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知识百科 > [离婚案件律师费用]警惕离婚案件中的“恶意调解”问题

[离婚案件律师费用]警惕离婚案件中的“恶意调解”问题

来源:知识百科 时间:2019-05-21 点击: 推荐访问:虚假诉讼中的恶意调解研究

【www.acandnoa.com--知识百科】

摘要:现行婚姻家庭法规定离婚案件经起诉后应先行调解,调解无效方转入审判。但在司法实践中,离婚案件中出现部分当事人利用调解制度传统虚构事实“恶意调解”,损害了他人的合法权益。本文从根据“恶意调解”的主要表现形式,探索离婚案件中出现“恶意调解”的根由,并提出解决方案。
  关键词:离婚调解;恶意调解;防范
  中图分类号:D923.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4428(2011)05-117-02
  
  前言
  
  我国现行民事诉讼调解制度是指在人民法院审判组织的主持下,双方当事人自愿平等协商,达成协议,经人民法院确认后,终结诉讼程序的活动。调解缺席程序简捷,在法官的主持下,民事诉讼的双方当事人就民事争议通过自愿协商,达成协议,有利于快速解决矛盾,彻底解决纠纷,有利于预防纠纷减少诉讼。民事调解制度在我国离婚案件中更是发挥的淋漓尽致。这本是为了维护社会。家庭稳定,但在司法实践中,由于种种原因,离婚案件中部分当事人反而利用调解制度传统虚构事实“恶意调解”,损害了他人的合法权益,违背了法院调解的立法原义。这种“恶意调解”方式有损于法律的权威,极易引发新的诉讼。
  
  一、我国离婚调解制度之基本概况
  
  我国新《婚姻法》第32条第2款规定:“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也就是说,我国人民法院在审理离婚案件时,调解是必经的法定程序,如经调解夫妻无法和好,且符合法定的离婚标准的,应当准予离婚。可见,我国婚姻法对婚姻、家庭稳定性价值高度重视,而对离婚则作出否定价值判断,因而离婚调解制度在婚姻法领域有其必要性。但因为感情破裂是法律规定的离婚标准,这一规定实际上是十分抽象、难以把握的。离婚案件中所有的争议事实几乎都发生在二人之间,很难举证。而比较高明的虚假证据,甚至会被法庭认为是有效证据,很难做到最公平的判决。因此部分离婚案件当事人利用此传统虚构事实“恶意调解”,损害了他人的合法权益,违背了法院离婚调解制度的立法原义。
  
  二、常见的离婚案件中“恶意调解”方式
  
  1、一方伪造债务或与他人串通,转移夫妻共同财产,通过法院调解使之合法化,损害另一方合法权益。如甲起诉乙要求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乙却出示法院调解书以证明夫妻共同财产已用于归还其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债务。蹊跷的是,该债权人恰好是乙的姐姐丙,而丙是低保户,家庭生活异常艰难,根本无力出借10多万元。同时,乙及其姐对借款金额、借款时间等情况的陈述也漏洞百出。因此,甲认为乙出具的调解书系乙为转移或隐匿财产,与他人虚构事实而形成的。
  
  2、夫妻双方为逃避债务,利用调解以转移夫妻共同财产。如张某与李某原为夫妻,张某曾因欠款被法院判决归还王某50万元。该债务一直没有清偿。后李某起诉至法院要求与张某离婚。审理中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双方同意离婚,李某携女儿居住双方自有的房屋内,张某放弃房屋居住权,也不要求房屋补贴款。事后王某提出异议,法院对该案提起再审,再审认为原离婚调解协议的达成是张某为逃避所欠50万元债务的规避法律行为,故撤销原离婚调解书中有关房屋的条款。王某的债务才得以清偿。
  
  3、夫或妻一方当事人深喑法院调解的规律,利用法官渴望以调解的心理,也利用对方当事人急于实现自身利益的迫切要求,一再要求对方当事人予以让步,对方作出让步并达成调解协议后,在执行阶段却拒不履行或消极履行调解书规定的义务,使双方当事人合法权益遭到损害。如王某(男方)与张某(女方)系夫妻关系,因感情不和,后经法院调解离婚,在离婚前双方已申请得经济适用房一套。在调解离婚时,张某为尽快离婚,同意房屋归男方所有,男方补偿女方6万元。事后,男方拿调解书找到开发商,要求退房,开发商将该房屋款项退给了男方,男方得款后拒不付款给女方。女方不得已申请执行,但男方却避而不见,坚决不履行调解书,致使女方权益受损。
  
  三、离婚案件中“恶意调解”得以成功之原因
  
  1、从主观上讲,当事人受不法、不当利益或非法目的驱动,进行“恶意调解”是要冒一定法律风险的,但“恶意调解”的法律风险往往小于当事人所追求的不法,不当利益,所以当事人才会铤而走险。同时,有的离婚案件当事人诉讼诚信缺失,不是通过调解去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是违背诚信原则,恶意串通编造虚假事实,以调解作为获取非法和不当利益的手段。
  
  2、从客观上讲,现行调解制度在制度上、内容审查上、救济途经上,惩戒措施上都有缺损,给“恶意调解”留下了钻漏洞的机会。
  (1)现行法律制度存在缺损。在现有诉讼体制下,调解法官对于双方虚构事实因为一方的自认,无需也无法进行审查,当事人极易利用自认规则实现“恶意调解”形式的合法化。只要一方认可对方的证据或诉讼请求,法官就无需也无法审查证据的真实性,因此当事人可以轻易利用“认可”的方式,在“合法调解”的外衣下,实现他们的不当利益。“
  (2)内容的合法性难以审查。在“恶意调解”的夫妻共同债务认定上,婚姻法及司法解释规定,于婚姻存续期间所形成的债务,除有证据证明是夫妻一方个人债务外,应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但实践中,夫妻一方通常串通与其有特殊身份关系的他人“恶意调解”,损害夫妻另一方的利益。在当事人形式要件皆具备的情况下,法官很难审查其内容是否合法,是否侵犯他人合法权益。
  (3)救济途经难以行使。调解书一旦发生法律效力,其纠错程序只有申诉,救济途经的狭窄也是当事人“恶意调解”的重要原因。民诉法规定只有当事人才可申请再审,而案外第三人、检查机关无权提请再审。
  (4)缺乏严厉的惩罚措施。我国法律对“恶意调解”行为缺乏相应的预防和补救措施,而“恶意调解”得逞后,利益受损者也致使启动再审程序撤销法院确认的调解书的法律效力,当事人却不会得到其他惩罚。因此,当事人很容易在利益驱动下进行“恶意调解”。
  
  四、离婚案件中“恶意调解“的防范对策
  
  1、完善法院调解制度。我们应在现有的法律框架内,积极探索诉讼调解的规则。在法院内部,将经过查证属实的有“恶意调解”行为的当事人列入黑名单。法官对已列入黑名单当事人所涉案件的调解应严格把关,加大审查力度,注重事实清楚,是非分明。
  
  2、加强对调解合法性的审查。对离婚案件之共同财产、共同债务、个人财产及个人义务等应规定在经过法庭调查、法庭辩论,案件事实已基本查清后才能进行调解。
  
  3、增加对离婚案件中“恶意调解”救济途经。放宽当事人申请再审的条件,将生效的民事调解书纳入民诉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的规定。同时鉴于当前法律对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的范围规定过窄,容易导致当事人利用调解恶意串通达成合意以谋取不当利益。建议将“他人间诉讼之结果,自己之权利将被侵害之情形”也视为有独立请求全第三人参加诉讼的理由。
  
  4、加大对“恶意调解”的惩罚力度。因为调解书与判决书、裁定书一样都属于有强制执行效力的法律文书,其法律效力是相同的,所以应对现行相关法律、规定进行补充完善,对“恶意调解”可以使用刑事制裁措施,确保对“恶意调解”行为的打击有据可依。

本文来源:http://www.acandnoa.com/zs/58693/

好论文网 www.acandnoa.com

Copyright © 2002-2019 domain.com 广东快乐十分选二计划 版权所有

Top