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知识百科 > 2030年 肢解中国|肢解情妇:谢再兴的末路

2030年 肢解中国|肢解情妇:谢再兴的末路

来源:知识百科 时间:2019-04-30 点击: 推荐访问:白宝山情妇

【www.acandnoa.com--知识百科】

2010年7月27日,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原区委书记谢再兴故意杀人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庭审从上午9时30分开始,至下午13时30分结束。被害人邵慧灵(身份证用名邵颂乔)亲属、被告人谢再兴亲属等30余人旁听了庭审,30余家媒体记者同步观看了庭审。
  
  五妹离奇失踪,四姐顽强举报
  
  2009年底,家住浙江省台州市三门县六敖镇上街村的邵家最小的女儿邵慧灵已很长时间没有音信,渐渐引起家人的担心。邵家共有五个女儿,被称为五朵金花。而最小的女儿邵慧灵最有出息,曾是三门县的团县委书记,后在省老干部局工作,被乡亲们看做是“村里飞出去的金凤凰”。
  最先判断五妹失踪的,是与她关系最亲密的四姐邵素成。此前,她们常有电话联系。邵慧灵有什么心事,包括心里的秘密,也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像这样长久没有消息,还是第一次。细算起来,大约从11月中旬开始,就没有在电话里听到过她的声音。电话打过去,对方就是不接,或者索性关机;发短信,偶有回复,但都是一些应付的话,诸如“姐姐,我在外面散心,过几天就回去”;“姐姐,我在XX玩,不要担心”等等。
  这里面肯定有蹊跷。邵素成决心去妹妹的单位里找人,非问清情况不可。
  到了浙江省老干部局,却被告知,她妹妹已于2009年11月辞职。对方还说,辞职前的状况有些异常,平常很少迟到的她,经常不来上班,似乎有什么事情。
  妹妹心里的事情,邵素成非常清楚,当然就是与瓯海区委书记谢再兴的事。妹妹曾经不止一次地提起过谢,因为他们俩,已经相好多年。
  2010年3月24日,邵素成找到谢再兴,问他妹妹的下落,谢说自己“也不知情”,再问,态度更加冷漠,还厌烦地说:“不行就报案!”
  一种预感在邵素成心里渐渐升起:“妹妹已经出了事,而且肯定和谢有关。”
  邵家人中,只有邵素成清楚妹妹和谢再兴之间的关系。
  1962年出生的谢再兴,系浙江台州市临海县人,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先后担任过台州市天台县县委常委、组织部长,三门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县长,2006年调任温州市瓯海区委书记。
  与谢相比,出生于1977年的邵慧灵小他整整15岁。大学毕业后,年轻的邵有过在乡镇锻炼的履历,后任三门县团委副书记。2002年,邵到浙江省团委挂职权益部部长助理后,升任三门县团委书记。
  两人的履历显示,在2006年前,谢、邵都在三门县工作,有较长的“交集”时间。
  一个是年轻有魄力的县长,一个是情窦初开的团县委书记,知情人士称,两人在上下级的工作关系中“擦出了火花”,逐渐发展为情人关系。
  据三门县一政协委员回忆,在三门期间,邵对谢“跟得很紧”。“谢县长到哪,都喜欢带着这位年轻的团委书记;甚至在一些私下的酒局饭桌上,谢更是不避讳,邵通常紧挨着谢入座。”
  即便离开三门,两人也走了个“前后脚”。2006年6月,谢再兴异地交流任温州瓯海区委书记,而邵在谢的运作下,也离开了三门,调进了浙江省老干部局。
  从2010年年初开始,邵素成便向有关部门反映妹妹失踪及谢再兴的问题。但是,因为缺乏证据,有关部门并没有立案。
  3月26日,邵素成前往公安机关报案。经人介绍,又找到温州某公安局副局长诉说此事,要求公安机关调查。她说,谢再兴肯定参与了此事,要求一并调查。
  该副局长对邵素成说:“这件事,确实有些蹊跷。但是,谢再兴是区委书记,是省管干部,公安机关不便轻易插手。按照管理权限,属于省纪委管。如果省纪委决定立案调查,那就好办了。”
  邵素成恳请该副局长帮忙。他想了想,说:“我有个朋友,现调到省纪委负责案件调查工作,我替你反映反映。”
  省纪委的同志在电话里听了反映后,凭着职业敏感,觉得此事非同小事,认为谢再兴作案的可能性非常大。于是,他决定立即向省纪委领导汇报。
  省纪委领导听了汇报后,立即决定会同公安机关对谢再兴问题进行调查。
  经过调查发现,邵慧灵使用的手机确实正在全国各地不断地漫游。但最后,居然发现它出现在温州某个具体的地点!
  掌握的情况已足矣。2010年3月28日,省纪委决定对谢再兴进行“两规”调查。
  当日,省纪委办案人员得知谢再兴就在杭州某住处,便立即行动。谢再兴听说是省纪委来找他,知道形势不妙,大势已去,见面后扭身便跑,一直跑到窗户边,拼命往外爬,妄图跳楼自尽。
  办案人员中有两位年轻力壮的,迅速行动,将谢再兴从窗户外面强拉硬扯地扯回来。在拉扯中,有一名办案人员手指扭伤,但无大碍。
  “两规”后的谢再兴,很快向省纪委交代了犯罪事实。
  谢再兴于2000年前后在三门县任职时与时任三门县团委副书记的邵慧灵(调杭州后改名为邵颂乔)结识,并逐渐发展为不正当男女关系。2006年,谢调任温州市瓯海区区委书记后,两人的关系逐渐开始恶化。2009年11月15日上午,谢再兴在杭州市西湖区世纪新城邵的居室中与邵发生口角,谢猛掐邵颂乔颈部致其死亡。为毁尸灭迹,谢再兴在该室内用菜刀将邵分尸,装入编织袋中,并于当晚将肢解后的尸体抛入温州梅岙大桥下的瓯江中。
  3月29日上午,温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王昌荣代表市委来到瓯海宣布:“即日起,由瓯海区区长厉秀珍暂时主持瓯海区委全面工作。”随即,纪委工作人员对谢再兴的办公室和他在瓯海宾馆的临时住所进行了封查。
  3月30日省纪委决定将该案移送杭州市公安局立案侦查。同日,浙江省公安厅对谢再兴采取强制措施。
  4月5日,杭州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依法批准逮捕谢再兴。
  
  省城偷筑爱巢,情变引发纠纷
  
  在一群中老年干部中,年轻的邵慧灵显得有些耀眼,浙江省老干部局相关人员回忆,“邵进来后,起初开着一部30多万元的迷你小宝马,后来直接换了辆大宝马”。
  邵调到省老干部局后,谢时常奔波400余公里,到省城杭州过双休日。为了两人能够长相厮守,堂堂区委书记不惜铤而走险。
  邵慧灵原在三门县担任团县委书记,后在谢的活动下,为便于两人相会,抛开熟人视野,也便于两人今后的前途发展,邵慧灵改名为邵颂乔,被调到省城杭州工作。
  担任瓯海区委书记的谢再兴,更是利用手中职权,谋取私利,给自己的情人任命职务。
  2009年4月7日,瓯海区政府印发了一则任免通知,决定“邵颂乔同志任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副主任、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政府驻杭州办事处副主任(该同志系浙江省委老干部局挂职干部)。”
  干部的任免,有着严格的程序和规定。有趣的是,瓯海区有关部门在没有接到上级组织部门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仅凭一份所谓的“省委老干部局关于邵颂乔挂职的传真文件”,就任命素未谋面的邵颂乔为办公室副主任兼杭州办事处副主任。
  谢再兴案发后,有关部门查实,邵颂乔和邵慧灵为同一人,邵颂乔为身份证用名,邵慧灵为曾用名。
  “省委老干部局的这份传真文件,是谢书记批转过来的,谢书记当时再三强调,任命邵颂乔是省里面的要求,必须办好。”瓯海区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坦陈。
  照此运作,在谢的精心安排下,邵不但可以领着双份工资,凡谢到杭州办事,身为办事处副主任的邵还可以“光明正大”地陪同。
  邵一直未婚。在邵慧灵的邻居、儿时的一个玩伴眼中,年轻时的邵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很开朗、很素雅,“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嫁人,她的家人为此很着急”。
  关于谢、邵之间情感纠葛的细节,温州流传着几种“版本”。知情人士称,据谢说“自己实在是被这个女人逼得没有退路了”;而瓯海官场传有“新欢说”――谢在任瓯海区委书记期间有了新欢,引起了邵慧灵的怀疑和嫉妒,两人产生了矛盾,谢遂起了杀心。
  作案后,谢凭借超凡的心理素质回到温州,继续当瓯海区委书记,并开始部署“后路”。
  谢安排专人拿着邵的手机在全国各地漫游,给邵家人制造一种“妹妹在全国各地游玩”的假象。同时,继续以邵的名义缴纳按揭贷款,派人以邵的名义,分两次给邵的家人送去50万元钱。当他在邵的包里发现一封辞职报告后,如获至宝,将此报告复印了一份,交到了邵所在单位,并通过短信形式替邵辞了职。这就是为什么当邵素成找到省委老干部局时,对方回答说邵已辞职的原因。
  另一方面,谢以其在温州的房产为抵押,秘密从银行贷款,谋划“出国”。
  他还给区机关的干部们放风要调整干部,找许多中层干部谈话,暗示给多少钱便考虑帮助安排某职位。这是典型的卖官!
  种种迹象表明,谢希望筹集广东快乐十分选二计划的资金,为将来的海外生活作准备。
  在谢再兴的指示下,今年3月中旬,瓯海区政府给温州市外事部门打了一份“因公出国考察”的报告,称由谢再兴担任考察团团长,拟组团于4月5日前往南非、埃及、阿联酋等国进行公务考察,考察事由为“瓯海正处于大建设、大发展时期,需要去国外汲取城市开发经验”。报告上交后,瓯海区政府多次催促,希望能尽快批复。
  温州市外事部门进行了认真审查,发现报告中的考察内容非常“虚”,欠缺实质性的考察内容,遂拒批退回,并要求补充具体、翔实的考察内容。但瓯海区政府并未补充任何材料,直至案发。
  “幸好有关部门卡得及时,否则负面影响就更大了。”案发后,温州市委有领导感慨,如果谢出了国门,他可能就成了第二个“杨湘洪”――2008年10月,温州市委常委、鹿城区原区委书记杨湘洪带队前往西欧公务考察,后滞留不归。
  在谢酝酿“出国”大计的同时,邵慧灵的四姐邵素成也加大了“告状”的力度。这个坚强的女人,一面向公安机关报案,一面向浙江省纪委不停地反映相关情况,坚称“妹妹已被谢再兴害了”。
  公安机关立案后,通过缜密侦查,警方很快找到了相关线索。抓捕谢再兴前的保密工作做得“密不透风”。
  3月27日,谢再兴回到台州市临海县城的老家,为儿子考上公务员摆酒庆贺。这一日,他还以“清明节因公务不能回家扫墓”为由,提前祭祖。3月28日,谢再兴被浙江省纪委的工作人员带走。
  
  情已灭尸已碎,大海里捞铁证
  
  据谢再兴交代,在与邵交往的七、八年时间里,彼此相处得很融洽,从来没有发生过争吵,邵偶尔也会耍些小性子,但是谢再兴只要稍微哄哄她抱抱她,她也就不会再计较什么了。
  谢再兴对邵的评价很高,他认为邵为人大气而且非常聪明,最难得的是她善解人意。谢再兴也曾为了邵与妻子提出过离婚,但是因为妻子有抑郁症,又曾得过乳腺癌,当时正处于恢复期,邵便主动劝谢再兴先不要急于离婚,待其妻子情况有些好转时再说。在谢再兴眼里,邵也是个非常有个性的人,偶尔会试探自己对她的情意,在邵心情不好的时候会提出与谢再兴分手,但是过后还是会和谢再兴继续交往。
  2009年11月15日上午,在杭州市西湖区世纪新城9幢2单元邵的住处,双方发生争执。
  由于在出事前一段时间,邵慧灵曾经参加双推双考竞聘某单位副处级职位,不料有人居然以他老婆名义投诉称邵生活作风问题,导致她竞职失败,非常生气,一直有情绪。此次发生争执后,邵再次提出与谢分手,并称自己要交男朋友为名,将谢的衣物整理出来。
  谢再兴将东西拎至门口欲离开之际,邵情绪激动地拉他的手“要说个清楚”。谢一甩手误伤了邵的下巴后,觉得自己手重了,就前去抱她。
  谢再兴说,当时并没有主观杀人的意念。因为靠门边怕外面听见吵架,谢将邵拉至卧室,邵开始发脾气,并拉高声音。因当时房间的窗户都开着,怕邻居听到,就把邵往床上推。邵的声音越发尖锐,谢骑在邵的身上,用被子裹压邵的身体,并有捂住她的嘴巴、扼颈等行为。
  最终见邵安静了下来,谢再兴以为邵“投降”了,便放开了她,去把窗户关好。回头跟邵说“别装了”,见邵还是没出声,谢发现不对,采取了一些抢救行为。但邵已经死亡。
  因为死无对质,谢再兴的交代是否有虚构成分,是否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责,将故意杀人说成失手杀人,那就很难说了。
  谢再兴承认,自己碎尸目的是为了毁尸灭迹。“当时心里很慌,脑子里一片空白。”谢再兴交待,当时也曾准备将邵背去医院,但是考虑到去了医院人还是会死掉,这样也会对自己造成不利影响,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为毁尸灭迹,谢再兴先取该室内菜刀在该室卫生间内将邵的尸体肢解为四部分,后外出购得编织袋四只,将尸块分别装入袋中。谢再兴将包装好的尸块及邵随身物品等先后搬入轿车内驾车返回温州,途中谢再兴欲将尸块沉入水中,遂打电话要求其弟、司机等人准备钢板、铅丝、绳索等沉尸工具。谢再兴在获取工具后,又对已包装的尸块袋外固定钢板、套上蛇皮袋、捆绑绳索等进行再包裹,并于当晚将尸块全部抛入金丽温高速公路温州段梅岙大桥下的瓯江内,随后驾车返回温州。
  为了寻找受害人的尸体,省市区公安机关派出大量警力,花了很长时间,在谢所交代的海域捞尸。
  谢再兴所交代的抛尸地点,位于金丽温高速公路温州段梅岙大桥下的瓯江内。因此地位于瓯江下游,江水与大海连接处。尸体抛至此处,很可能已受海水冲击而流向大海。
  警方经过多日搜寻,均未搜到尸体。
  后经谢再兴反复指认,搜寻人员通过再三努力,最后,在梅岙大桥一处桥墩旁的涵洞内,找到了受害人邵慧灵的部分尸体。
  这个涵洞是当初建设大桥时留下的,洞很深,搜寻人员也未曾料想到尸体会不偏不倚地落在此处。
  当初,谢再兴将邵的尸体分成四个部分抛下。但抛入涵洞内的,只有三部分――双下肢及腰身。头颅可能抛在洞外,被海水冲走了。
  经家属确认,受害人确系邵慧灵。
  
  曾是“温顺教师”,今成残忍“杀手”
  
  2010年5月24日,杭州市公安局侦查终结,以被告人谢再兴涉嫌故意杀人罪,移送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7月27日上午,谢再兴杀害情妇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四法庭开庭。
  由于法庭只能容纳32人,法院只允许3家媒体记者进入法庭全程旁听。其他30多家媒体的记者和相关工作人员则在中院新闻发布厅,通过数字法庭同步观看庭审。
  庭审中,谢再兴对自己的杀人分尸行为供认不讳,并表示非常后悔。他说:“我是一名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处罚。”
  在旁听席,被害人邵慧灵的9名亲属坐在法庭左边,谢再兴的3名亲属坐在旁听席的右边,中间由有关官员、媒体记者和谢再兴的同事等人隔开。
  9时20分左右,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郭志平、公诉一处处长王玉碱和检察官毛建中3名公诉人分别抱着厚厚的6本案卷走进法庭。作为谢再兴的辩护人,浙江省六和律师事务所律师田伟一个人坐在辩护人席上。
  9时30分,法官“啪”地一声敲响法槌,一场持续4个小时的庭审,就此拉开了序幕。
  戴着手铐脚镣的谢再兴被带进法庭。光头、黑边眼镜、黑裤子、白底蓝格衬衫外套着一件印有“杭州市看守所075”字样的浅蓝色马甲,与昔日那个意气风发的区委书记相比,眼下的谢再兴显得苍老了很多。他一步一步从门口挪到被告人席上,双目无神地看着天花板,双手不住地握拳,又松开。
  “被捕前从事的职业?”审判长问。
  “台州师专老师。”谢再兴答。
  “我是问你被捕前从事的职业。”审判长提醒道。
  谢再兴沉默了十几秒,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吞吞吐吐说出:“瓯海区委书记。”
  公诉人宣读起诉书时,谢再兴一直僵直地站在被告人席上。当公诉人念到“谢再兴采用捂嘴、扼颈等方式致被害人邵颂乔死亡”时,谢再兴的右手不由自主地抽动了几下。
  谢再兴的辩护律师田伟,为谢再兴的量刑提出了罪轻辩护。
  他认为本案分为杀人分尸抛尸两个阶段。在杀人过程中,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谢本人的口供,缺乏其他证据加以有效验证,而谢的口供也在不断变化中,相关证据还不能达到唯一性标准,不符合有关规定。请求法院予以从轻处罚。
  田伟还指出,在纪委对其实施“双规”后,谢再兴即交代了犯罪事实,此时还未进入司法程序,符合自首情节。谢再兴认罪态度一直较好,要求积极赔偿,已得到被害人家属的书面谅解,所以请求法院从轻处罚。
  这位曾经是浙江省重点培养的年轻干部,本来有着美好的前途,如今却成为残忍的凶手被押上法庭,让人唏嘘不已。
  2006年7月下旬,作为浙江省委圈定的19名干部之一跨市交流担任县(市、区)党政正职,“60后”的谢再兴由台州市三门县县长调任温州市瓯海区委书记。
  “这个人嘴巴比较会说,来瓯海后也想有一番作为。”瓯海区委一领导介绍,瓯海区一直处于“有城无区”状态,城市的老房子多,没有高楼大厦,完全看不出城区的味道,“谢来后,曾试图改变这种状态”。
  “本人作为中共瓯海区委书记,必须带头做到廉洁从政”;“切实负起党风廉政建设第一责任人的职责”;“严格要求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绝不利用职权和职位为他们谋取私利”……担任瓯海区委书记后,谢再兴还曾公开作出如此“廉政承诺”。
  但实际行动却不尽其然。
  据悉,在父亲去世后,谢再兴曾指使身边工作人员将消息传开,结果瓯海区机关和乡镇的头头脑脑们纷纷赶往台州临海,前往吊唁的车子排成了长队,声势颇为浩大,而谢也借机收取了巨额礼金。
  此事后被举报,温州市纪委派员进行了调查,谢以“临海风俗――做白喜事不收礼金不吉利”为由进行过辩解,但迫于压力,谢最后不得不退还了部分礼金。
  “谢当时收受礼金多达几十万元,实际上是很严重的违纪,但最终查处的结果还是不彻底。”温州市委机关一名官员感慨道,“如果当时撤了谢再兴的职,也许对谢是一种挽救,也就不会出现后来如此严重的刑事犯罪了。”
  “谢最早是浙江某师范院校的一名老师,人很随和;从政后起了变化,比如,他对衣着和自己的形象很讲究,我听到下面对他男女作风问题的反映后,曾善意提醒过他,他却一笑了之。”
  而台州市一名与谢再兴相熟的作家,在其《曾经的谢再兴,一位谦和热情的好老师》博文中称:“谢老师离开学校到组织部后,成了台州官场炙手可热的人物……再后来,说到谢老师,大家会扯上那位比他小15岁的三门县原团委书记邵慧灵。那一年,三门有一个活动邀请我当评委,邵慧灵也在,邵气质一般,但皮肤白皙,跟头发已显稀疏的谢老师相比,显得十分年轻……谢老师这些年来始终无法跟妻子步调一致,想离婚而不得,导致情感的沉沦……他把感情寄托在另一个女人身上,奈何这个女人野心太大要得太多,要了钱要了权还要名分,把谢老师逼向不归路,最终也误了卿卿性命。”该作家认为,谢之所以下场如此,是因为“谢老师这一生遇到两个错的女人”。
  无独有偶。邵的一校友认为,正是邵和谢一场“错误”的相识,所以导致了邵的悲剧。记者看到,这名校友这样在网上留言:“闭上眼是你年少时青葱的脸庞,可如今却不知你魂归何方?似你这般冰雪聪明,却在错误的时间碰见错误的人。”
  当然,谢再兴的变化不是突然的。随着地位的升迁,他的胆子越来越大。这与他包养情妇直至肢解情妇尸体的行为,不能说没有关联。
  “谢再兴独断专行、胆大妄为,我早就预料到他会出事,只是想不到他会涉嫌杀人。”前日,一位与谢再兴同事多年的瓯海区委领导对记者说。
  8月3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谢再兴涉嫌杀害情人案作出一审判决,谢再兴被判处死刑。■
  编辑:靳伟华jinweihua1014@sohu.com

本文来源:http://www.acandnoa.com/zs/58218/

好论文网 www.acandnoa.com

Copyright © 2002-2019 domain.com 广东快乐十分选二计划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