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知识百科 > [东方集团股票]东方集团张宏伟:一个“资本猎人”的回归

[东方集团股票]东方集团张宏伟:一个“资本猎人”的回归

来源:知识百科 时间:2019-05-09 点击: 推荐访问:东方集团张宏伟

【www.acandnoa.com--知识百科】

如果说改革开放30年是一场球赛,那么,上半场,张宏伟基本上走的是实业家路线。1994年,伴随着自己的公司东方集团成为中国第一家私营上市企业,他开始了作为投资家的下半场。除了电信外,他当年想进入的垄断产业都进入了。不过最后,他却未能得偿所愿,反而无奈地选择了回归。
  作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私营企业掌门人,张宏伟靠实业艰难起家,曾创造过诸多的“第一”,不过,真正让江湖记住的还是他突破国企垄断领域的种种超前之举。
  从1994年1月6日,东方集团股票在上海证交所正式挂牌上市开始,张宏伟,这只“海面下的巨鲸”,以机敏过人的嗅觉和行事能力谋局进入港口、金融、电信(参股吉通未果)和零售业。可是接下来,他发现自己所长袖善舞的那个“资本江湖”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被迫卖掉问题重重的新华人寿;向外资出让自己念兹在兹的东方家园51%的股权,而最早进入的锦州港,则在辽宁省的意志下,被“塞”进了第二大股东大连港集团……
  “单凭建材和金融这两项,我们也能进入世界500强。”这是2004年张宏伟说过的话。可是如今物是人非。建材卖了,保险卖了,世界500强的榜单上,也没有东方集团的名字。充满矛盾色彩的张宏伟坦言,“除了金融和资源领域,其他的,我不想做了。”语气中透着无奈。
  现在的张宏伟依然是东方家园的董事长,绝大部分工作时间里,他还在北丽泽桥东方家园总部的二层小楼上办公,有时甚至到深夜十一点才离开。他一贯的敬业精神和低调作风,很容易让人想起当年的他。
  
  艰难起步
  
  成千上万的私营企业家,都有着从自行车到奔驰轿车的经历。张宏伟的创业史是从手推车开始的,东方集团的前身是资产为零的建筑施工队。
  1958年,因父亲被错划为右派,4岁的张宏伟和全家人一起被下放到哈尔滨市呼兰县杨林公社。张宏伟自小就比同龄人懂事,父亲过世后,洗衣、做饭、挑水、运煤、播种、割麦、收豆,里里外外的活计,都落在妈妈的肩上,因为哥哥在生产队干活,弟弟还小,他就成了妈妈最好的帮手。
  1978年,只有24岁的张宏伟凭着从舅爷那儿学来的泥瓦匠手艺,成了村里不大不小的“人物”。他和手下的七八十号能工巧匠,全靠盖房子养家糊口。从南房大队盖到杨林,又从杨林盖到呼兰,谁知,盖来盖去他们竟然到了没什么可盖的境地。
  摆在这些庄稼人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路是回到农田种地,另一条路是走出农村到城市去盖房。
  到城里盖房去,张宏伟带着乡亲们的希望和重托来到了哈尔滨。
  一连十几天,张宏伟和舅爷跑遍了哈尔滨市区。但是,由于谁都不认识,他们不得不像打听路那样,见人就问人家盖不盖房子,到头来没一家信任他们。
  哈尔滨的“大门”不好进,两个人茫然不知所措,不知不觉走进一家酒店。举起酒杯,大老爷们张宏伟不禁流下了眼泪。“难道我们农民真不行?钱搭进去不说,活儿一星点也没揽着,如何回去见乡亲们?”这闷酒越喝越苦,舅爷还埋怨了他几句。
  然而就在他们准备离开酒店时,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想包活儿是不是?走,跟我走。”原来,他们的对话被邻座一位吃饭的热心人听到了。
  就这样,半信半疑的张宏伟和舅爷被拉到一家酱菜厂办公室。那一刻,两个人的心都七上八下的。“二层楼的厂房干过吗?”对方也用将信将疑的眼光审视着眼前这一老一少俩农民。“没,没有。”张宏伟没有撒谎,却自己把路堵死了,弄得介绍人一气之下拂袖而去。
  说错话的张宏伟不死心,一连几天,他和舅爷都在酱菜厂领导杜书记办公室门前徘徊,他们想再同杜书记好好说说,可又不好意思张口,就此回去又实在不甘心。
  直到第四天,张宏伟发现一家工程队正往工地上拉设备。“不好,活儿要丢!”他急眼了,一咬牙,闯进了杜书记的办公室,壮着胆子开了腔:“杜书记,我可以先不要钱,干着看,你看好了给钱,不好,随时撵走,算白干,怎样?”
  张宏伟的话令对方感到意外,虽然当时施工队有的是,但还没听说先干活不给钱,可以随时辞退的。这几天,张宏伟和他的舅爷虽然是在磨,可并不讨厌,倒让人感觉到他们憨厚质朴的品格。于是,杜书记同意先把土方活儿给他们干干,等干完了再说其他的工程。
  1978年10月4日,张宏伟带着一支“特殊施工队”――人人自带粮食、蔬菜、行李、锹、镐、筐、木瓦匠工具,“浩浩荡荡”地开进哈尔滨。
  在当年酱菜厂职工的记忆中,这是一支衣衫褴褛的施工队伍。最年轻的张宏伟整个冬天都穿着有些不合体的棉衣,但是干起活来非常严格,甚至可以说是严厉。1500立方米的土方,张宏伟他们只用了三天就完成了。接下来是主体工程砌筑,他们只用了7天,就全部完成任务,且质量完全合格。
  当年11月末,张宏伟的施工队用比别人快一年的速度完成了540平方米的主体工程。当乡亲们每人衣袋里揣上五六百元钱打道回府时,张宏伟却留了下来。他用自己的报酬买了好烟好酒,叩开杜书记的家门。杜书记没有收下礼物,却将3000平方米米醋车间的工程也包给了他。
  接下来的几年内,张宏伟接连拿下几个工程,占领了哈尔滨若干建筑市场。这时,一个想了好久的问题开始困扰着他:如何改变这支队伍的形象。
  张宏伟开始通过各种渠道培养有前途的年轻人;通过岗位练兵,提高工人技术等级;聘用城里离退休的设计人员,充实自己的设计实力;购置了新的设备。
  到1982年,张宏伟的施工队遍布哈尔滨7个区,拥有工匠2000多人,工程技术人员和管理干部百余人,固定资产总值达到200多万元。
  1984年10月4日,张宏伟领导的哈尔滨东方建筑工程公司宣告成立。4年后,东方建筑工程公司更名为“东方企业集团”。1989年4月,公司经国家体改委同意改制成股份制企业,以原公司净资产折股为3000万股发起法人股。
  
  里应外合打通边贸
  
  在房地产业高度专业化10年后,东方集团发生一次产业转型。1989年年初,东方集团成为黑龙江省188家首批拥有对苏边贸权的企业之一,但很快对苏经贸权又被取消了,因为复审中发现东方集团“无上级主管”。
  没有合法外贸权,张宏伟并没有放弃产业转移,被迫不按常理出牌,采取迂回战术。1990年5月,东方集团在俄罗斯第一个经济特区纳霍德卡市,成立中俄合资的阿尔克希姆公司,总投资额为1104万瑞士法郎,东方集团拥有50%股份,这家公司从俄方获得对华贸易权,并享有大量优惠政策。走出去的路被堵死,走回来的路却打通了。
  东方集团作内应,阿尔克希姆公司作外合,在1990年6月20日的第一届哈尔滨边贸洽谈会上,集团一举承揽价值1.032亿瑞士法郎的8项工程,同时成交3468万瑞士法郎的易货合同,占洽谈会总成交额的16%,位居榜首。
  1991年3月19日,中国第一次“苏东国家经贸会议”在沈阳召开。人们发现,中国在前苏联境内的28家合资或独资企业中,东方集团的阿尔克希姆公司是唯一获得俄方外贸权的企业。张宏伟应邀参加会议并大出风头,赢得一片喝彩。时隔一周,黑龙江破格批准东方集团的对俄贸易权。
  继阿尔克希姆公司成立后,东方集团又先后在俄境内建起一连串加工厂,把国内停产的生产线搬到俄境内,将元器件在当地组装就地销售,享受减免税。同时,利用当地的原材料进行初加工,运回国内既省运费又卖好价。至于贸易范围,哈尔滨人当时这样评价:除了飞机大炮,东方集团把各种东西没完没了地运来运去。后来,东方集团甚至买下铁路专用线和大型储运场。
  对俄边贸成功,使东方集团完成了第一次战略转变。1992年年底,外贸部批准东方集团对俄贸易权扩大至全世界,正式授予进出口权,这对民营企业来说是一项殊荣。
  
  玩转资本市场
  
  已初具多元化特征的东方集团,在1994年年底作出重大战略选择。董事局第一次明确了“多元化经营”的战略思路,具体经营方针为:“资产经营与资本运作均衡发展。”这就是张宏伟所说的“第二个战略转折点”。这一思路的确立根源于1993年10月22日东方股份公司上市,此举对张宏伟可谓铭心刻骨。
  1993年10月22日,作为国内最早进行股份制试点的四家企业之一,国家证券委正式批准东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上市发行,成为黑龙江省首家发行股票的企业。第二年1月6日,东方集团股票在上海证交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上市的私营企业。
  张宏伟算过一笔账:东方集团1990年以13家下属企业的3000万元资产,第一次发行内部股时融资3800万元,上市时新发4000万股票又融资2.6亿元,三年两大步,3000万元净资产变成了两亿多元,什么产业能如此快速地增值!这就是他“资产经营等于是在做加法,资本经营却在做乘法。如果加法和乘法一同做,企业自然会像滚雪球般做大做强”的思想源泉。
  在此思想指导下,1994年下半年,尝到了资本运作甜头的张宏伟,逐渐将广东快乐十分选二计划精力由实业经营转移到“用少量的自有资源通过资本经营去撬动广东快乐十分选二计划的社会资源”。先是通过系列重组和收购,东方集团成为锦州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产权重组后的控股单位。通过对锦州港的重组、收购,张宏伟同时拥有了两家中国A股上市公司,同时,锦州港还发行了B股。
  锦州港的收购与改制成功,吸引了国际上的注意,东方集团立刻着手引进外资,开始了它向国际资本市场的扩展。
  当时,公司决策层认为,海外融资必须选择高起点,向美国进军。但美国的资本市场对东方集团是一块高深莫测之地,东方集团已有国际贸易的经验,所以打算以贸易起步,逐步向华尔街靠拢。
  1994年,东方集团一次性收购美国三家“国”字头的国有企业,这一消息在全世界引起轰动。国际舆论开始关注中国这家的民营企业,能用1200万美金买下美国的3家公司, 一定有不可估量的实力。然而,最后东方集团谋划收购美国贸易型公司,既可直接做贸易,又有上市之壳的得意算盘并未如愿。
  这时,一家世界银行的中国执行董事顾问加入了东方集团,任总裁助理,主管东方集团美国公司。在他的牵线搭桥下,东方集团财务公司很快与世界银行下属的国际金融公司(IFC)接上头。1998年,10年期3000万美元贷款协议的签字仪式在北京举行。3000万美元贷款在众多的大额贷款、特别是国际银团贷款中,只是一个小数字,本没有什么稀奇的。但是,由于这次签字双方的特殊性,这笔贷款具有了不同寻常的意义。
  对于签字双方来说,国际金融公司是第一次为一个完全由中国民营企业拥有的金融公司提供融资,而对于东方集团财务公司来说,这是中国第一家完全凭借自身资信、在无政府担保的情况下筹借外债的非国有金融机构。这笔贷款为非国有金融机构到国际金融市场融资树立了典范,也沟通了国际资本流向国内民营业的渠道,标志着中国民营企业开始走向国际资本市场。
  
  多元化经营
  
  1996年7月,东方集团的发展思路进一步明确:以金融为龙头,以经贸为纽带,以产业为基础。
  在金融方面:1994年3月,东方财务公司成立,成为黑龙江省唯一的企业集团财务公司。当时,获此殊荣的另一家民营企业的是――段永基领导的四通集团。此后两个月,1996年9月,东方集团涉足保险业成功。新华人寿保险股份公司是中国第一家股份制寿险公司,东方集团通过入股成为其最大股东。
  到2007年,东方集团已成为国内少见的民营大型投资型企业集团,持有民生银行5.598亿股,为民生银行八大股东。之后,公司又出资2亿元参股民族证券,为民族证券第二大股东。同时,公司还持有锦州港2.568亿股,为锦州港第一大股东。在张宏伟的筹划下,一个囊括保险业、银行业、证券业在内的金融王国已初具雏形。
  另外,公司控股公司东方家园是国内最大仓储式建材家居连锁超市,已形成了覆盖全国的建材家居连锁经营网络体系,在多个大城市开设了100多万平方米的大型连锁超市。同时,从2007年将银海金业注入上市公司以后,张宏伟曾表示将逐步剥离其他资产,进军矿产资源行业。2008年6月23日,联合能源宣布以2.12亿美元收购了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Transmeridian Exploration Inc.。后者的主要资产为哈萨克斯坦的South Alibek油田全部权益,以及俄罗斯Gasha油田的50%权益。而联合能源就是张宏伟1998年以每股0.2港元的价格收购香港上市公司特时泰而来的,后更名为东润拓展集团,2008年1月更为现名。
  金融聚合,产业开拓,贸易促进,三法融冶一炉。张宏伟曾经将其比喻为“三个轮子理论”:“如果静态看东方集团,三个支柱撑起东方大厦,这是一个稳定结构。但企业是在运动中的,必须对其结构进行动态设计,这三个大轮子又是互动且咬合的,避免东方快车倾覆。”
  
  懂得了放弃
  
  如果说改革开放30年是一场球赛,那么,上半场,张宏伟基本上走的是实业家路线,而下半场则变身为投资家。可是,临近终场的哨声吹响,那个张宏伟所长袖善舞的“资本江湖”似乎正在离他远去。建材卖了,保险卖了,世界500强的榜单上,也没有东方集团的名字。
  “张宏伟将东方家园的股份卖给了外资。”江湖上多年的传闻,终于变成了现实。东方家园的规模仅次于1999年与其同时在中国起步的欧洲建材连锁巨头百安居,位居全国第二,不过却长期亏损。业内人士指出,张宏伟败给了百安居、家得宝等外资巨头强劲、快速的扩张,更败给了自身的经营管理能力。
  锦州港的情况也发生了变化。2008年9月,张宏伟再度当选为锦州港董事长,“这是又一次历史使命,因为大连港进来了。”早在3个月前,锦州港向大连港定向私募19亿元。此后,第一大股东仍为东方集团,但持股比例从之前的24.33%摊薄至19.73%。
  新华人寿,张宏伟则彻底失去。纵横驰骋于资本市场10多年,张宏伟有赖左膀右臂关国亮,可惜他自己也败给了关国亮。1998年关国亮开始任职新华人寿董事长,此后,他擅自使用新华人寿资金累计近130亿元,于2007年年底被羁押。东方实业所持新华人寿5.02%的股权,也被保险保障基金以每股5.99元的价格悉数购买,以瓦解关的关联公司。张宏伟称,这笔钱,直到今天他才拿到一小部分,大部分还没有拿到。
  “所谓百年老店,我养猪,就几百年都养猪了?对我来讲不是这样的。我今天养猪,明天可能就养牛了。对我而言,什么都是商品,企业就是商品。”这是圈中熟悉的张氏逻辑。由是观之,张宏伟的“卖”本不值得惊讶。但和张宏伟惯有的“企业商品论”相矛盾的是,他对东方家园的品牌依然保持深厚的情感,“引入外资不等于把东方家园卖掉了。百安居、家得宝,跟它们合作的时候,它们要把你吃掉。品牌是生命,我现在和外资合作,保留品牌。”
  “我卖,一般是引入合作者进来,对企业发展创造价值,再增值。”张宏伟认为自己有别于卖掉汇源全部股份的朱新礼。
  不过,充满矛盾色彩的张宏伟又表示,还会继续稀释东方集团在东方家园的股份,“除了金融和资源领域,其他的,我不想做了。”语气中透着无奈。(编辑/若邻)

本文来源:http://www.acandnoa.com/zs/58465/

好论文网 www.acandnoa.com

Copyright © 2002-2019 domain.com 广东快乐十分选二计划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