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知识百科 > 日本交通|日本教父司忍发家史

日本交通|日本教父司忍发家史

来源:知识百科 时间:2019-05-01 点击: 推荐访问:重生之动漫教父

【www.acandnoa.com--知识百科】

摧毁山口组并不困难,可是激烈的生存竞争,时刻都在制造生活失意者,要想救助与引导这些人仍然遵循主流社会的价值观和法律规范,是另一个比摧毁黑社会更复杂也似乎更无解的问题   
  日本,东京。
  四五辆黑色高级轿车悄无声息地驶到东京品川火车站。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毕恭毕敬地打开车的后门,从后门下车的男子身形清瘦,脸上蓄着棱角分明的方形胡子。他头戴棕色礼帽,鼻梁上架着一副镶金边黑色镜片的蛤蟆镜,身着白衬衫搭配浅紫底色小圆点的领带,外面套着一件被时尚界称作“永不过时”的格子呢大衣的同时,还不忘在脖子上挂上一条橙色暗纹的细条围巾。
  在几名身着黑西装男子的前呼后拥下,他派头十足地把双手插在风衣口袋中走进了火车站,登上了去往神户的新干线――为了这次行程,他们甚至专门包下了一节车厢。这不是北野武的电影《大佬》,而是4月9日“山口组”第六代组长司忍于东京府中监狱出狱时的情景。
  司忍的出狱引发了日本网民的热议,一时之间,日本门户网站上尽是关于司忍出狱时衣着的讨论。实际上,司忍的出狱不仅仅引发了时尚界的“地震”,更大的震动在于日本警界。司忍的出狱则让日本警方如临大敌,因司忍出狱后立即去往山口组总部所在地神户,警方认为他可能会着手安排山口组内的人事、积极活动,已强化了对其动向的监视。
  
  司忍发家史
  司忍本名筱田建市,是日本黑道山口组组长、弘田组组长、第二代弘道会总裁(初代会长)、司兴业初代组长。
  筱田建市出身于大分县,日本曾经有学者分析各县的县民性,筱田建市或许是“不愿过平静安稳的日子,也不愿服从多数”的大分县民的典型代表。
  他在高级中学毕业后便迁移到了爱知县名古屋市。1962年,20岁的筱田建市加入了第三代山口组铃木组弘田组(组长弘田武志)。此后,就任弘田组若头,在日本,若头也被称作组长义子,是指年轻一代当中的顶尖人物,通常就任若头者往往便是默认的下一代接班人。早在1969年,他就因杀害对立组织大日本平和会的干部,锒铛入狱,直至1983年5月才被释放。同一时期的山口组则深陷派系斗争。
  1981年7月,第三代组长田冈一雄病逝。而原定的第四代继承人――山口组山健组组长山本健一亦于继承前的1982年2月4日因重病去世。
  葬礼后,108名高级成员投票选举竹中正久继任教父。但是,彼时掌权的山本广拒绝合作。两个月后,山本和另外18位高级成员组建了组成一和会,拉走了山口组的一半成员。弘田组组长弘田武志就在这18名成员中,后弘田武志因此事引退,弘田组解散。
  1984年6月,作为最高干部的筱田建市趁此机会,以弘田会残部就此结成弘道会。此后不久,他便借此升格成为山口组的核心成员。
  1989年4月,渡边芳则出任山口组第五代领导人(五代目),山口组势力范围再度扩大。与此同时,司忍成为渡边芳则的助手。但是1992年3月1日,日本政府出台《暴力团对策法》,以遏制黑帮势力。
  在这种情况下,渡边芳则采纳若头、宅见组组长宅见胜的方针,避免和警方的对立。并为了分散单一领导风险,而开始执行分区领导制,司忍此时则负责领导山口组的中部地区。此外,渡边芳则还要求手下的组员多参与金融等领域的活动,放弃街头争夺。这对山口组来说,是一次战略转型。
  但这次转型也引起山口组内部的强烈不满。1997年8月,“武斗派”的中野组组长中野太郎派人暗杀宅见胜并致使其身亡,造成两个派系的内斗,也打乱了渡边芳则原定的人事布局。事实上,日本警方一直怀疑,这次谋杀是司忍策划的。这次内斗不仅损耗了山口组的力量,也让日本警方找到了削弱山口组势力的理由。
  在内忧外患的局面下,2005年7月,渡边芳则宣布因“身体欠佳”引退。随后,山口组进行了16年来的首次公开移权。凭借一贯的阴狠、手段老辣以及“超人的才能”,司忍顺理成章地接任成为第六代山口组组长。
  
  入狱始末
  《暴力团对策法》的出台对日本黑帮而言是一声警钟,它迫使不少黑道组织向“正当”职业靠拢。但是,司忍在继任山口组组长后却和警方唱起了对台戏。他一改10多年前渡边芳则制定的会社化、公开化、职业正当化的方针,力图把山口组变成破坏力更大的组织。
  在日本警视厅的记录中,司忍前科累累,被列为“极其危险的人物”――他曾策划了山口组与另一个黑帮组织住吉会的战斗。这是日本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黑帮混战,共有约1.2万人参加。据说司忍在这场混战中亲手枪杀了4个“敌人”,而弘道会则先后涉嫌在饭店投放炸弹及其他暴力事件。
  并且,出身弘道会的司忍一上任,就干了一件前人不敢干的事――把山口组第二把手的位置留给了弘道会组长高山清司。弘道会是目前山口组内最大势力,也是对警察最强硬的组织。这个举动明确表示了整个山口组都要与警方对抗到底的决心。用警方的话来说,司忍领导的弘道会对警察采取了十分鲜明的“敌对姿势”。
  不过,司忍出任山口组新掌门仅4个月,就因过去犯下的一桩旧案进了监狱。这个戏剧化的变化始于1997年。
  1997年9月20日,时任山口组下属最大分会(弘道会)会长的司忍,参加山口组在大阪一家饭店举行的例行头目会议。在会议期间,警察突然“闯”进饭店,在司忍手下两名保镖的身上,搜出了两支共装有11发子弹的手枪。司忍也因同谋罪遭到警方通缉,于1998年被大阪警方逮捕。
  2001年3月,大阪地方法院一审对司忍做出无罪判决,但一心想惩治黑帮的大阪警方对这一判决表示不服,并申诉至最高法院。2004年2月二审时,司忍被改判为有期徒刑六年。但在缴纳10亿日元保释金后,他再次被释放。不服气的大阪警方再度提出上诉,司忍恶人先告状,反而控诉大阪警方污告。2005年11月29日,最高法院驳回了他的反诉。一周后,司忍俯首认罪,后被关押在大阪。
  
  狱中的“CEO”
  司忍被收监时,日本警方和社会问题观察家都认为,没有司忍的山口组将陷入“无首”的状态。从此,山口组与其他黑帮之间以及山口组内部必定纷争不断,山口组由此可能走向没落。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司忍虽然身在监牢,但仍能遥控指挥山口组的行动。他先后发布命令,对山口组内部进行了“整肃”。
  山口组的内部 “整肃”运动始于2006年下半年。考虑到自己还得在监狱里蹲几年,为了加强对山口组的管理,司忍从狱中发出命令,山口组的营运暂时由“执行部”代理、并创设“干部”役职。
  “执行部”与政府的“内阁”相仿,为山口组的最高指导、决策核心,以若头高山清司为实际负责人,其他要职成员有舍弟头(顾问、组长义弟)、本部长、舍弟头补佐(顾问的助手,也兼任保镖之职位)、若头补佐(组长义子助手)等等。“干部”则为山口组直系组长进入权力核心执行部的准候补人选。
  司忍还在山口组内引入“胸卡”制度:身着规整的西服领带、脖子上挂一个证明身份的胸卡,这是日本公务员和工薪族最常见的日常打扮。这是因为,使用胸卡识别,可以防备同其他黑帮团体抗争以及内部纷争时的安全隐患。这种胸卡上都贴有本人的照片。不过,为了避免和普通公司职员胸卡雷同显得不够气派,山口组成员的胸卡尺寸比一般胸卡要大几号,和护照差不多,既可一目了然,又可显得有些“魄力”。
  而据日本兵库县警署称,山口组每月5日在总部召开100人规模的“例会”,全国各地的头目进出频繁。对于那些负责车辆进出的年轻组员来说,基本不认得那些“堂主”的面目。为了防止外部人员混入,就采取了佩带胸卡的做法,没有胸卡的人员一概拒绝入内。但也有成员对这种制度满腹牢骚:“佩戴胸卡,这岂不成了普通公司。”
  此外,根据司忍的命令,山口组还制定了“奖学金”制度,“成绩优秀”的成员有机会被派到欧美国家“留学”,“学成归国”后都会被委以重任……因此,甚至有人说,蹲在监狱里的司忍,简直就是一个“CEO”。
  
  山口组越过了多摩河
  与此同时,司忍还命令下属四处出击,积极扩大地盘。
  多摩川也叫多摩河,它起源于山梨县与玉县交界处的笠取山南面,干流总长138公里,从东京都汇入太平洋。它并不是一条很有名的河,但是对日本黑帮来说有重要的意义:根据古老的规定,多摩河是关西势力与关东势力的界线
  从神户发家的山口组属关西势力,大阪是它重要的资金来源地。住吉会和稻川会――在日本黑帮中,它们分别排第二和第三――则是关东势力,东京是它们的金库。每年东京都范围内的非法收入为5000亿到7000亿日元(约合380亿至531亿人民币),自司忍走马上任后,实行积极扩张政策的山口组一直垂涎这块肥肉,只是由于关东势力,尤其是住吉会,几乎能和它比肩,所以山口组在东京发展缓慢。1993年,山口组在东京只有70名成员。
  2005年9月,本部位于东京台东区的“国粹会”突然宣布脱离了原来的“关东二十日会”加入山口组。关东二十日会属于东京黑社会联盟,是山口组的敌对帮派。这样一来,东京黑社会版图一下子就被改变。一直没有机会染指东京的山口组连忙把那位投奔来的“国粹会”会长封为最高顾问(舍弟)。这样,山口组在东京的势力一下子变成第三位,仅次于住吉会与稻川会。
  山口组在东京的势力迅速扩张,与住吉会的摩擦也越来越多,最终导致2007年2月两大黑帮势力的火并。住吉会的头目杉浦良在此次火并中死亡。
  显然,这是山口组成员为执行司忍扩大地盘的命令而为,之后,住吉会随即展开报复行动。杉浦被枪杀一小时后,山口组在案发附近的据点被人枪击,但没有山口组成员受伤。
  往日,东京市民只知道,属于红灯区的新宿,是日本黑帮出没的“危险地带”;可经过这一连串的枪击案后,原以为“没事”的东京高级区、购物大街,都不再安全。
  一名住在六本木的外国人表示他非常担心:“六本木那么多大使馆,人们都说住在这一带,守卫严谨,最为安全。可前天听到那么多枪声,让我们全家夜晚都睡不着。现在,出门也要三思而行,不知日本哪里有卖防弹衣?”
  
  日本的黑帮文化
  作为日本之外的人,可能会对山口组的肆无忌惮此感到匪夷所思。既然认定了山口组的黑社会性质,为什么还要这样费力气又是抓又是放的,直接取缔都抓了不就完了吗?
  实际上,作为一个最早采用西方现代法律制度的亚洲国家,日本也是全世界独一份地允许黑社会合法存在的国家,当局还制定了登记制度,只要他们在制定的法律下活动,就发给他们合法准证,这在日本称为“指定暴力团”。而黑帮文化在日本由来已久,与西方的海盗文化、中国的江湖传说差不多,都是虽然不符合主流社会规范,但却历史久远,而且在历史和现实中都有实际的存在。
  在日本,黑帮被叫做“雅库扎”,自1604年德川家康统一全国家、结束内战后,内战时期各地的军阀豢养的成千上万的武士都失业了。在重商主义日益盛行的社会里,原本处于贵族阶层的武士逐渐被边缘化,成为浪人。他们整天无所事事,便开始袭击城镇居民和乡村农民。市民们便组织了抵抗力量“町人灭火组”来对付浪人的骚扰。这些平民武装在当时也被叫做“雅库扎”。
  现代的黑道分子们则声称,这些具有武士侠义精神的平民武装就是他们的始祖,他们坚持认为自己是信守武士道精神的最后一支力量。他们的领导人编造了各种神话故事,力图将自己和那些传说中的英雄人物联系起来,目的是要证明自己有别于其他的普通犯罪团伙。
  这种浪漫而富有想象力的联系非常管用。日本人对武士时代的传统和精神一直怀有深厚的感情,并很容易为黑帮的严苛帮规和绚丽文身所迷惑而产生崇拜。但确切地说,日本中世纪的赌博行会和街头小贩才是“雅库扎”真正的始祖。
  不过,日本的黑帮又有跟其他国家不同的地方,就是它曾经在19世纪晚期与政治紧密联系在一起,成为政客打击对手的重要手段,甚至成为日本军国主义对外扩张的工具。这也是其能够得到社会承认的重要历史渊源。日本著名政治学家丸山真男在《超国家主义的理论和心理》一文中曾指出,暴力团出现的原因是:二战结束后,右翼和民族主义被迫采取“曲线救国”的反共和亲美路线,成为“体制右翼”。他们充当追随美国的日本政府的爪牙和打手,并与政界和财界相勾结以获得大笔资金。
  日本学者横山祯德也说过“日本右翼势力中大约10万人都是黑社会”之语。山口组就和政界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因此,当山口组第三代组长田冈一雄因谋杀入狱时,当时的前首相相岸信介和两位前大臣曾联名保释他。这件事震惊了世界,但日本人却习以为常。
  
  它们还会存在多久?
  在日本人看来,日本是一个“民主”社会,公民有结社的自由。社会中总有法律解决不了的问题,黑社会的存在理所当然。实际上,经过多年的发展,日本黑帮的触角早已深入到日本社会的方方面面,尤其是在二战后,日本黑帮经历了战后的经济发展致力于将组织漂白,广东快乐十分选二计划的转向利润丰厚的房地产和建筑――日本的建筑业、房地产业、IT行业都要向黑帮“交税”。当然,经营毒品、赌博、色情业、发放高利贷、敲诈勒索、绑架等对黑帮来讲更是传统的资金来源。
  对此,在日本跟踪研究黑帮数年的美国记者杰克?埃德尔斯坦因曾说,黑帮已经渗透到了日本的金融市场,严重伤害日本股市的信誉。它们对日本社会毫无益处,甚至威胁到日本经济的根基。山口组就曾经做过这样的事,他们会搜集或者伪造某公司的罪证,以此来勒索公司的董事会,以获得该公司的股份。在获得该公司股份之后,他们会将其成员派驻董事会,并以向外公布罪证为由来要挟公司的管理人员。他们利用这种方式可以获得公司业务的主要控制权或一大笔封口费。
  对此,日本并未坐视不管。1992年,日本实施了《暴力团对策法》,对黑社会来说是一件里程碑式的法律。然而自该法案实施以来,暴力团成员总数虽然有所减少,但却和日本右翼走得更近了。然而,即便警方加大了对黑帮的打压力度,日本也没有政治家站出来提议完善立法、取缔黑社会。并且二十世纪90年代,经济泡沫破灭后,日本市场的大门逐渐向国外企业打开,这带来了一股合并的风潮。日本企业能提供的岗位大幅减少。为了生计,民众不得不前往山口组等黑帮控制的建筑公司从事体力活,这也间接导致了黑帮组织存在的必然性。
  但是最近让警方难以容忍的是,如今黑帮的“现代化进程”让一些 “江湖规矩”变得过时了,招募的新一代成员的反社会行为越来越严重,暴力和街头犯罪越来越普遍,甚至袭击妇女儿童的禁令也被打破。也正是因为如此,警方会连续对山口组及其主要人物出重拳。
  如今,山口组二号人物高山清司、三号人物已在拘押之下,山口组群龙无首。即使司忍出狱,也没有左膀右臂。不过,这也有个好处,就是打破了公众对黑帮“侠盗罗宾汉”式的幻想。在涉世不深的青少年心目中,“雅库扎”的形象也大不如前了,甚至连招兵买马都困难重重。
  据日本警察厅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10年年底,日本全国的黑社会组织成员以及准成员的总人数为78600人,比前年减少2300人。这是自1958年开始实施统计以来人数最少的一次。对此,日本警察厅认为这是由于经济不景气,以及对治安的强化管理造成该团体的资金来源困难所致。
  其实,每个国家体制结构都与它的历史传统有关,山口组等黑社会的产生发展也是如此。产生黑社会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人类社会的大多数时期,主流社会的发展总要有一个适者生存的过程,那些因种种原因被主流社会所抛弃的人中有一部分人为了生存铤而走险,选择了对抗的道路。山口组的成员就主要来自社会底层。
  正如朝日放送特约评论员桥本隆所说,从表面上来看,摧毁一个即使如山口组这样庞大的黑社会团伙,对于强大的国家机器来说,并不困难,可是要消除产生黑社会的根本原因,就不那么容易了。激烈的生存竞争,时刻都在制造生活失意者,要想救助与引导这些人仍然遵循主流社会的价值观和法律规范,是另一个比摧毁黑社会更复杂也似乎更无解的问题了。
  
  责任编辑:黄倩

本文来源:http://www.acandnoa.com/zs/58233/

好论文网 www.acandnoa.com

Copyright © 2002-2019 domain.com 广东快乐十分选二计划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