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知识百科 > 绝世升级系统_一块绝世巨玉引起的风波

绝世升级系统_一块绝世巨玉引起的风波

来源:知识百科 时间:2019-05-01 点击: 推荐访问:鸭王2里面的九龙吞珠

【www.acandnoa.com--知识百科】

玉是中华民族一种蔓延了几千年的文化现象,而玉中之极品当之无愧的则是新疆“和田玉”,它最早将西域与中原联系起来,千年的荒漠古道上,悠悠的驼铃声中,那驼背上驮着的最早不是丝绸,而是和田玉,那驮队踩出来的古道首先是“玉石之路”,然后才演变成“丝绸之路”。
  世界上最著名的玉河在新疆,除了喀拉喀什河和玉龙喀什河以外,历史上还有叶尔羌河等,这些河流所产的和田玉古代的文献上亦有记载,如《西域见闻录》说叶尔羌河的玉“大者如盘如斗,小者如拳如粟,有重三四百斤者,各色不同,如雪之白,翠之青,蜡之黄,丹之赤,墨之黑者皆上品。”
  和田玉成矿带分布在南疆长达1100公里的广大地区,这些地区分布着和田玉的原生矿床及矿点,不少河流中还产出和田玉的子玉。在古代,人们就认为昆仑山是“万山之祖”,它高大雄巍且盛产美玉,故受到极大的崇拜。而和田玉的存在又使昆仑山更加著名。
  本文所要告诉读者的这个传奇故事是一个新闻事件,由于人为因素案件直至现在才报道出来。
  位于塔克拉玛干南缘的新疆莎车县卡群乡是新疆有名的“玉石之乡”,《汉书》曰:“莎车国有铁山,出青玉。”这里发现的玉石以青玉为主,还有黄玉、墨玉、羊脂玉等,都是玉中上品。
  2003年3月,该乡十村一组的农民努尔买买提采来的一块重达3.7吨的青玉,引得这个县的各种角色粉墨登场了,一场闹剧拉开了帷幕……
  
  玉石巧遇有缘人
  
  努尔买买提是一个玉石收藏爱好者,为了“寻宝”他常年奔波在南疆的每个乡镇的玉石市场上。
  2003年3月10日,努尔买买提来到叶城县玉石市场,在这个玉石世界里他东挑西拣,还是没发现他中意的玉石。他与市场上卖玉人的交谈,让内行人一听就知道这是一个真正的大买家。努尔买买提在玉石市场转到下午感到有些失望,然而他发现应该奇怪的现象是下午有人一直在跟踪他,此人是个40多岁的中年人,一直尾随其后,并慢慢地靠近努尔买买提。此人看出努尔买买提有想离开市场的意思,就立刻上前将努尔买买提拦住,马上介绍起自己的身份。他叫托合提拜依,是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以下简称塔县)的农民,并说自己有好货。
  
  托合提拜依压低嗓门很是神秘地告诉努尔买买提玉藏在塔什库尔干玉石谷里,是块极品青玉,大得10多个人搬不动,你看后再谈价格……
  这么大的青玉,努尔买买提与玉打交道几十年别说是见过就是听都没有听说过,在半信半疑之间他叫来了同在叶城买玉的儿子沙吾提,父子俩一商量还是决定去看看真假。
  3月11日8时,努尔买买提、沙吾提、托合提拜依三人乘上了叶城开往塔县的班车,到达塔县县城时已经是晚上了。
  次日6时,他们三人带足了干粮和水搭乘了一辆出租车奔向玉石谷。车在颠簸的山路上走了十几个小时后,路越来越难走,几经周折他们进入了塔县海拔5000多米的有名的死亡谷“死亡达坂”,再也没有上山的路了,大家只好步行。
  他们用了6天时间穿越了“死亡达坂”,到达玉石谷,努尔买买提、沙吾提父子俩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在夕阳的照射下,那块巨型青玉呈星点状闪光。努尔买买提一下子趴在这块玉上,用手轻轻地抚摸着,玉青翠欲滴细腻完美,无论是石质还是颜色,都保持着天然本色。买了一辈子玉的努尔买买提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绝美巨大的玉石。
  努尔买买提很激动地对托合提拜依说:“这块玉我买定了,多少钱?”
  三人最后商定以10万元的价格成交。努尔买买提提出了一个条件那就是要托合提拜依保密,不能告诉任何人。托合提拜依连连点头答应……
  
  巨玉面世何其艰难
  
  努尔买买提父子虽然花了10万元买下了玉石,可是努尔买买提知道自己若要合法拥有这块青玉,就必须到当地政府有关部门办理相关手续,因为矿藏资源是国家所有。
  于是,努尔买买提父子二人奔波在塔县国土资源局、矿产资源管理局和地税局之间,用几天时间办齐了矿产资源开采证和区内宝玉石调拨证,并缴齐了相关费用。
  办完这一系列的手续后努尔买买提的心里像吃了一颗定心丸。
  这块玉虽然可以属于努尔买买提了,但是它还静静地躺在塔县海拔5000米以上的峡谷内,那里山路崎岖难行,没有任何车辆能运回这么巨大的玉石,这是一个大问题。
  努尔买买提买下巨玉的消息在卡群乡成了头条新闻,邻居们纷纷到他家询问:“这块玉石何时才能运回?”
  2003年3月30日深夜,努尔买买提召集两个儿子商议,最后决定以每人每天给150元劳务费物色12名壮汉进山运玉。
  考虑到这次运玉的艰辛,努尔买买提准备了15箱矿泉水,每人4斤巧克力,还有盐、白酒、风干牛马肉。同时,努尔买买提还精心加工了8麻袋馕,备足了绳索、撬杠、铁链、铁镐和130个汽车轮胎等物品。
  由于努尔买买提这次探险回来后体力不支,他决定由大儿子沙吾提领军做“元帅”,小儿子托乎提做运玉“先锋”。为给这14名运玉人壮行,努尔买买提杀了3只羊,买了一些酒菜,盛情款待一顿。
  14人乘坐一辆包租的卡车携带运玉物资,向塔县方向进发。车到塔县县城之后,沙吾提深知这块玉的重量,唯恐他们14人力不从心,便临时决定在塔县再招募9名壮汉。很快,塔县的9名壮汉到位,沙吾提感到力量倍增。
  运玉队伍途经闻名退迩的“死亡达坂”,卡车紧贴悬崖峭壁,盘悬于山谷间。当车走到绝境时,23人肩扛运玉物资,在幽深的山谷中徒步前行。除了路难行外,给他们的致命打击是缺氧的威胁。
  他们费尽周折走进玉石谷内,让他们感到兴奋,忘掉疲劳的是见到了那块天然巨玉。
  这块青玉裸露在玉石谷内干枯的河道里,周围被乱石簇拥。沙吾提指挥着他们用手轻轻搬开石头,将青玉用呢龙绳拴紧,23个人合力将青玉挪在事先准备好的轮胎上。就这样开始了艰难的运玉旅程。
  他们用了40天将巨玉移到叶尔羌河边,磨坏了124只轮胎。然后他们用木头和轮胎做成特殊的大筏子,把玉石用铁链捆绑在木筏上,让木筏顺着叶尔羌河“漂流”而下。四五月的山区气候十分恶劣,运玉人历尽千辛万苦,又用了7天的时间,终于将这块巨玉运到了卡群乡。
  努尔买买提租用一台吊车,将这块巨玉吊到地磅上称量出了重量为3.7吨!
  2003年9月20日,新华社播发了一篇300多字的消息,该消息向世人披露“新疆发现罕见巨大青玉”。
  据努尔买买提介绍,巨玉运到家后,天天有附近村民以及玉石行家前来参观这块玉王。半月内参观的人数有上千人,惊叹声不绝于耳。
  这块玉自身的价值且不讲,那么,运到卡群乡到底花了多少钱呢?努尔买买 提掰着手指给记者算了一笔:先前付给托合提拜依10万元信息费;21人每人每天150元劳务费,47天共14.8万余元;轮胎每只1800元,磨损124只,又花去22.32万元;三项加起来共47.1万余元。
  对于这块玉的“身世”和质量,努尔买买提胸有成竹。他说:“这块玉隐藏在塔县海拔5000多米的峡谷中,那里地质风化比较严重,许多石头已表层破碎,而这块玉石仍然完好无损,说明这是一块极不平常的玉石。青玉与白玉不同,白玉开采时,炸成一小块一小块后依然具有价值。青玉不一样,青玉是越大越值钱,在开采时绝对不能爆破,炸成小块玉石就不值钱了。更何况我们动用了20多个壮汉,全部是用手工挖掘,花了47万多元才把它运回到家中。”
  对于这块玉的“身价”是多少?努尔买买提心中也没有数。
  新华社的消息引来了全国各地的玉石商人来到卡群乡。
  2003年6月的一天,广州玉石商宋海潮慕名找到努尔买买提,他一见到这块玉石就知道是块稀世的青玉,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玉石。
  宋海潮当场开价60万元,努尔买买提没有还价就拒绝了。
  宋海潮心有不干,一连几天与努尔买买提“软磨硬泡”,毫无结果。他便打起了沙吾提的主意。他把沙吾提约到莎车县一酒店内,一顿丰盛的宴席让沙吾提大开眼界。半瓶“五粮液”进肚后,沙吾提的嘴软了。
  沙吾提与宋海潮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给这块玉定下了68万元的“身价”。两人约定不声张,把玉石装上车付款走人。
  第二天深夜,宋海潮雇来汽车和吊车,来到卡群乡准备将这块巨玉运走。但是装车的时候出现了意外,由于玉体滑,吊车怎么也抓不住,抓了很多次都滑了下来。一直折腾了2个多小时,这块河磨玉也没有被装上车。
  外面的动静惊醒了努尔买买提,他发现房外停着汽车和吊车,便明白了一切。他顺手拎起一根棍,挡在汽车前面,大声吼道:“谁动我的玉,我就给谁拼命!”
  宋海潮吓得躲在沙吾提身后,不停地哆嗦。努尔买买提像发怒的雄狮一样,一把扯着沙吾提的衣襟说:“没出息的东西!”在众人的劝说下,努尔买买提才“熄火”。
  对于当时没有卖掉玉的初衷,努尔买买提对记者说:“这么大的玉,要留在卡群,不能流落他乡。我准备将这块玉深埋在家中的地下,等待时机成熟再作处理。”
  后来,又有来自大连、沈阳、武汉、西安等地的玉石商要高价买下这块玉。结果,都被努尔买买提婉言拒绝了。
  
  “一女二嫁”上法庭
  
  人心不足蛇吞象。原来在2000年4月,托合提拜依只身冒险在玉石谷内发现了这块巨玉后,他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和田的玉石商人伊力排西。不久,伊力排西随托合提拜依赶到玉石谷。
  伊力排西付给托合提拜依11500元,买下了这块玉石。由于玉石谷旧河改道,伊力排西买了玉石3年后无法运回。而后来托合提拜依又将玉石卖给了努尔买买提,得了10万元后欣喜若狂。
  当伊力排西听说莎车县的努尔买买提从玉石谷运回巨玉的消息后,他连忙赶到塔县找托合提拜依探听虚实。谁知,托合提拜依竟不知去向。无奈,当他赶到玉石谷时,发现巨玉已真的不在了。
  伊力排西分析自己的玉石很有可能是被努尔买买提偷走了,于是带着满腔的怒火匆匆赶到莎车县找努尔买买提算账。
  当伊力排西发现玉石在努尔买买提家中时,他顿时火冒三丈,大骂努尔买买提是贼为什么偷他的玉石?
  努尔买买提一头雾水。沙吾提大怒,他要打伊力排西,努尔买买提急忙制止并问清了原委。
  2003年7月,伊力排西一纸诉状将努尔买买提告上法庭。
  伊力排西在诉状中说:“2000年5月,我与托合提拜依签订了一份玉石买卖合同,约定托合提拜依将玉石以11500元的价格卖给我。托合提拜依收了钱后,还给我写了收条。由于旧河改道和我的经济条件有限,致使我买的玉石3年无法运回。谁知,被告努尔买买提乘人之危,雇佣了一帮人强行将玉石运走匿藏其家中。被告努尔买买提的行为侵犯了我的合法权益,故向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努尔买买提返还玉石并赔偿我10万元的经济损失。”
  塔县人民法院在调查中了解到,原告伊力排西以11500元的价格从第三人托合提拜依手中买回这块玉石,签订了买卖合同并出具了收款收据。然而,3年后,第三人托合提拜依又以10万元的价格将这块玉石卖给被告努尔买买提。同时,托合提拜依还向努尔买买提出具了一份证明,该证明说:“此块玉石不是我的,是努尔买买提的。”
  该院还查明,被告努尔买买提在向托合提拜依付了10万元现金后,及时到塔县有关部门办理了矿产资源开采证、区内玉石调拨证,并到税务部门办理了完税手续,而原告伊力排西对这块玉石却没有这一系列合法的手续。
  根据查明的事实,塔县人民法院主持调解,经原、被告双方同意达成了塔县人民法院(2003)124号民事调解书。
  该调解书载明:“纠纷中的这块玉石属于被告努尔买买提所有,鉴于原告伊力排西在购买这块玉石的过程中也产生了相关费用,经商定由被告努尔买买提付给原告伊力排西5万元。”
  
  公安局侦查玉石失踪案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努尔买买提购买巨玉的消息传到了莎车县公安局和莎车县国土资源局。该县国土资源局得知努尔买买提从叶河上游运回巨玉后,立即书面通知努尔买买提和他的儿子沙吾提:该青玉属于国有矿产资源,在未经依法批准的情况下,不得擅自处置。
  原来,是莎车县的一位领导看上了这块玉想占为己有,想用25万元,外加在莎车县城划一块宅基地给努尔买买提作为交换条件,努尔买买提拒不接受。后来县里又来人威胁努尔买买提说,你要是不卖这块玉就要判他5至7年刑。
  努尔买买提为了防患于未然,准备将玉石悄悄卖掉。
  2003年8月19日,努尔买买提悄悄来到乌鲁木齐,经人介绍找到了新疆爱然高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库都斯。库都斯也是一位玉石收藏爱好者。当他看了努尔买买提带来的这块玉石的“玉照”后,久久不肯释手,他又看了这块玉石的合法手续,脸上露出了笑容,决定以65万元买下这块玉石。
  努尔买买提与库都斯达成了口头协议后就返回了莎车县。他刚走到家门口就发现几个警察在附近转悠。两个儿子告诉他警察已经来了两天了,而且夜里也不离开,就是冲着咱们家这块玉来的。
  父子三人琢磨了半天,最后决定等夜深人静时将玉石运出去。
  2003年8月25日深夜,看守的警察睡觉去了。隐藏在村头的货车和吊车悄悄地开到努尔买买提的家门口,吊玉、装车在悄然无息中进行。玉石稳妥地装好后,汽车加足马力地往乌鲁木齐 方向驶去。
  8月26日,莎车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接到报案:在努尔买买提家放着的国家珍贵玉石失踪。接报后,刑侦大队民警迅速赶到现场,民警和乡政府领导给努尔买买提做了说服教育工作,但努尔买买提拒不说出玉石去向。
  8月27日,该县公安局一负责人到卡群乡,在乡政府对努尔买买提说服教育,讲明该青玉属于国有矿产资源,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已下了文件,将委派专家鉴定,对其支出的费用予以补偿并奖励。努尔买买提仍不说出玉石去向。
  8月28日,该县委一领导亲自找到努尔买买提,再次讲明青玉是国有矿产资源,政府将对其支出的费用予以补偿并奖励。
  8月29日,经民警“苦口婆心”劝说,努尔买买提称两个儿子已将玉石拉到哈密,现在还在往前走,准备出售。政府如果给他钱,他就让儿子把青玉拉回来,如果不给钱,就让儿子卖掉。
  为了加紧对此案的侦查,追回玉石,该局刑侦大队将案情报到喀什地区公安局法制科,请示对此案定性。
  9月1日,根据喀什地区公安局法制科的答复,该局以非法侵占立案。
  9月3日,县公安局的几个警察来到努尔买买提家里,将其铐走,关进了莎车县看守所。次日,办案警察提审时道:只要说出玉石的下落,就可以放他出去。然而,努尔买买提一直没有交代。
  因为巨玉的失踪莎车县的某领导大发雷霆,责令公安局迅速破案。在努尔买买提关押期间,从他嘴中也没得到一点有用的信息。莎车警方也曾将努尔买买提带到乌鲁木齐,让他提供破案线索,结果又让警察很失望。
  对于县领导“督办”的案子,办案警察们马不停蹄地在乌鲁木齐市寻找破案线索。
  2003年9月30日,莎车警方从乌鲁木齐市一名吊车司机口中打听到了这块玉石的下落。这名司机正是前些时候帮助努尔买买提吊卸玉石的师傅。
  9月30日晚10时许,莎车县警方的3名警察在乌鲁木齐市新华南路阳光小区,找到了这块玉石。
  
  检察院不批捕,公安检察两重天
  
  莎车县公安局认为努尔买买提的行为已涉嫌犯罪,于2003年9月29日向莎车县人民检察院递交(2003)169号逮捕建议书。
  该建议书中称:“犯罪嫌疑人努尔买买提在塔县购买一块3.7吨的玉石,雇人于2003年5月间将玉石运到自己家中。此后,县领导多次指示努尔买买提不要将玉石往外出售,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也不得往外运出。但是,努尔买买提以生活困难为由,于2003年8月26日让两个儿子将此玉出售。县领导多次给努尔买买提做工作让他收回玉石,但他以各种理由拒绝将玉石交给国家。县公安局也多次给努尔买买提做工作,但他仍然拒绝说明玉石的下落,私自占有。努尔买买提的行为已触犯刑法,现提请批准逮捕努尔买买提。”
  2003年10月10日,时任莎车县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副检察长、检察委员会委员的马战文,主持了该院检察委员会关于努尔买买提是否应该逮捕的讨论。办案人员根据调查确定的事实,提出努尔买买提的行为不构成非法占有罪。理由是,努尔买买提作为一个合法的公民,他买到玉石后向塔县税务局、国土资源局等有关部门缴纳了税和矿产资源管理费,塔县国土资源局还给努尔买买提办理了玉石调拨证明,说明他开采、销售、运输玉石合法,无犯罪嫌疑。同时,塔县人民法院塔民初字(2003)124号裁决书,裁决了玉石的所有权,属于莎车县努尔买买提所有。最能说明问题的是这起玉石案的管辖权属于塔县,而不属于莎车县。
  据此,莎车县人民检察院作出了不批准逮捕努尔买买提的决定,并致函莎车县公安局:立即释放努尔买买提,在3日内将结果报送县检察院。
  这个决定的作出,使马战文踩上了钢丝,因为他了解县里的某领导对这块玉石已志在必得,他的“不听招呼”,必定惹怒某领导,给自己带来麻烦。
  还有一点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莎车县人民检察院的发函莎车县公安局居然没有理会,努尔买买提依然关在莎车县公安局看守所里,而且一关就是38天。
  
  莫名其妙,检察院书记被革职
  
  2003年12月29日,马战文被免去党组书记职务。2004年1月3日又被免去副检察长、检察委员会委员职务。免职前无任何人找他谈话,突然免职,口头说他工作有失误,但之前无调查,无文字材料的免职理由。接下来就是克扣工资、剥夺办公室,全院别人不出早操不罚款,而他缺勤一次就罚数百元。马战文的自尊、人格、名誉受到了侵害。“没想到我依法办案,却带来了这么严重的后果。”
  于是,马战文开始了长达两年时间的艰难申诉,喀什、乌鲁木齐、北京留下了他的足迹。
  马战文的申诉,引起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的重视。2005年8月,最高人民检察院渎职犯罪侦查厅厅长陈连福两次派调查组赴疆。
  最高人民检察院的调查组深入到喀什、莎车和塔县等地,对马战文反映的问题进行详尽了解。该调查组又通过走访知情人,调阅莎车县公安局和莎车县人民检察院的案卷,一条比较清晰的脉络出来了:马战文同志没有错!
  该调查组认为,马战文同志是一位秉公执法、廉洁自律的检察官。特别是对批捕努尔买买提的问题上,做了一个检察官应该做的事,维护了人民群众的利益,维护了法律的尊严。莎车县人民检察院作出的不批准逮捕努尔买买提的决定是正确的。免去马战文同志莎车县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副检察长、检察委员会委员职务是属于不合理的人事变动,建议尽快恢复马战文的工作和职务。
  不久,在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干预下,有关部门恢复了马战文的工作,退还了马战文被扣发的两年工资和违规罚款,并安排马战文到喀什地区检察院政研室工作。
  盼星星、盼月亮,马战文终于盼到了这一天。他说:“为了不批捕努尔买买提,让我受尽了两年难熬的精神折磨,为了这个公正的说法,我苦苦地盼了两年。这次最高人民检察院出面恢复了我的名誉,解决了对我的不公对待,保护了我的合法权益,体现了法律的公平与公正。”
  
  公安厅督办“特大玉石案”
  
  由于莎车县人民检察院作出不批准逮捕努尔买买提的决定,使这起号称“特大玉石案”的案件有了质的变化。努尔买买提在莎车县看守所被关押38天后释放。
  努尔买买提说:“公安局抓我进去的时候没有理由,放出来的时候没名堂,到现在对我连个说法都没有。多亏了马战文书记,没有他我不知还要关多长时间,后面还可能会出现判刑和人财两空。在这起玉石案中,我感到问心无愧。但是,就是觉得有愧于马书记,因为我让他丢了官,我真对不起他!”
  这块玉的新主人库都斯在事发后的第五天(2003年10月5日),前往莎车县,经了解,才知道事情的真相。原来,从他那里拉走并扣留这块玉的真实意思是莎车县某位领导看中该玉石,而且他志在必得。此后,库都斯又多次到莎车县索要这块玉石,结果都无功而返。
  库都斯购买玉石完全是合法的,未损害任何一方的合法权益,莎车县公安局从他那里拉走该玉石既未向其做任何说明,也未出具法律所规定的公安部门应当出具的赃物扣押清单,很明显莎车县公安局属违法办案,非法扣押该玉石达两年之久。
  而库都斯也没有放弃自己的权利,他不停地向自治区人大、自治区党委政法委、自治区公安厅和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反映,引起了这些部门的重视。
  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在接到库都斯的申诉后,也接到了莎车县国土资源局上报的《关于对莎车县3.7吨青玉出具鉴定报告的请示》。该厅经研究下发了有关意见,该意见称:根据新疆地矿局第十地质大队专业技术人员现场肉眼鉴定,该玉石为青玉山流水料,体积虽大,但不属稀有品种,不具备国家收购、收藏意义,可由该玉石发现人自行处置,但应当依法足额缴纳有关税费。
  2005年1月19日,自治区公安厅向莎车县公安局也下达了执法监督建议书。该建议书称:“新疆爱然高科技有限公司申述你局违法扣押其玉石一案,我委已调查核实完毕认为:1、你局对努尔买买提以涉嫌侵占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显属不当。2、你局扣押新疆爱然高科技有限公司玉石不出具扣押物品法律文件违反法定程序……建议你局立即撤销此案,并将扣押的玉石返还给新疆爱然高科技有限公司。”
  库都斯说:“在公安厅的督办下,莎车县公安局收了我6万元现金,说是补税,也没有给我开发票。”
  2006年5月10日,这块玉石被库都斯重新运回乌鲁木齐。
  编辑:盛汉卿

本文来源:http://www.acandnoa.com/zs/58227/

好论文网 www.acandnoa.com

Copyright © 2002-2019 domain.com 广东快乐十分选二计划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