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知识百科 > [严介和简介]严介和:我全家都是CEO

[严介和简介]严介和:我全家都是CEO

来源:知识百科 时间:2019-05-10 点击: 推荐访问:宗庆后和王健林谁有钱

【www.acandnoa.com--知识百科】

2011年9月9日,河南安阳市的一场报告会上,严介和激情四射,为台下的市直及各县区党政领导班子、各产业集聚区和企业的负责人们“指点迷津”。报告会结束时,安阳市委常委、副市长代毅君大赞严的报告“有理论高度和现实指导意义”。
  严介和是谁?他是生于1960年的一位建筑商,从不参与投标,工程却源源不断。他以BT模式(Build-Transfer,建设一转让)发迹于江苏南京,2005年成为胡润百富榜的“榜眼”时,身份是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局主席,自称“中国最大的包工头”;两年后他创办了一个名为华佗论箭智慧集团的组织,到处演讲、招募会员,自称“中小企业教父”;再到后来,他注册成立了一个平台型的投资公司,名为郑和舰队资本集团。
  他喜欢别人叫他“严主席”;他似乎总是在“变脸”,变换中的身份让人眼花缭乱。为了加以区别,他亲自为上述三个身份设计了三张名片,颜色分别为蓝、黄、红,并称这是成熟渐变色。然而熟悉他的人都说,他从来都是混合色。
  最近几年,河南安阳市之外,严介和是许多中西部省市地方政府及党校的座上宾。每当他站在台上时,便进入了一种近乎疯癫的状态,“我觉得中国企业家不能没有个性和激情”,他说,“我在有意培养自己的疯癫”。
  严介和是中国企业界不可多得的一个样本。他到底是一个“怪胎”,还是一个正常的“鬼才”?他是真“疯癫”,还是欲擒故纵?
  
  师生恋,到底谁是老师
  
  从严介和妻子张云芹的视角来对严介和的性格嬗变进行解构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严介和创业之前先是高中语文老师,然后在国企待过10年。他的妻子张云芹,是他当年的学生。张云芹虽然后来做起了全职太太,但由于来自经商世家,所以一直扮演着严介和幕后军师的角色。
  中国企业家或职业经理人群体当中,下海之前在学校任教者不胜枚举:严介和外,还有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力帆集团董事长尹明善,远大空调总裁张跃,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苏宁电器总裁孙为民等。
  师生恋在今天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物了,但在“严老师”和“张同学”结合的1980年代初,算是很时髦了。
  有人列出中国最出名的四大师生恋,分别为鲁迅和许广平、沈从文和张兆和、杨振宁和翁帆、余秋雨和马兰,并总结出名人喜欢娶学生为妻的四大原因:一,摆脱不了娶娇妻的传统心理;二,志趣相投,有知音的感觉;三,名人内心其实很孤独,很容易感动;四,一旦成为夫妻,必是夫唱妇随,是知己更是帮手。
  当年张云芹的聪慧让严介和迷恋,同样重要的一点是,她中学时体育成绩甚佳。多少年后,严介和并不掩饰自己当年的实用主义择偶观:“她(张云芹)是运动员,身体素材很棒,如果跟我一起过日子,承受能力不会差,后代的基因也不会差。”
  严介和进入商界是1986年――到一家国企做临时工。当他日后成为一介猛人时,他当年的教师生涯常被一笔带过。而在我看来,那是至关重要的几年,因为他将来的两大珍宝――口才和妻子,皆收获于彼时的讲坛。前者锤炼出后来他平均一天半一场演讲的得心应手,后者则是他在商海浮沉中最大的支持者和心灵港湾。
  “成功的婚姻应当是两个强势体的结合,优势互补,”严介和笑着说,“婚姻实际上也是一份合同,这份合同经营不好的话,别的也很难经营好。”
  严介和甚至对这一思维进行了演绎,他对“富不过三代”开出的药方是,“品种(即基因)好坏影响未来质量”。他说,儿子遗传母亲的基因,女儿遗传父亲的基因,所以儿子的基因由母亲和外公决定,女儿的基因由父亲和奶奶决定,换句话说,儿子找儿媳妇必须聪颖,第三代的品种才可能上乘。
  虽然是玩笑,但严介和与张云芹的一儿一女(分别生于1986年和1983年)还真按照这种路线行进了。女儿像父亲,性格张扬,如今是湖南太平洋建设和美国太平洋建设的CEO;而儿子给老妈打副手,现在是严介和重组过的苏州一家国有建筑企业的CEO,他受到严格约束,很少抛头露面。
  2008年11月,江浙一代二十余名企业少将前往广东江门和中山等地,与当地的同类群体切磋心得。我和这帮年轻人一起待了两天,期间得知严介和的儿子严吴本在其中,但后来临时改变了主意,严吴本没有与大伙儿一同出现。
  在严介和的创业过程中,张云芹一直奉劝其低调行事,奈何他本性难移。最具代表性的一件事是,2005年中,胡润制作这一年的百富榜,由于国美在香港上市,黄光裕的财富较易确定,约为140亿元,而太平洋建设不是上市公司,严介和的财富只好粗测。
  胡润采取了两种方法。一种是,太平洋历年来的营收额约为600亿元,按照严介和提供给胡润的8%-30%的行业利润率,取中间值20%,严介和的财富为120亿元。
  另一种则是市盈率法,2005年太平洋的营业额约300亿元,乘以8%的最低利润率,以国际同行业6倍的最低市盈率,得出严氏财富约144亿元。也就是说,如果按市盈率法,这一年的首富桂冠就是严介和的了。不过,最终严介和上榜财富被折中为125亿元,屈居黄光裕之后。
  胡润告诉我,当时榜单制好后,他打电话给严介和,没有透露严的具体位次,只称“很靠前,可能是首富”。
  严介和听后情绪复杂,一来,2005年是他人生的尖峰时刻,若成众人热捧的首富,则是对他整整20年奋斗史的莫大认可。二来,妻子张云芹常在耳边吹风:枪打出头鸟。于是他问胡润:将我排在第5名之后、第10名之前,如何?
  胡润笑而不语。榜单发布后,黄光裕蝉联首富。
  值得关注的是,严介和不久后无意间对媒体说“胡润还是给了我们面子,当时他可以不搭理我们的。”言外之意是,他原本做好成为中国首富的心理准备的,以为胡润听了他的担忧,有意将他的财富数字压低,置于黄光裕之后。
  严介和的表现欲可见一斑。在做人的柔韧性上,张云芹更像是严介和的老师。
  
  夫妻对倒太平洋
  
  尽管张云芹从小受家族经商氛围的熏陶,但她一开始并没有涉入太平洋建设,一直做着全职太太。但如果就此说她安于相夫教子,那就大错特错了。与其说严介和一直不让张云芹走到前台是有意“去家族化”,不如说是由他所在行当的敏感性决定的。2002年,作为太平洋建设股东之一的张云芹,将1200万元的股份全部转让给严介和,使其完成了对太平洋建设的绝对控股。
  不过也有特殊情形。2007年7月1日,在江苏淮安召开的太平洋建设集团股东大会暨董事局扩大会议上,严介和慷慨陈词,宣称自己要退出太平洋建设集团,辞任董事局主席一职,由张云芹接任。
  起初我以为他是真隐假退。就像老谋深算的宗庆后,在后来的“达娃之争”中避实就虚,声东击西,以退为进――这源于宗庆后在与国资、外资博弈过程中的进退两难,是不得已而为之。
  此时的严介和刚从银行逼债风波中缓过一口气来。可是,他和地方政府合作所出现的裂痕,很难 弥补,所处的这个行业水太深了,而原先的战场铺得太开,他很难假装退位。
  严介和并不是一个缺乏风险意识的蛮将,太平洋集团旗下有投资、工程和工业三大非法人集团,这三大集团旗下又有苏商、沪商、粤商、渝商、京商和龙商等六大区域性集团。如此庞大的架构安排,除了与严介和投身的游戏特征有关外,更重要的原因是防范风险连带,以及出于“合卒保车”之考虑――在严介和眼中,太平洋集团是“卒”而非“车”,说白了就是一个空壳。
  问题的关键在于,与宗庆后相比,严介和并不是一个好演员――他一副真性情,做不了“自己的傀儡”。
  也就是说,2007年7月的时候,他必须妥协,离开太平洋建设了。为表决心,他声称将自己所持全部股份转给了张云芹。
  夫妻玩股权对倒,看起来像是小孩子玩“过家家”游戏,浸淫其中的则是严介和的无奈和彷徨。严介和离开了“太平洋”,改由妻子和子女来坐阵,这正是他所说“全家都是CEO”的原因。
  想起歌手任贤齐唱过的一首歌《伤心太平洋》,里面的一些歌词或许很符合严介和当时的心境“往前一步是黄昏,退后一步是人生,风不平浪不静心还不安稳……深深太平洋底深深伤心……”
  但严介和是不可能这么善罢甘休的。
  
  曲线突围
  
  中央党校北门对面的楼上,一个“华佗论箭”的招牌引人注目,这是严介和在北京安下的“巢穴”,他自称受中央党校邀请而选择此地。我注意到“华佗论箭”公司内部的墙上挂满了锦旗,这些锦旗是2009年8月严介和“义诊日”,那些视严为“教父”或“商界华佗”的中小企业送来的,其中一些企业现在成了“华佗论箭”的会员单位。
  “华佗论箭”的会员分级别――理事、常任理事、副主席和主席会员,分别要缴纳从20多万元到200余万元不等的年费。
  说白了,这是一个以严介和为招牌的商业培训和咨询机构。其官方介绍是“集官界、商界、学界于一体,一个帮助别人、帮助企业、帮助社会同时又帮助自己的特殊机构”。这一机构正是靠官、商、学三条腿走路。
  “官路”是指严介和通过与各地方政府合作或表现出浓厚投资意向的方法,自上而下寻找可能成为“华佗论箭”会员的潜在企业。严介和的聪明之处在于,他只到中西部或东北等经济欠发达省市,与地方政府依然热衷招商引资的志趣对接,去发现企业培训的“蓝海市场”。
  “商路”即一般意义上的吸纳模式。若有会员发展了新会员加盟,便成为严介和紧密型的利益共同体;“学路”则是指严介和借助高校或MBA/EMBA讲坛大谈“博士无用论”、“MBA无用论”的“破坏性开采”方式,最终意图仍是吸引“猎物”追随自己。
  严介和一旦站上讲坛,就完全进入了自己的世界。欣赏他的人夸他妙语如珠、切中要害;不喜欢他的人则称他哗众取宠、目中无人。他声称要创建培养中国实战型企业家的“华佗商学院”,自称中国企业界无一值得其学习。
  “王石只懂房地产一个行业,而我创办和管理的企业上百家,横跨行业无数,”严介和对我说,“柳传志老将临危出马,李嘉诚八十岁仍不退休,都不是好兆头。”
  2010年他又成立了“郑和舰队”,这是一个联合的投资组织。和严介和张扬的性格一脉相承的是,尽管刚开始打造这一“舰队”,但严介和表现出来的气势令人瞠目结舌。我到北京采访他的时候,他刚从台湾回来不久。在台期间,他声称将来台投资180亿元人民币,“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在家里隆重接待了”他。而就在这一年的5月,他还宣布和安徽池州政府合作,框架投资协议金额300亿元;再往前几个月,他曾表示旗下太平洋建设集团将在四川和沈阳分别投资300亿元和500亿元……
  显然,“太平洋建设――华佗论箭――郑和舰队”形成了一个“铁三角”――它们貌似相互独立,但彼此支撑、资源共享。
  
  假霸王和真虞姬
  
  尽管严介和早在2006年就宣布从太平洋建设集团淡出(接力棒先是交给了妻子张云芹,而后交给经理人黄新忠),2010年9月1日又宣布将“华佗论箭”董事局主席一职交于经理人张桦。张桦原是严介和老家――江苏淮安教育局局长兼一所中学的校长,曾教过严介和的子女。但在外界看来,三家企业的统一标签仍是严介和。
  这与严介和的初衷并不完全吻合。在他的规划中,
  “蓝、黄、红”应该是递进的三阶段。
  他不是一个宿命论者,深谙频繁与各地政府打交道是柄双刃剑,于是希望三家企业各成体系,不至于将来一张多米诺骨牌倒下导致一损俱损。
  “我在的时候,她(张云芹)不在”,严介和对我说,“她在的时候,我离开,这合情合理。”
  严介和始终没有将妻子和自己绑到同一架战车上。与其说是出于企业管理的考虑,不如说是对安全系数的考量。
  严张夫妇聚少离多。我发现严氏公司里美女众多,之前对这种阵容印象最深的,是在恒大地产。有人可能会说,建筑和地产业的老板用人注重外表是正常的,这话不假,但严介和与许家印(恒大地产董事局主席)的个人风格与偏好,也是重要原因。
  对于夫妻感情,严介和有过一个比方。他自比风筝,称风筝的线就掌握在妻子张云芹手中。“风有起起落落,风筝也有收收放放。风起的时候,风筝飞得更高更远,风弱的时候,就会收回到放风筝的人手中,女人要始终保持一个弹性,能够自如地收放风筝。”
  严介和想表达的意思是――夫妻间要有信任感。“我曾把这个道理讲给所有太平洋的领导层听,目前他们当中的离婚率是零。”但是否真的如此,我没有也无意去考究。
  严介和在淡出太平洋后对自己作为一个狂狷的苏商创业20多年、与政商关系博弈20多年来的调侃式评语引人深思:“清明节祭祖时我在坟上说:列祖列宗们,你们放心吧,我又回来了。我终于走出了异常,超越了超常,回归了正常,不再做过去你们看不起的商人。”
  他真的回归正常了吗?他在做“华佗”和“郑和”时其实很多时候如履薄冰,一边希望自己走得安稳些,一边不得不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大师。
  “我对自己最满意的是在国企的10年。和后来太平洋时期走向成熟的严介和相比,那时的严介和虽然处在成长中,但却是最幸福的。因为那时有地位,有身价,没有委屈,可谓是春风得意。当自己从成长走向成熟,倒是多了很多不尽如人意的事情。”
  国企10年是严介和自信的源头,也是他失落的起点。他以为能将自己在1990年代如鱼得水的经验照搬到21世纪,结果越来越玩不转。他想挑战这一宿命,却发现时过境迁之后,越主动反可能越被动。
  酒桌上,严的属下如众星捧月般对他毕恭毕敬。我问他现在和江苏省及南京市政府的关系时,严介和的话匣子收住了,挤出几个字:“现在仍僵得很。”
  唯在此时,他目光呆滞,神情凝重,与常日里的严介和判若两人。“没有多少人能真正了解我,这让我感到悲哀。”
  不过,与黄光裕相比,严介和幸运得多了。尽管严介和与黄光裕二人脾性大不相同,一个出口成章,一个沉默寡言,但他们都曾玩政商混搭于股掌之间。不同的是,严介和在欠债门事件后因祸得福,花了广东快乐十分选二计划时间来拿捏政商边界,而黄光裕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几年后,他们画出了不同的人生轨迹。与黄光裕被关进铁窗相比,严介和所谓的不被人理解的落寞又算得了什么呢?
  严介和和黄光裕的另一个共同点是,他们的妻子张云芹和杜鹃,都是出色的“放风筝的人”,杜鹃的技术尤佳。
  
  附文:代丈夫出任董事长的太太们
  
  中国企业界,在家族企业任职的女性“贤内助”不少,但是代替作为创始人的丈夫,出任家族企业董事长一职的,并不多见。张云芹、陈金霞和陈凤英是代表人物。
  张云芹是严介和的妻子,她接任太平洋建设董事长一职,是在2005年严介和债务风波之后,严介和希望通过“隐身”和与妻子间的股权对倒,达到避开聚光灯的目的,并且可以实现自己一直以来的表现欲及演讲特长,可谓一箭双雕。
  陈金霞是“涌金系”创始人魏东之妻。魏东,这位中国金融圈叱咤风云的人物,被爆与王益案有染后,于2008年4月从自家阳台跳楼自杀,成为彼时轰动一时的新闻。之后,陈金霞被迫出马,走到前台,任涌金系新掌门。之后两年,涌金系高层多次出现动荡和离职潮。这是作为遗孀的宿命。
  陈凤英是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的妻子。曹德旺年轻时差点精神和身体双重出轨,向陈凤英摊牌后,陈并没有哭闹,而是让曹德旺自己选择,这让曹德旺极为内疚,遂悬崖勒马。福耀玻璃很长一段时间法人代表为陈凤英,曹德旺并不讳言“赎罪”为重要原因。
  陈巧凤和陈凤英的情形略有类似,即尹明善希冀通过此举表达对妻子的感激之情。当然,不同的是,此间他并没有如曹德旺当年类似的艳遇经历。直到今天,陈巧凤仍是力帆旗下多家子公司的法人代表,并牢牢掌握着力帆的财务大权。

本文来源:http://www.acandnoa.com/zs/58479/

好论文网 www.acandnoa.com

Copyright © 2002-2019 domain.com 广东快乐十分选二计划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