以后,竟然还继续收受贿赂。
  在2007年换届之际,他升任为开化县委书记。经查,王金良在任绍兴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开化县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工程建设、土地开发、股权转让、人事安排等方面为有关单位和个人谋取利益,先后50次非法收受相关人员所送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01.9万元。在浙江省纪委办案人员面前,他剖析自己的犯罪心理,说:“我心理不平衡。收了钱还觉得自己比人家不知要好多少、清廉多少。”2008年4月,王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20万元,没收非法所得上缴国库。
  
  反腐大案欲罢不能
  高官显要接二连三
  
  2008年9月12日,浙江省纪委新闻发言人称,浙江省委日前审议了浙江省纪委《关于冯顺桥违纪案的审查报告及处理意见》,决定给予浙江省政府秘书长冯顺桥开除党籍处分,对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今年5月15日,中共浙江省纪委对浙江省政府秘书长冯顺桥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检查。据查,冯顺桥利用担任上虞市市长、绍兴市市长、绍兴市市委书记等职务之便,为他人在职务提升等方面谋取利益,多次收受贿赂。此外,冯顺桥还犯有其他严重违反纪律的错误。
  冯顺桥案发于审计。2007年11月,国家审计署审计发现,绍兴交通投资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绍兴市甬金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30%股权转让给上海茂盛企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造成了3.06亿元以上的国有资产损失。此外,上海茂盛企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涉嫌以借款的名义抽逃注册资本金1.5亿,从2002年12月11日至2004年8月19日止,造成绍兴市甬金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1411.38万元利息损失。目前,涉及此事的部分官员已落网。其中,时任绍兴市交通局局长蔡继东于5月19日被浙江省检察院立案侦查,6月初被正式批捕。该局副局长张来兴于6月30日被浙江省检察院正式立案。茂盛集团董事长刘根山于6月初在上海被捕,目前关押在浙江省看守所。
  而刘根山的案发,则缘于家族企业的内讧。刘根山通过浙江绍兴交通局原局长蔡继东认识了绍兴市委原书记冯顺桥、浙江交通厅原厅长赵詹奇(已判刑)等浙江高官。“高攀”这些官员的效果立竿见影――刘根山获得了浙江多条高速公路的基建项目。近年来绍兴官员频频落马案发后,蔡继东也被绍兴纪检系统找去谈话。但最后并未发现蔡继东太大的问题,他侥幸得以全身而退。蔡继东却并没有引以为戒,而是在辞职后直接跳到刘根山手下的甬金高速公路杭州段担任董事长,年薪高达100万元。此地无银三百两!相关部门重新聚焦蔡继东和刘根山,随即便发现了蔡继东违规向评估单位打招呼,以及刘根山抽逃注册资本金的问题。2008年6月5日,刘根山因涉嫌抽逃绍兴甬金高速公司注册资本金被公安厅经侦总队刑拘。他变成了一颗“炸弹”,在浙江引发了一场更大的官场地震。
  刘根山凭着与某些官员的“攻守同盟”,才能度过数次劫难走到了今天。但真正让他天天如芒在背、并在关键时候给予他沉重打击的,却是那些数年来坚持不懈的举报信。祸起萧墙最难防!希望置他于死地的举报人竟然是他的亲妹夫。亲情阻止不了利益之刃的切割。刘根山与其亲妹夫郭应嘉你死我活的争斗,源于重庆一个价值数亿元的地产项目。
  这个地产项目最早是由郭应嘉联手安徽新禧共同开发。其后,郭应嘉将自己的股权转让给刘根山,但口头约定:在项目建成之后两人以3:7的比例分成利润。郭应嘉认为自己至少应该得到1亿元,但后来却一分钱也没拿到;而刘根山指责其妹夫“故意想借此敲一笔”。
  2003年的这场家族内讧,让郭应嘉心存怨恨。
  2004年初,一封关于刘根山涉嫌经济犯罪的举报信被广泛散发于人民银行、银监会、国内各大商业银行、公安部门、媒体乃至香港廉署、证券交易所等。举报信称,上海茂盛将修建大陆高速公路的项目贷款通过地下钱庄等非法手段,将大量贷款资金近30亿元人民币转移到境外,其中一部分资金收购了本已停牌的香港上市公司亚细安资源,将其改名为茂盛控股。而转移项目资金的做法直接导致其在大陆的贷款建设项目因缺少资金已陷于停工。因贷款主体即上海茂盛所控股的项目公司都有国有股成分,因此,举报信称上海茂盛此举涉及国有资产流失。
  此案曾经惊动了多个部门,对上海茂盛的关联企业开展了详细调查,各大贷款银行和监管部门也高度重视此案,并停止办理上海茂盛的各项贷款,让刘根山陷入了狼狈不堪之中。刘根山关于上市公司的如意算盘落空,这让刘根山资金更为紧张,只得将该上市公司出让给香港“永伦集团”。而据茂盛集团内部知情人士所说,在这几年刘根山陆续卖掉了5条公路以缓解资金紧张。
  刘根山自然恼怒万分。2004年7月,上海茂盛方面人员以郭应嘉“窃取公司执照印章”为由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2005年3月,上海茂盛再次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称郭应嘉“利用职务之便,大肆侵吞公司资产”,强烈要求公安机关“立即将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从严惩处”。此后,郭应嘉被重庆警方逮捕。
  这段家族恩怨最终以刘根山妹妹刘根喜跪地求饶而告终。3年后,因“合同诈骗”入狱的郭应嘉被刘根山花钱保了出来。但据知情人士透露,郭应嘉出狱后仍然怀恨在心,又开始搜集证据向相关部门举报,直至刘根山最终也被拘。
  冯顺桥于1957年生于上虞。1999年42周岁任绍兴市代市长、市长;2001年任绍兴市委书记;2004年47周岁任浙江省政府秘书长。
  据悉,2008年浙江省换届选举前,他被列为副省级高官的候选人。但在提名前被省纪委“双规”,人生的红地毯从此中断消失。
  2008年对绍兴来说,注定还是个多事之秋。与冯顺桥案件同时被干部群众频频提起的,还有绍兴市副市长谢卫星案。
  早在2004年绍兴的新闻媒体上,我们经常能够看到类似于“市委书记冯顺桥……市委副书记范雪坎……副市长谢卫星等领导出席会议”的报道。谁也不曾料到,短短三四年后,这个领导班子竟然倒下去了好多个。
  据悉,绍兴市副市长谢卫星已于2008年8月26日被浙江省检察院刑拘,涉嫌罪名为受贿,数额约为百万元。谢卫星在新昌县委书记任内,收受当地农业龙头企业丰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岛集团)贿赂,且涉及丰岛集团在新昌的商业及工业用地。
  与大多数政商交易一样,谢卫星与丰岛集团之间的瓜葛,与土地有一定关联。从1999年开始,丰岛集团就不满足于以农业作为全部产业,开始寻求多元化发展之路。其时,土地价格仍处低位但房价增速飞快,董事长徐效方看准了其中丰厚的利润,有意通过手中拥有的农业用地,介入地产开发。那时,丰岛集团拥有一块位于新昌城西南,西临馒头山,东临新镜公路,面积85667平方米的农业用地。徐效方首先将这块农地上缴入库,然后再由新昌县政府通过规划将其变更为商业用地,通过招拍挂的形式,由丰岛集团拍下。而这个操作的最关键一环就在于,丰岛集团必须在拍卖中确保拿下这块土地,才能最终实现获利的目的。但从2002年开始,国土部发布的《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规定》,商业用地正式实施统一的“招拍挂”。于是,时任新昌县委书记的谢卫星,成为胜任“关键先生”角色的人选。在最后的招拍挂中,这块土地被设置了多重条件,且在最后入围的几家企业中,丰岛集团“顺利”地如愿以偿。在这位县委书记的“庇护”之下,丰岛集团走得十分顺利。从2004年起,成立了丰岛控股集团,试图实现上市融资。但由于行贿的相关举报引起了浙江省相关部门的关注,徐效方最终还是因小失大,被浙江省检察院批准逮捕。
  今年7月,浙江省纪委就接到相关举报,介入谢卫星案的调查。至8月,该案已经移送浙江省检察院。■
  编辑:靳伟华
  
  上海金融法制研究会
  四次获荣誉称号
  9月9日,上海金融法制研究会改选产生第四届理事会,由倪维尧续任会长。自1995年以来,该研究会围绕上海金融法制发展实践中的新问题、新情况,紧密依靠金融机构和司法部门的力量,先后开展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研究活动,并与上海市人大立法研究所、复旦大学和华东政法大学等将研究成果加以荟萃,出版了《金融犯罪启示录》和《惩治与防范非法金融活动研讨会论文集》等20多本专著,为各级领导部门的决策提供了积极的建议及依据,为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构建发挥了积极作用,为此连续四次获得“上海市优秀社会科学学会”荣誉称号。■
  摄影报道:曹参

本文来源:http://www.acandnoa.com/zs/58215/

好论文网 www.acandnoa.com

Copyright © 2002-2019 domain.com 广东快乐十分选二计划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